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重燃2001 > 第209章 都怪你!臭楚楚!(修)

第209章 都怪你!臭楚楚!(修)(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零书屋」地址:www.80sw.com  重燃2001更新最快!

吴楚之说的有理有据,很是合理,秦莞听的越来越没底气,一脸的紧张。

她知道他是为了她好,所谓的校园战略不过是顺带的。

不过既然吴楚之已经开始一二三四的给她讲道理,道理听起来也能讲通,那她就不能再闹下去了。

秦莞知道,一旦吴楚之开始不哄她,而跟她讲道理,这本身代表着他有点生气了。

她捣蒜般点着头,小心翼翼的陪着不是,表情煞是可爱。

吴楚之凑过头去,“不气了吧?不气了可就换我生气了。”

秦莞苦着小脸,“不气了!不气了!对不起嘛!”

吴楚之抱着手臂,板起了脸,“知道自己错在哪了?”

秦莞把小脸放在他手臂上,扑闪着自己的大眼睛,“不该不问清楚情况就乱发脾气。”

“以后应该怎么做?”吴楚之乜了乜她,差点没笑出声。

“以后有任何事情发生,都要先冷静下来,听老公解释。”秦莞仰着小脸,露出讨好的笑容来。

“这还差不多!”吴楚之捧起她的臻首就是一阵痛吻,秦莞也热烈的回应着,直到发现有人敲了敲车的窗子。

额……是交警叔叔。

吴楚之赶紧摁下了车窗,哭笑不得的望着交警叔叔,秦莞羞的赶紧埋下了头。

中年交警一看车内是对年轻人,检查完驾驶证行驶证后,还给了吴楚之。

看着他俩,中年交警没好气的说,“开车就好好开车!要亲回家去亲,马路边上像什么话!”

交警叔叔的话,当然是要听的,所以俩人赶紧开车回家。

关上门,在门边正褪下一身迷彩装准备去洗澡的秦莞,让小吴同志头大了。

过了好一阵,小吴同志头里面的水才被挤了出来。

抱着全身脱力的秦莞进了浴室,吴楚之才反应过来,“糟了,刚刚没戴洞洞叁!”

秦莞无力的靠在他胸膛上,慵懒的反手环住他的脖颈,“今天才干净的。”

她没好意思说,她也忘了。

10来天没见,她也想它的很。

吴楚之这才放下心来,随即笑了起来,“怪不得你没被晒黑……”

“我带了40倍的防晒乳和喷雾去的,我们寝室的都没被晒黑。其他寝室后来找我借,把我的都用完了。”

安热沙的防晒喷雾,秦莞不心疼,左右不过两百多元。

但一千几一瓶的赫莲娜防晒乳,她想起就是一阵懊悔,自己刚买的,就这么被打劫了。

“没事,下午我陪你去买。”吴楚之给她洗着头,一看就是好几天没洗了。

秦莞安心的享受着吴楚之的服侍,“嗯,顺便买点液体钙,我最近晚上一直抽筋。”

“睡觉前没喝牛奶吗?”吴楚之手上一顿,到了燕京后,忘记她还在长个子这茬了。

“军训时没得喝。军训前每天晚上都喝了的,抽筋也是最近几天才出现的情况。”

“待会你用我的手机,打个电话给咱妈问问买什么好。”秦莞的手机还在学校里。

她现在是短发,洗头很方便。

不一会儿的功夫,吴楚之就开始给她清着泡沫。

秦莞也缓过了劲儿,把沐浴露挤在沐浴球上,转过身,开始给吴楚之清理起来。

不过洗着洗着,就变了味,随着她的动作,吴楚之一怔。

秦莞不好意思的仰头看着他,满脸的无辜,她只是觉得好玩而已……

怪我咯?

看着吴楚之噬人的眼神,她突然间有点儿凉凉的感觉。

……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化作春泥呵护着我。

浅浅岁月拂满爱人袖片片芳菲入水流。

吴楚之觉得,此刻秦莞的歌声很好听。

……

趴在吴楚之的胸膛上,秦莞一脸的歉疚,怯怯懦懦望着小吴同志,“楚楚,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吴楚之抬起她的小脑袋,刮了刮她的鼻子,

“不要去纠结这些。呐!做人呢,最要紧的就是开开心心。你饿不饿?我给你煮碗面?”

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篇幅占比过高,会引来走占时空局的正义审判,赶紧说笑着岔开。

见他还有心思说tvb的台词,秦莞哭笑不得的拍了他胸膛一下,“你干脆再给我煮一碗糖水吧!”

吴楚之捉住她的小手,放在嘴边亲了亲,“只要你开心就行了。”

“可是……”秦莞欲言又止,她愈发愧疚起来,

吴楚之明白她的意思,吻了吻她的额头,“没那么多可是的,别瞎想那些有的没的。乖乖躺好休息,给咱妈打个电话问问补钙的事,我去做饭。”

望着吴楚之离去时一扭一扭的光屁股,秦莞躺在床上笑出了声,随即又是小脸一垮。

死楚楚……好想吵一架!

不然待会他又要折腾自己。

还是自家的床舒服,她在床上翻滚了几下,伸了一个懒腰,发出一声动听的呢喃。

幸好吴楚之没听见,否则又会化身为狼的。

吴楚之的裤子就在床边,秦莞驾轻就熟的翻出他的两个手机。

不过她没有急着打电话,而是开始慢慢的检查起来。

秦莞的手指一下一下的轻点着8250的按钮,往下翻看着短信记录。

都是些短信,看名字自己也大概知道是谁。

通话记录也就小萧、小姜联系的多一点。

看短信的内容,小萧和小姜应该是到了燕京新招的员工。

再看了看插着锦城手机号的8850的内容,更是没趣,除了几个爸妈、小米姐、小舅、程天乔的电话以外,其他的人名,她一个都不认识。

短信内容也都是些工作上的联系。

秦莞瘪了瘪小嘴,觉得很没意思,都不给人家无理取闹的机会……

她摁亮了‘岳母’的电话,一张小脸上挂满了笑意。

“楚楚吗?”手机里传来亲切的声音,让秦莞脸色又垮了起来,有点想哭。

她想家了。

“妈……是我!你的宝贝闺女!”她止住了哭意,调皮的开了口。

“莞莞?楚楚接到你了?”郑雪梅的声音不由得亮了几度。

“嗯,刚回家,楚楚去做饭了,我一进门给您老人家打电话。”秦莞不好意思说忘了给父母报平安,赶紧装着乖。

都怪臭楚楚!

一进门就折腾!

“哼!小没良心的!你当我不知道楚楚是几点接的你?楚楚接你的时候就给我打过电话了!”

郑雪梅心想,我本来懒得戳穿你,你还好意思在我面前卖乖。

秦莞不好意思的咯咯直笑,把一声妈叫的百转千回的,赶紧岔开了话题。

“妈,我这两天晚上腿抽筋,楚楚说我可能还在长个子……”

郑雪梅一听便紧张起来,问清楚是左右两腿交替抽,才放下心来。

“坚持早晚喝牛奶,吃点钙片就行了。药店里面买得到,待会自己去买。别什么事都指着楚楚去,他一天到晚也累的很。”

秦莞有点吃醋了,到底是谁的妈啊,“妈,我在学打毛衣,你把家里那几坨羊绒线给我寄过来嘛,燕京我不知道在哪儿买这种线。”

她要装贤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要名垂千古 朕就是亡国之君 晋砺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将军好凶猛 猎天争锋 活埋大清朝 我能天天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