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七百七十八章 表巍

七百七十八章 表巍(1 / 1)

??

????????????????????????????????????????????????????

那时候,大概率是双方血拼一把,数十年的谋划鸡飞蛋打。“罢了,罢了,便依他,该花的,到底特么留不住。”古北庭心在滴血,和盛斋的佟掌柜一请来,这撒出去的四千八百玄黄精,就彻底回不来了。

每想至此,他就后悔当初在五月山庄,许易突兀出现时,没立即将此獠拿下,竟让这家伙开了口,终于将局势弄成了这般模样,事实上若有后悔药卖,他一定先吃上三五斤。

次日傍晚,和盛斋的佟掌柜终于到来,许易曾经采买资源时,见过此人,感知一扫过去,根本不用眼睛细瞧,便知来的是真人。听完众人所请,佟掌柜麻利地走着流程,绝不问诸人何事。

而双方办事的房间,被古北庭设下层层禁制,隔绝了传音和意念传递,更和老隋亲自盯着整个流程。佟掌柜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很是沉稳。终于,花了大半天时间,办妥此事,佟掌柜告辞离去。

才送走佟掌柜,古北庭折返而回,一脸地沉痛,“诸君,古某实在不知自己做了什么,才让诸君如此相疑,咱们不是都签了七寸钉头书么,诸君还有什么信不过的。”

许易哂道,“古掌柜就不要卖惨了吧,你还不是迟迟不肯告知我等是做何事,也就事到临头,才让我等知道是祭炼五行灵,而且,祭炼五行灵当还要精纯的巫力,那位大巫到现在都不漏面,却不知古掌柜又做的何种谋算,这档口,古掌柜说自己一片赤诚,只怕有些说不过去吧。”

古北庭简直服了,他现在一听见许易开口,就忍不住心惊肉跳,“也罢也罢,什么也不说了,诸位现在可以开工了吧。”

许易冷声道,“我等若再拒绝,说不得古庄主便要唤出左右刀斧手了,事到如今,古庄主,我也不妨把话说明白,消息我早就让人透出去了,帮你忙可以,可你若存了不轨之心,定然有人替许某杀你。”

老隋传意念道,“虚张声势,就是虚张声势,看来这家伙从来就没有信任过庄主,现在,他是退无可退了,只能用这虚张声势的话来自保了。”古北庭传意念道,“你也看出来了,证明这小狐狸终于技穷。”

古北庭又虚应了几句,自以为终于控制了局面。许易又道,“我觉着此事还是不妥帖,古兄,不如你还是把那位巫族请出来,大家见上一见吧,总这样吊着,我们心里实在不踏实。”

古北庭出离愤怒了,正要爆发,一道声音传了过来,“见见就见见吧,本座并不是三头六臂,可能让列位失望了。”伴随着话音,一个九尺高的壮汉行了进来,披散着一头黑发,浓眉怒目,活似武二郎再生。

“表老,您这是……”古北庭和老隋同时向来人行礼。

那昂藏壮汉道,“本座大号表巍,今日祭炼五行灵,表某全权负责,适才,老古和列位的谈话,我也听了,知晓诸位的担心,这样吧,某以祝融祖巫大神的名义起誓,只要事成,绝不动诸位一手指头。”

说着,一道光晕没入了他体内。巫族最重誓言,这表巍既立誓言,众人无不精神大震,许易暗道“糟糕”,看来老办法拖不下去时间了。

表巍声音陡然转冷,狂放的气势布满全场,“表某既然立誓,诸位若还推三阻四,阳奉阴违,那就是不给表某面子了,表某最讲道理,旁的也不要,诸位吞下去的玄黄精,双倍还来便是。”

“哈哈,表老言重了,郭某从来最重然诺,既然收了玄黄精,哪有不办事情的道理,诸位说是不是。”郭笑乐呵呵表态,一张圆脸上早没了先前的担忧。众人纷纷表态,一定全力襄助。

这帮人浑然忘了,头些时候还歃血为盟,公推许易为头,全权为众人代言。对郭笑等人的表现,许易丝毫不觉意外,他经历的人心反复,实在太多了,这才哪儿到哪儿。

表巍盯着许易,“这位是许先生吧,早就听说许先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怎么样,许先生是何意见,但说无妨。”他双眸精光湛然,毫不掩饰杀机。

许易浑身寒毛乍起,这是遇到极度危险时的应激反应,眼前这表巍,比他见过的所有修士都强,既是巫族,那肯定超越了大巫,弄不好便是传说中的金巫。“我听大家的,也信得过表老。”他也含笑表态。

“表老神威,我等拜伏。”古北庭和老隋同时向表巍传递意念,表达恭维。表巍摆摆手,令老隋将众人引入炼房,随即,众人便被安排上了七个玉座,表巍便在祭台上坐定。“诸位先调息。”

当下,众人或服用丹药,或吞食宝药,许易往口上灌了一口灵液,便闭上了眼睛,看着是在闭目养神,实则在用感知覆盖整个炼房,一寸寸检查着所处的红警,却没发现什么端倪。

半柱香后,表巍示意开始,古北庭大手一挥,一枚透明的圆球飞到净水莲花底座中落定,随即,古北庭和老隋退出了炼房,整个密室缓缓闭合。当净水莲花底座上的源灵缓缓点亮之际,许易等人同时催动。

一时间,整个炼房流光溢彩,七道灵力同时加持到那纯色的源灵上,瞬间将源灵变成一个闪烁的彩球,整个祭炼过程是枯燥的,众人都是第一次祭炼源灵,皆无经验,但好在整个过程没什么凶险。

祭炼持续整整两个时辰后,端坐东南的郭笑建议休息片刻,表巍道,“祭炼不能停止,若是疲乏,暂且服用灵体丹,再有一个时辰,便能结束了,大家坚持坚持,事成之后,我给大家酬功。”

郭笑只好服下一枚灵体丹,继续催动,又过了半柱香,次第有人服用灵体丹,许易绝不装十三,基本隔一会儿,便往口中倾倒着灵液,并无丝毫疲惫,但面上却写满了倦容。终于,熬到又一个时辰将结束。

??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