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七百五十七章 直男吴教授

七百五十七章 直男吴教授(1 / 1)

????????????????????????????????????????????

易冰薇俏脸顿时拉长,“我和他说清楚什么?说得着么,姓吴的是我什么人?再说,这事儿说得清楚么,我越解释他越觉得有事儿,岂不是越描越黑。”许易一阵天旋地转,还没怎的,就到说不清的地步了?

“不行,这事儿不能这么办,不如你约一下吴教授,咱们三个……”许易才起了头,易冰薇便暴走了,“三什么三,我和你们有什么好说的,是你自己要喊我喝酒,喝出事儿了,你自己兜着,速走,不送。”

许易无言了,他遭了池鱼之殃,还没人负责了。他思虑再三,“这样吧啊,咱俩关联个如意珠,以后有事儿,及时通知,就算你不打算解释,你好知会一声,我也能有反应啊,也比蒙在鼓里强啊。”

易冰薇摆手,“我不和你关联,谁知道你又折腾出什么烂摊子,喊我给你擦……反正,这事儿,我只能是抱歉了,好在姓吴的不敢太过分,你挺一挺就过去了,左右就这几个月时间。”

许易想捂住耳朵,这都是什么词儿?还挺一挺就过去了,他怕再挺下去,就只能挺尸了,这娘们儿靠不住,得自己找路子。计较已定,许易不打算在这儿和易冰薇蘑菇了。

“易教谕,反正这事儿,你也别说对不起我,我也不说对不起你,一句话,生活啊,不容易,你我共勉吧。”抛下这么一句,许易遁走,留下易冰薇怔怔许久,没想明白这话里的意思。

她只能以为许易这孩子被折腾得不清,都开始主动谈玄了。离了耳坠峰,许易到了更始峰,此间正是吴聘洞府所在。身为教授级别的人物,吴聘所居的山峰,又灵秀了许多,横跨多个山峰,占据整条灵脉。

听得下面的童子回报,许易前来拜见,正靠在软塌上观书的吴聘怔怔许久,心念电闪,顿时涌出一股怒意,那贱人到底还是藏不住了,本来他不愿放许易入山门,毕竟,一旦放他进来,这暗事就变了明事。

以他的身份,就要多了不少顾虑了。可一想到他心心念念的易美人竟然和这混账再三纠缠,一股心火便扑上来,当即喝令童子将许易带进来。还没行进大厅,许易便感受到了彻骨的冰寒。

吴聘整个如山村老尸一般,斜卧在踏上,一双眸子白多黑少,似乎准备随时择人而噬。不待他开口,许易长长一鞠,沙哑了嗓子道,“吴教授,我要用我的热血,在你面前写一个大大的冤字。”

吴聘想了许多许易会说的话,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句,严肃不严肃,滑稽不滑稽,弄得人心情七上八下。吴聘没想好怎么喝问,又听许易道,“吴教授,我实在不知,我竟得你如此高看。易教谕何等样人,连吴教授您这样的存在都暂时不能入她的法眼,她眼睛又没瞎,怎么会看上我呢?实不相瞒,易教谕愿意接受我的邀请,不过是因为,我和她的故友余都使乃是知交好友……”

“余都使?是有这么个人,莫非真的是误会了?”吴聘心念一动,冷声喝道,“还敢狡辩,那贱人分明是挂念你,不然她何必将我说出。”

一听吴聘肯说话,星空戒内,本来正襟危坐的荒魅,翻个身,沉沉睡了过去。经历了这许多,荒魅不得不承认自己这颗少年的心已经有几分沧桑了,不然怎么一眼就看穿肯和许易嘴炮的最终都没好下场。

许易用最沉痛的语气道,“我知吴教授,乃是齐天不经意说走嘴,尔后,我才知得罪了大人物,便去找了易教谕询问缘由,可恨那易教谕根本不理会我的死活,连找教授对质都不肯,只让我自生自灭。”

他说的越凄凉,吴聘心情便越好,“话虽如此,陶然亭中,她肯和你对饮,肯听你的酸诗烂词,便证明,你不惹她讨厌。连我都不曾和她一道饮酒,却让你捷足先登,你还敢说她对你没意思。”

吴聘这两句话一说,许易大概就摸清楚了,眼前这吴大教授分明就是重度直男癌,加单恋晚期患者啊。就这个病情发展下去,只怕一只公蚊子从易冰薇身边飞过去,这吴大教授都会责怪易冰薇对这只公蚊子释放了雌性魅力,继而将所有的怒火全砸到这公蚊子头上。

弄清了此点,许易便知道,这事儿已经不是常规办法能够解决的了。当下,他再度沉痛请罪,“教授若还不信,我用如意珠当面对质。”

他才取出如意珠,吴聘眼中杀机迸现,许易一拍脑袋,“可怜,我竟没有易教谕的联系方式。”吴聘眼中的杀机才淡了几分。许易又以拍脑袋,“对了,令牌,课业令牌也成。”说着,取出一枚花色令牌来。

这令牌,是专门发给学员,用来和各课的教谕们对接的,专用作疑难问题请教,请教内容,教谕可以存档,亦可以删除,因此,一般没有哪个学员,敢用这课业令牌和教谕说闲话。

许易要动用课业令牌联系易冰薇,吴聘并不阻止,他想亲眼见识,许易和易冰薇之间,到底有没有私情。即便是两人提前对过,他也相信凭自己的智慧,能从蛛丝马迹中抓到马脚。

课业令牌才接通,不待许易抱怨,易冰薇怒气冲冲的声音先钻了出来,“有完没完,有完没完,这事儿我管不了,也管不着,姓吴的愿意怎么想怎么想,愿意折腾,是你们的事儿,再说,在这道宫里,姓吴的还能杀了你不成。你若不服,自己去敲鸣冤鼓,不要一遍遍来骚扰我,再这样,我就闭了你令牌中的信道。”

啪的一下,令牌的禁制黯淡了。许易作七窍生烟状,竟一字没来得及吐出来。

吴聘终于信了,本来,这事儿他事后想想,觉得不合理的地方颇多,哪怕姓许的再有魅力,也不至于一夕之间便捕获芳心。后来,他还是决定折腾许易,不过是奇强的嫉妒心作祟的缘故。

??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