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七百三十六章 阻拦

七百三十六章 阻拦(1 / 1)

祝遂杰是个破落公子,但气质这一块儿始终拿捏的死死的,底层巫族获取资源不易,往往有些寻常用的玄黄丹,对他们来说,就是不错的收获了。走了一路,发出去不少玄黄丹,享受了不少礼敬。

等不多时,一声悠扬的钟声响起,到场的数千巫族,都在一个暗黑色巨大石块形成的平台四周站定,十余人立在台上,得了荒魅的提醒,许易赶忙跃上高台,高台中央立着个暗黑色的铜炉,法纹湛然。

许易要做的,便是将铜炉点燃,再由几位耆老讲话完毕,整个玉池会便正式开始了。岂料,许易才踏上高台,台上众人眼中皆现出疑惑,许易取出源牌点亮,抱拳道,“近来小恙,抱歉抱歉。”

居中的红袍老者朗声道,“小友可要保重身体啊,往年总是劳烦小友点点灯,实在是叨扰良多,今年就不麻烦小友了,改请了列支家的小友点灯,小友若有兴趣,不妨随同我等一观。”

刷的一下,许易满面胀红,他自己心里不觉得有什么,但既然开演了,就得表演到位。点燃光明焰火,本就是特定属于祝遂杰的福利,也是祝遂杰的体面,毫无征兆,说换人就换人,祝遂杰焉能不恼。

“东野会长,这不妥吧,祝姓乃十二祖巫之后裔,遂氏又是祝融大神的嫡脉传承,我巫族一脉,共尊十二祖巫,而当今天下,能保持完整谱系,不存断代的也就是遂氏了,虽然遂氏衰落,但遂氏还是我巫族血脉长存,万世一系的重要见证。让遂氏点燃光明焰火,正是因此。窃以为不能贸然换人。”说话的是立在东野明左侧第二位的白面中年,其名怒江,性如烈火,在底层巫族中,极有威望。

东野明含笑道,“怒江兄说的不错,遂氏的确既尊且贵,是我巫族万世一系的重要见证,故而,玉池会举办二十余年来,一直都是请遂杰小友点燃这光明火焰。本来,在数日之前,老朽同样认定点燃这光明火焰之人,非遂杰小友不可。然则,近来发生了一件令人痛心之事,让老朽不得不改变主意。遂杰小友,你既是遂氏,便代表了遂氏的荣光,老朽实在不愿遂氏高名零落,就不多言了。还请小友退下。”

许易暗道,好阴毒的老头子,看来进化了无尽岁月,哪一族都有这些玩心眼的货啊。他何等心智,念头一转,便猜到是哪儿出了问题,多半便是遂杰接熊完的单子,截杀徐胭脂之事。

开始,许易也不认为这是什么隐患,现在弄明白了遂杰的地位后,才知道这货一直就是捧着金饭碗在要饭。明明可以成为巫族图腾的代表,偏偏要去做那上不得台面的事。

同样,这上不得台面的事一旦被人摆上台来,污名一沾上身来,他这遂氏光环可就要被削弱到至阴至暗了。没了遂氏光环,遂杰也不过是泯然众人。一念至此,许易觉得这遂杰的身份还真有必要抢救一下。

许易直视东野明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东野会长拿住遂杰什么把柄,只管亮出来便是。遂杰为人,向来有一是一,有二是二。当然,如果东野会长不愿意遂杰点亮这光明焰火,遂杰可以让贤,但遂杰决不能让遂氏因为遂杰沾染一丝一毫的污名。所以,当着在场诸位兄弟姐妹的面,还请东野前辈把话讲明白。”

东野明怔了怔,祝遂杰的变化,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对祝遂杰此人,他是做过了解的,知道这人最好面子,又色厉胆薄,绝不敢和他正面对抗,何况,他真的抓住了祝遂杰的把柄。

这等情况下,他找不到祝遂杰忽然发难的理由。怒江冷笑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东野兄有什么要说的,直接说出来便是,这样遮遮掩掩,虚虚实实,却不知要干什么勾当。”

东野明朗声道,“怒兄此言恕我不敢苟同,遂氏的高名,怒兄不在乎,某却在乎。某认为遂杰小友不适合再点燃光明焰火,自然有某的道理,遂杰小友,还请退下,老朽比拟更珍视遂氏高名,不忍其蒙羞。”

许易道,“东野前辈口口声声不愿遂氏蒙羞,大可在私下劝慰我,当着这许多人的面,东野前辈越是不说,众人便越会猜忌,好似我遂杰真的做了什么天怒人怨之事。东野前辈若真心替遂氏着想,不如就直接将刀子亮出来。遂杰不肖,令遂氏衰落至今,但只要遂杰一息尚存,自当为光复遂氏高名奋斗不息。”

“说得好,公子说得好。”台下,许易的四大家臣,皆高声叫好,激动不已,他们何曾听过自家公子说过如此提气的话。“我说,老几位,我觉得公子有些不对劲儿。”圆脸阿三传出意念道。

阿大,阿二,阿四三人怔了怔,皆表示确有不对。自家公子是个什么情况,他们可是再清楚不过,说他有什么雄心壮志,他们四个最先不信,公子整日里想的就是怎么多弄些玄黄精,如何参加下一场酒宴。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公子一定是得了血脉传承,开始振作了,一定是这样的,你们看,公子眉眼英姿勃发,和往日大不同了,何况,往日里,公子可不敢这么和东野会长说话,一定是得了血脉传承,开悟了。”阿大激动得快要掉泪了,其余三人先是剧震,继而手舞足蹈得直若发癫。当下,四人齐齐向台上的许易传递意念,大肆恭喜,得了许易的回应后,四人一颗心彻底落了地,一个个眼泪汪汪。

殊不知,台上的许易一颗心也落了地,他要翻盘,就不可能不翻转人设,旁人还好说,那些熟悉他的人,定然会查出不对了,没有个合理的说辞,还真不行。他正想着要不要找个什么借口,没想到自己的四个家臣先自行脑补了。许易的硬顶,令东野明万分不适,他本想软刀子杀人,没想到弄成了强拧,实在令他憋气。可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了,想撤也没处撤了,他这个恶人是做定了。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