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七百二十七章 天问兄

七百二十七章 天问兄(1 / 1)

神图一境至神图三境,没有什么窍门,就是堆玄黄精,玄黄精堆到足够多了,自然就水到渠成了。但别小看堆玄黄精这一步,对普通修士而言,往上跨前一步,也是以十年为单位的苦熬。

无他,玄黄精实在太难得了,即便是身为仙官,来资源的道颇多,聚集起来也不容易。看着许易上任,就从下属手中弄了上百玄黄精,但这样的机会注定不常有。

何况,他有下属的同时,他也是别人的下属,若真在仙官场中打滚,往往下层官吏连礼尚往来的份子都送不起,遑论积蓄。因而,玄黄精难求,境界更是难以攀升。

从一境突破至二境,少说也得数百上千玄黄精,个人机缘不同,资质不同,耗费自也不同。修行冲境,许易从来都是料敌从宽,他决定攒个三千玄黄精,再开始下手。

若真靠俸禄死熬,显然是不现实的。他决定找些赞助商先。他头一个想到的就是向影心,收到他消息时,向影心正在密室中调理心神,虽然最后,他安然无恙出了第五监的监牢,但心理创伤已经形成。

时时止不住的惊惧,当许易的声音传来时,他从蒲团上弹了起来,头颅如子弹一般击中了密室顶部,凿出个深坑来,“你到底要干什么,我都这样了,你还要玩我,我与你何冤何仇?玄野王早被我赶走了。”

许易怔了怔,“影心兄,言重了,言重了,我看你状态不是很好,这样吧,找你家六叔,今夜寅时,惠州城太白楼,我和他不见不散,他若不肯来,我就只能再度造访向家了。”

向影心想捏碎了如意珠,他做梦也没想到,不仅自己被这不要脸的家伙踩进了泥淖,连整个向家都被这家伙踩在了脚底下,莫非这混账,是上天降下来收拾向家的劫数?向影心思虑不通,还是将消息传出去。

不到申时,向天问便赶到了惠州城太白楼,他没等多久,许易便到了,大咧咧冲向天问一抱拳,“天问兄真乃信人也,向家能有今日绝非幸至。”往日里,这种奉承话,向天问也没少少听。

但今天,听到许易说这些话,他从心底里直犯恶心,这世上怎能有这样不要脸的人?他冷峻了面目传意念,“这回你召我来,又打算怎么坑害我,我向家已决议不和你有任何纠葛了,莫非你还要纠缠不放?”

许易传意念道,“天问兄说的是哪里话,不管怎么说,我有今日,贵家出力不小,这个情我得领。今日,约向兄前来,一者,是表示感谢,再者,还想向兄和向家再助我一臂之力。”

向天问蹭地站了起来,“好……”喝声才出口,又想到这混账乃是小视频狂魔,赶忙改作传递意念,“姓许的,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向家不是泥捏的,大势能护住你一时,还能护住你一世不成?”

向天问这番话虽狠,底气却虚,许易和向家的这番交锋,作为主持之人,他受到的打击和震动,都堪称最大。他早就堪破了许易是想搅动大势,对抗向家,可他没想到许易竟整出了“正气歌”。

如此名篇一出,向家家声大败,简直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而令整个向家高层更意外的是,天庭上层对此事的回应竟是如此的消极,对许易的赏赐和超常规的拔擢,简直就是往向家脸上甩巴掌。

上层的意态一明,向家上层终于惊醒,赶紧想办法和许易和解、切割,再让这混账作下去,向家这千年高门非被折腾得元气大伤不可。更令人绝望的一点,许易行将进入道宫进修。

待他进修完毕,多半是要跨入上仙的行列,届时,复仇对向家就是一句笑话。然而,向家还未得及遗憾,许易又找上门来,向影心将消息传来时,向天问只觉一阵头晕目眩,他是真不愿意和许易打交道。

但如今的许易已经不是向家说不理会就可以不理会的存在了,明知道这就是一坨臭狗屎,你还得和他打交道,世上至悲至哀之事莫过于此。此刻,许易一说助他一臂之力,向天问就想吐血。

这哪里是助一臂之力,分明是说“向家,我又要坑你了”。向天问双眸如要喷火,“姓许的,你未免欺人太甚,便是薅羊毛,也断无直朝一只羊下手的道理,我向家与你有何深仇大恨,你要如此迫害。”

许易摆摆手,“天问兄这么说,可就太让我伤心了,说来我和天问兄也是不打不相识,我拿天问兄当朋友,天问兄却拿我当麻烦,这又是何苦来哉。有道是,一事不烦二主,许某遇到难题了,能第一时间想到天问兄,足见天问兄在我心里的地位。再说,天问兄还没听我说条件呢,许某不是白拿好处的人,有取必有予,难道天问兄就不想知道龚楚的那件后天灵宝的下落么?”

向天问眼皮轻轻一跳,迅速恢复镇定,心中却翻沸不已。龚楚的下落,是整个向家的心病,如果许易真拿住了龚楚,一旦捅上去,对向家而言就是天大的麻烦,尤其在这个敏感时刻,向家连运作的余地都无。

“你到底想说什么?”向天问镇定心神。

许易露出招牌式微笑,“龚楚我已经击毙了,但他的后天灵宝落在我手中,天问兄,我没将此物送上去,完全是看在咱们交情的份上,但如今看来,天问兄并没拿我当朋友。这可真是件悲伤的事。”

向天问深吸一口气,“许兄错怪向某了,向某怎会不拿许兄当朋友呢,若是不拿许兄当朋友,许兄召唤,我又岂会到此,说说吧,许兄这回想要向某怎样助你。”向天问强忍着恶心,说出这番话。

和一个恶心的家伙打交道,已经令人不快了,更难过的是,这恶心的家伙还要求你用和他一般恶心的方式,来进行彼此间的交流,向天问觉得这样说话,比和同阶修士大战三天三夜还要来得辛苦。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