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七百五十六章 与我何干

七百五十六章 与我何干(1 / 1)

??????????????????????????????????????????????

“上面就是上面,你管那许多作甚,要你做什么,你做什么就是了。”齐天冷声道,“怎么,本辅理的话,你敢不听?”

许易道,“辅理辅理,是辅助舍长团结学员,理顺舍务的,可你齐天一味公报私仇,算什么辅理。这才几天,你齐天支使我干了多少杂活脏活,不就是因为你齐天出身世家,才肆意打击报复许某?今日,你不将上面是谁说明白,许某绝不听令。”许易嚷嚷声一下大了起来。

哗啦一下,一圈人都围了过来。许易不折腾的日子,属实是太寂寞了。道宫终日昏昏听经,人人循规蹈矩,无趣,太无趣了。此刻,许易声音一大,谁都知道这热闹终于又来了。

“大胆,你大胆,都给我散开。”齐天出离愤怒了,这些日子,他喝叱许易惯了,以为彻底折服了许易,如今许易一不听令,他觉得自己的面子被掼在了地上。他升任辅理,可以说没一个学员心服口服的。

此刻,他咋咋呼呼发威,众人人多势众,竟没人给他面子。“就是,齐辅理,都是同学,你未免也太欺负人了,回回都折腾许易,我们早看不过眼了。”说话的是那个圆脸女学员唤作张采薇,对许易早有好感。

“就是,你这个辅理也不过就三五个月光景,还真当自己能当一辈子辅理,出了此间,你还要不要认这些同学了?”应声的是张采薇身边的雀斑女,唤作白兰,她和张采薇算是哼哈二将,一向互相呼应。

凡是热闹就怕有人起哄架秧子,尤其是热闹中心的某人特别不得人心的话,很容易便形成一边倒的舆论风潮。齐天初始还辩驳,后来只剩脸红脖子粗的份儿了,他一张嘴,如何辩得过这上百张嘴。

“你,你们等着,吴教授的指令,你们也敢不听?”齐天终于憋不住放出了大招。教授一级,权威远远大于教谕,能轻易决定学员的前程,他一抬出吴教授,众人心里是炸了锅,却瞬间散了个干净。

许易一言不发,也朝外行去,所去的方向,正是思堂,齐天的意念随后传来,“这回我权给你记下,若再有下回,你可没这么容易过关。”他的心绪远不如他传出的意念这般从容。

他身后那人正是吴聘,若非吴聘,凭他也当不上辅理,也不会有教谕级别的人物,来给许易施压。只是吴聘到底自重身份,没想过直接显露,为此,也特意交代过齐天,务必保密。

而齐天自己也知道,吴聘选中自己,无非是判断自己定然要和许易为难,并不是如何看重他的才能。如果吴聘知晓他已将他吴教授漏了出来,指不定得有什么雷霆降下。

他唯一希冀的是,许易不知道吴教授到底是谁,即便许易最后知道了吴教授是谁,他也赌许易不敢去找吴聘对质。“是啊,他凭什么找吴教授对质,吴教授也懒得见他。”一念至此,齐天轻松多了。

在思堂斫了半天三桂,许易差点累脱了力,眼瞅着是赶不上下午的课了,许易干脆不上了,他补充了一些灵液,撑着软得如同面条一般的身子,朝耳坠峰赶来,那处正是易冰薇洞府所在。

到得地头,便见奇峰俊秀,山水温柔,只看这山峰,便知在此清修的一定是位玉人仙子。不过,这会儿,许易可没心情品评山水,悠游林下,立在洞府十丈外,他直接叫门了。

奇怪的是,他叫了半晌,洞府内全无反应,偏偏许易的感知,勉强能透过洞府的禁制,感知到人在里面。易冰薇这等做派,让许易不知所措,这还有余都使的情分在呢,说好了要多多看顾自己的。

这还没怎么着就先撂挑子了,再说,自己过来,又不是求她帮着摆平那劳什子吴教授的,不过是打听打听情况,至于闭门不纳么,那吴教授就有这么可怖?许易不这么认为。

若那吴教授真的能让易冰薇都噤若寒蝉,凶威至此,要对付自己,完全没必要绕这么大一圈子,还费这许多工夫。所以,易冰薇不见自己,这里面肯定有猫腻。“易教谕,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里面。”

许易干脆把话挑明,“我找到阮教谕了,可是她亲口说的,不管怎么说,咱们还有点香火情,你这样作为,真让许某心冷。”洞府里依旧没动静,反正任凭许易千呼万唤,易美女就是岿然不动。

许易急了,“易教谕若再不出来的话,我只能大笔一挥,提上一首两首诗作,以表倾慕之意了,我不介意将咱们的关系公之于众,更不怕余都使误会。”他话音方落,洞府霍然洞开。

易冰薇行了出来,俏面含煞,“你再说一遍。”她真没想到许易竟如此惫懒,她旁的都不怕,单单怕小鱼儿误会,她看得明白,小鱼儿对这许易算是格外青眼了,她可不愿意让小鱼儿和自己生了龃龉。

若是旁人,说要在他洞府外题上诗句,她只会当耳旁风,可眼前这家伙放了这等大话,她却不能不当一回事,她可是见识过这家伙的本事,一旦出手,肯定是注定流传的名篇佳作。

她可不想自己成为这名篇佳作的绯闻女主角,闹得天下皆知,到时候,怕是在小鱼儿面前怎么洗都洗不干净了。许易如何,她不在乎,她可是极在乎和小鱼儿的友情。

许易抱拳,“易教谕,犹记得前些日子,你我尚可把酒言欢,及至今日怎生变得连路人也不如了。许某实不知何处得罪了易教谕。”易冰薇沉吟片刻,决定还是告诉许易因果,她算是看明白了。

这家伙就是个无赖,不弄清根由,是不会罢休的。这事儿细细掰扯,也的确是自己连累了这人遭了池鱼之殃,可越是如此,她越不便说清楚,便越想躲着许易。如今躲不了了,坦然面对就是。

易冰薇放开禁制,将许易请进洞府外的青坪,大手一挥,云雾缭绕,将青坪遮掩。听完因果,许易啼笑皆非,“易教谕,此事与我何干,你还是速速和那吴教授说清楚,我这也太冤了。”

??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