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七百五十五章 辅理

七百五十五章 辅理(1 / 1)

贾兆贤倒吸一口冷气,委屈得眼眶通红,英俊青年寒声道,“某大号齐天,任正七品实授仙官,已十三载。今日入道宫静修,不过因琐事绊住了,隔了一天才来报到。却没想到,才入道宫,便听说出了你这么个妖孽。许易,出算得很精,也知道上面的人希望看到你如何表演。但殊不知,出头的椽子先烂,你若一味锋芒毕露,用不了多久便会摧锋折锐,不如大家退一步,相安无事如何?”

星空戒内,荒魅摇头喟叹,“这家伙脸挺大啊,看来是久居上位,都不会说人话了,还指望许易这深渊巨口把吃到肚里的东西吐出来,这心得有多大。”

“齐兄,回去问问你家大人,你是几岁才开始停止尿床的?都几百岁的人了,能不能成熟一些。这些话,也好意思说出口来。”许易身形一晃,闪身消失不见。

“好个不识抬举的东西,看来是屡次算计我世家,尝够了甜头,以为自己真的无所不能,且等着吧。”齐天一贯高光,还是头一遭有人当面不给他面子,“兆贤,世辉,还有诸位,走,去我洞府,咱们详谈。”

他此话一出,贾兆贤七人同时打了个寒颤,忽地,七人鬼使神差一般同时行到许易洞府前,同声道,“许兄,我等绝不再掺和和你有关的任何事,有七寸钉头书为证。”七人同时烧了一张七寸钉头书。

光影没入体内,贾兆贤等人冲齐天一抱拳,同时闪身消失不见。齐天懵了,这得是被收拾成什么样,才能做出如此卑微的举动。

注视着贾兆贤等人消失的身影,齐天心中冷笑,“无怪这几家后继无人,日渐衰落,遇到点事,便如此萎缩,能成何事?也罢,贾兆贤这帮蠢货被姓许的收拾服帖了,若自己单枪匹马弄翻了许易,岂不更显出自己的能耐,此事过后,诸大家族谁敢不高看他齐天和齐家一眼。”

洞府外的动静儿,许易探查了片刻,便将注意力收了回来,封禁了洞府,开始炼化玄黄精,有这上万的玄黄精,他觉得自己冲击三境的希望,已经很大了,不管这些玄黄精足不足够,先炼了再说。

他新得了这巨量财富,不知多少人眼热,有道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他先消耗了这些资源,让众人明明白白看到他境界的提升,自然便知道这些资源被消耗掉了,也就没谁惦记了。

上万的玄黄精,他便是扯开了肚皮吞,也不是一日两日能够吞下了,炼了一夜,也不过消耗了二十一枚,要想全部炼化,还需要不少时间打磨,他不由得大叫烦恼。

荒魅嗤道,“你若敢把这烦恼说出去给旁人听,我敢保证你小子不能活着见到今天的日落。装什么犊子,普通神图二境修士进阶三境,哪个不是磨了数十上百年,除了你这妖孽,谁不是为了弄一点资源,日积月累。如今,你不用为冲击境界的资源犯愁,竟敢为炼化玄黄精需要时间而喟叹忧愁,你还要不要脸。”

“天才的世界注定是寂寞的。”许易回了一句,打开洞府的大门,赶着去上早课。

出乎意料,在早课上,他们这一学舍的舍长谢东风任命了新的舍长辅理,正是齐天。此番入道宫进修的仙官极多,总计分了六房二十四舍,开课之初,每一舍会在学员中选出一名舍长辅理,帮助舍长管理。

这已算约定俗成的惯例了,并不是什么意外。对于舍长辅理的位子,许易打过主意,但认为太过繁琐,便没往心里去。而且这位子是举荐制,他觉得即便自己不当选,当选之人应该是个女学员。

结果,斜刺里杀出的齐天成了新的舍长辅理,老实说,许易不大能想通。齐天是昨夜才来的,和所有的学员基本都不熟悉,他能当舍长辅理,只能说明,这家伙背后有人,而且腰杆子还硬得很。

可谢东风宣布完舍长辅理的任命后,齐天一脸的难以置信,和几要夺目而出的欢喜光彩,显然非是作伪,莫非这家伙没有运作,好运便自动从天而降了?

想不透,许易懒得费神。齐天便是到了个劳什子舍长辅理的位子,他也不虚,只要齐天敢跳脚,他照样有的是办法收拾他。如果说齐天得了舍长辅理的位子,只是一个小波浪的话,很快,许易觉得自己要被滚滚浪潮给淹没了。

一连好几天,已经有四名教谕对他表现出了赤裸裸的敌意了,其中教授玄论的吴博济吴教谕对他不满,他能理解,毕竟这位是出身世家,而且传闻和褚一家族还有姻亲,可其他几位教谕皆连连向他发难,就太不正常了。这几日,他已经被赶到后面站着听讲七回了,这还是他基本答对教谕诘问的前提下,他甚至怀疑只要他露出丝毫的不满,或者说答非所问,这门功课就得完犊子。

这日,好不容易撑过了“无所不能”吴博济一个时辰的吹风机,许易才要从罚立了一堂课的倒霉位置,返回座位,便又被齐天拦住,“下节课别上了,去思堂帮斫三桂,上面的意思。”交代完便走。

许易道,“哪个上面的意思,齐辅理,假传命令,罪过可不小。”这一段,他被齐天用胡萝卜充大棒给支使得溜溜转,这回,他不打算再顺着了,这一阵儿,他是在望风向。

望了一阵,发现齐天也不过是个提线木偶,背后扯线的是谁,丝毫没有露底。恭顺了这许久,许易也是做给旁人看的,他可以锋芒毕露,但不能给人留下万事争先的印象。

他很清楚,就凭他入道宫折腾出的一幕幕,上层肯定有人在关注着自己。所以,即便明知是被刁难了,他还是继续苦熬着,就是做给人看的,我许某人是守规矩的人,不是一味拔尖之人。

忍了这几日,他也够了。许易突然回嘴,令齐天着实吃了一惊,他心中窃喜,折腾了许易好些日子了,这家伙就像个老乌龟,死死忍耐,一味缩脖,叫人根本无处下口。这回,许易一动,显然是被逼急了。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