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七百七十二章 搅合(鸣谢三十而立萌)

七百七十二章 搅合(鸣谢三十而立萌)(1 / 1)

许易传意念道,“古兄放心,我自然不会坏了古兄的事儿,毕竟,我也想生发一笔,至于那易教谕,不就关在水潭那边的假山里么,我已经见过了,这婆娘空有如画容颜,其实蠢笨如猪,我都懒得带她出来,古兄愿意怎么处置,是你的事儿,但既然是请我帮忙,该给的好处不能少喽。鉴于古兄使用了如此下作的手段,要古兄两千玄黄精,不过份吧。”

古北庭险些当场跳脚骂娘。他请这些人,总预算也不过四千。

古北庭传意念道,“一千,我只能出到一千,许易若是不答应,我只能作罢,旁人我不管,但许兄搅合了古某的大事,怕是不那么容易离开这五月山庄吧。”

“行,一千就一千。”许易干净利落应下。

古北庭暗骂,还价还低了,到底是听了这混账讹诈了各大世家一万二千玄黄精的故事,弄得都快觉得几百玄黄精都不好意思报给这混账了。两人意念交流瞬息完成,古北庭交待老隋给诸人安排房间。

许易道,“房间就不必了,我们就在北面荷花亭里坐坐,随便聊几句,弄到个逼仄的空间内,大家不怎么熟悉,反而不习惯。”他这个提议,立时得到了白眉老者等人的一致同意。

老隋无奈,只好听吩咐办事,很快,荷花亭那边便被清理出来了,设置了一桌精美的席面,

待老隋去后,许易挥手落下结界,冲诸人抱拳道,“列位,咱们为同一件事至此,其实也没多的诉求,无非是多赚些玄黄精,安安全全回家。不知诸位以为然否?”

紧邻着许易的独眼大汉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么,不然,谁来凑这热闹?再说,来之前,古庄主不是和大家都签了七寸钉头书么,约定保障大家安全么?”

“没啊,我怎么没签订。”许易对面的长眉青年拍案而起,“姓古的这是什么意思?”旁人皆无反应,显然是都签订了,许易估摸着是这长眉青年自己没提,古北庭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没提这茬儿。

许易拍案道,“这个老古一贯奸猾,也没和老子签钉头书,我也不瞒诸位,我是第二次跟他合作了,上一回,这古庄主说好了一千玄黄精,事成之后,却说活儿干的不细致,就给了八百,着实有些不地道。”

长发青年,心里稍稍平衡,便也跟着大骂古北庭不地道。但众人的兴趣,显然被许易的报价给勾了过去,白眉老者冲许易抱拳道,“敢问这回古庄主给道友报价多少?”

许易面现古怪,打个哈哈,“喝茶喝茶。”长眉老者道,“道友不必多心,道友是操弄雷系,给的高些,我们也都能理解。”许易暗叫古怪,不动声色道,“道友如何就得知我是操弄雷系呢?”

白眉老者皱眉道,“明明是道友提议大家聚一聚,定然是要互通有无,道友又何必遮遮掩掩,尽说些似是而非的话。老夫乃是长风玉鹤,操弄风系,其余列位要么是五行纯系灵根,要么是天生五行天妖。”

许易听明白了,古北庭不是要借助自己的雷法,而是看中了自己赤炎雷猴雷系天妖的身份,按白发老者所言,古北庭这是要汇聚金木水火土纯五行灵力,再加上风雷两天象属性的纯系灵力,这是有大动作啊。

许易起身,向白眉老者抱拳道,“是某孟浪了,说实话,姓古的还真没跟我说这回要干什么,上一次他是借我的雷法炼器,当时并没见诸位,这回,他弄这么大动静,要聚齐五行加天象纯系灵力,所图必大。”

“所图大是不大,是古庄主自己的事儿,我只对古庄主给许某报的价钱感兴趣。”长眉老者身边的红脸胖子笑呵呵说道,一身黄色团衫,衬得他好似个富态员外。许易道,“没什么好隐瞒的,也就一千。”

“握草!”

“奶奶!”

“好个两面三刀的。”

一时间群情激愤,众人皆立起身来,怒视许易,好似是许易拉的仇恨。许易道,“列位到底开了多少,白眉道友不是说有差距,是正常的么?”

白眉道人满面铁青,“我是说你操弄雷系,给高一些,可以理解,但姓古的只给我六百五,到底是什么意思。你风系了不起啊,缺了我五行哪一系,他能炼成?他竟然给老子开五百。我才四百。”

不患寡而患不均,许易这一挑唆,众人全怒了,争争嚷嚷半晌,终于偃旗息鼓,白眉老者道,“老夫算是看出来了,许兄在古北庭面前颇有能耐,不然古北庭也不会开出一千玄黄精的天价,还请许兄助我等。”

白眉老者此话一出,众人皆表态,希望许易作为代表,去找古北庭谈谈,更有语出威胁的,意思很明确,若是许易不肯助力,大家就撤火,保管叫谁也挣不着这份高价。

许易沉吟半晌,“罢了,单丝难成线,独木不成林,既然诸位看得起许某,许某就做这个中人,但许某有言在先,要想谈出高价来,大家必须齐心协力,倘若有人从中搅合,被古北庭暗中买通,我便是有百十张嘴,也谈不成。不过,诸位来历我不是十分清楚,焉知咱们其中,有没有混入古北庭的人。”

此话一出,众人互相打望,各自生疑。白眉老者道,“诸君的底细,我一清二楚,而我的底细,这几位都知晓,绝不和古北庭一路,许兄不必多虑。”

许易道,“既如此,未必不能一博。”

众人纷纷表态,就差锸血为盟了。

他们这边谈的热闹,在后院塔楼上的古北庭和老隋看得忧心忡忡。老隋道,“庄主不该让这混账开口,当时直接发动哪怕是灭了此獠,也不会有眼下之患。”

古北庭眼珠子棱起,“说这屁话有什么用,当时,当时,他突兀杀出来,谁知道他要做什么,那等情况下,谁能反应过来,早知他这么能白话,老子拼着宰了他,另找一个纯系雷法,也比找他强。”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