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七百三十章 名头就够了(贺阅之乐之盟)

七百三十章 名头就够了(贺阅之乐之盟)(1 / 1)

许易这么一说,龙进思和邵堂主才稍稍放下心来,他二人还真怕许易疯狂举债,弄到最后连他们的欠债都无法偿还,既然许易有明确的还款规划,那问题就不大。

吴思道,“罢了,吴某紧巴紧巴,再给许兄凑二百。留个字据就行,七寸钉头书什么的,就扯远了。”刘冠岑道,“我还可以替许兄作保,厚着脸皮,再弄二百玄黄精的资源问题不大。”

“我出四百,不管怎样,东明家的招牌,还是能换出些资源的。”东明能慷慨表态,别的不管了,他反正先作保了再说,将来不管许易还不还得了,这个人情,他先还许易再说。

唐恒咬了半天牙,“我只能出两百,我不比诸位,我在唐家不算什么重要人物,若不是靠着许兄的名声,我作保怕也贷不出资源来。”

许易摆手道,“诸位有这个心情,我已经很满意了,我想的是一事不烦二主。何况,我是借钱给利息,乃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既是赚钱的生意,自然还是交给自己人,不知龙堂主和邵堂主可有意?息钱定高一些也无妨,二位不必多虑,能出借,我已经十分领情了。在商言商,也不能让二位白忙一场。”细算来,即便没有四人承诺的一千玄黄精,他现下囊中已经积累了两千八百余玄黄精。

即便他是双命轮,这些玄黄精用来冲击神图二境,料来也足够了。但经历的幺蛾子多了,许易养成了料敌从宽的习惯,尤其是事涉冲击境界,他更不敢马虎。

“邵兄,我说了,许兄赊欠的,我都认了,我作保,你还担心什么,大不了我也立个字据,我若还不出来,你大可去刘家山门前闹,我也就不信我家还不要脸了。”刘冠岑热切地想帮忙。

吴思,东明能,唐恒也纷纷表态,龙进思和邵堂主彼此意念传递,各自纠结,他们的确想结交许易,但这回的数目太大,每家平摊,也是五百玄黄精,算是许易原来借贷的,数目已然不小了。

许易虽说薪俸优先还贷,但要还清,少说也得二十年,年限拉得过长,许易虽前途光明,谁又敢保证这二十年时间,许易能一直顺风顺水。借贷数额过大,风险也不小,两人有些纠结。

可要拒绝,也实在不好张口,毕竟,此刻立着的不止许易一个,还有四个世家子弟,这四人都承诺了愿意作保,若是不借可是连这四人的面子一并扫了,没由来得罪这许多权势人物,不符合和气生财的原则。

就在二人意念交流之际,忽地,一道身影横空掠来,撞进城外,荡起不小的烟尘,众人身在太白楼最顶层,视线极好,一下就注意到那边的动静了。

“那修士可伤得不轻,不然不至于直直栽下来,许是在躲避什么。”唐恒悄声嘀咕道,“要不咱凑过去悄悄,没准儿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东明能道,“许兄大事未定,休扯旁的。”

他话音方落,浩浩荡荡两队金甲将士压上城头来,顿时,阖城震惊,家家急急关门闭户,本来还喧闹的夜市,顿时一片死静。“向家的麒麟卫,难怪如此嚣张。”刘冠岑冷声说道。

许易一听是向家人,身形一拧,便到了虚空,遥遥阻住大军去路,“尔等好大的胆子,令出私门,也敢叩关城池,还不给我滚!”领头的金甲将正在分派搜城任务,斜刺里杀出个许易,令他心情顿坏。

“小小惠州城,也敢阻挠天兵,我乃向家麒麟卫左卫将钟青,识相的赶紧滚。”钟青满以为抬出向家的名号,许易就该知情识趣地离开。

岂料,许易冷哼一声,“小小私兵也敢称将,向家这些年,横行霸道惯了,难不成真以为天庭律法管不到他愚公山上,也罢,旁人不管,我许易来管。”

“许,许……你是许易。那个许易。”霎时,钟青的脸色绝对青得超过了他的名字,惊恐地呼喝一声,“撤,赶紧撤。”喝声未落,他落荒而逃,先跑了个没影,数百甲士风卷流云,瞬间散了个干净。

钟青没办法不撤,许易的凶名整个愚公山谁人不知,连大老爷听到这个名字都要忍不住咆哮,却又无可奈何,他惹上这样的人,让大老爷知道了,他还不被挫骨扬灰,传闻这人最爱扣大帽子。

以前钟青还不觉得,大帽子能压死人,那才怪了,现在想想,他忍不住心惊肉跳,他才和那许易打了个照面,大帽子就一顶顶狂飞而来,每一顶都有可能变成轰向愚公山的致命灵炮。这人太阴太阴啊。

“本来不与本官相干,但本官就是看不惯向家人耀武扬威,不服律法,让诸位见笑了。”许易团团抱拳,含笑说道。啪的一声,龙进思拍案道,“我致功堂借了,不为别的,就为让这天下多一个好官。”

邵堂主亦立起身来,“我天禧堂也借了,如今天庭,正需要许兄这样的英俊来激浊扬清,能为天下尽一份力,我邵某人责无旁贷。”龙进思和邵堂主转变态度,当然不是如二人慷慨陈词所说的为天下。

而是在见识了许易的威势之后,彻底定心了。外界都传许易的际遇如何离奇,和向家的争锋如何不凡,但传说毕竟只是传说,哪有亲见来得震撼。此刻,二人亲见了向家人对许易是何等敬畏。

这下,两人彻底放下了心里的纠结,这一把不赌更待何时。两人应下后,许易吩咐店家重整筵席,直喝道月上中天,众人兴尽而散,送走众人,许易也待归去,忽然一道身影飘进楼来,在桌前坐了。

“喝得够久的,再喝下去,长安某可就要被你耗死了。”那人一身斗篷,话才说完,啪的一下歪倒在了桌上。来人一句“长安某,许易便知是徐胭脂,他赶忙扶起来人拉下斗篷,露出徐胭脂那张清瘦的脸来。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