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七百二十五章 搅动

七百二十五章 搅动(1 / 1)

许易大手一挥,十余门灵阵炮被三百甲士推了出来,向天问硬生生收了攻势,面罩寒霜,死死瞪着许易,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了,他遥指着愚公山山门,“我向家传承五千年,满门高官,世代显宦,效忠天庭数千年,愚公山上有前任西方帝君所赐匾额:庚申以来巨族,北斗有数人家,你敢炮击帝君御匾,不怕万劫不复么?”

前任天帝乃庚申年登位,古曰庚申帝君,当今天下以星象名区域,向天问自承向家门第之荣耀,乃众所周知之事,并无拔高。

许易朗声道,“向家有如今声望,乃是效忠天庭,奉公守法所致,明德公,忠贞公皆为天庭一统大业献身,在下亦非常之敬重。但向家列祖列宗打下的显赫家声,绝不是向家后人依仗以蔑律法的理由。今日,某不过带向影心回去问案,向家便敢左右遮拦,先是派人游说,尔后,又使向影心攀诬许某。桩桩件件,足以证明今日之向家根本没把天庭律法放在眼中。如此之向家,某不敬。”

头前,向天问还交待向影心千万不要陷于和许易的争辩,现在他自己却陷于和许易的争辩而难以自拔,他挟向家数千年高门声威,许易仗天庭煌煌大义,撞在一处,孰胜孰败,一眼自明。

向天问烦躁不已,再辩下去,只能是自取其辱,当下,他向许易传意念道,“姓许的,你当真要和我向家结下死仇,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以为你一己之力就能搅动大势,你太天真了,我敢把话放在这里,你什么也搅动不了,你若再不退走,向家必以全力灭你。”

许易哈哈一笑,“向天问,你也只剩了意念威胁了,许某早将生死置之度外,我若害怕,就不会来了。你以为你威胁利诱,便能使许某屈服,你以为世上皆是你这等唯利是图,唯权唯上之人。你大概是忘了这世上还有两种东西存在,一种叫道义,一种叫正气。”话音方落,许易大手一挥,半空中现出一排排金色大字。

三百甲士顿时如雷诵出:“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围观的数百人鸦雀无声,向天问当空喷出一口血来,他终于明白许易是要如何搅动大势了。

………………

晴雨小筑,荷花池畔,小陶裙裾翩跹,跨过荷花池,跃上亭来,人未落稳,娇声先发,“都使,都使,天大的消息,许易又开始作了,这回他竟挑衅整个向家,堂堂向家,便是宇文家也及不上的,他竟敢……”

余都使静坐亭中,白衣艳容,清理如画,“苟利天庭生死以,。我现在信了,有些人真的是能把入情入心的鬼话,说到张口就来的程度。”

小陶怔了怔,“呀,都使,你都知道啦,还有正气歌呢,为李将军头,为赵仙官血,一个个用典,何其巧妙,文气沛然,正义冲天,许易滔天正气整个天庭都要容不下来了,向家又能奈何?都使不必担心。”

余都使横她一眼,“说什么了,谁担心了,这家伙实在太滑了,一步一步,算得准得很,就这李将军头,赵仙官血一出,那几个高门哪里还不感谢死他了。这人油滑得狠,你少理会他。”

小陶道,“哪有这样的,临危不难,千万人而往矣,这样的英雄豪杰,都使怎尽往歪了邪了想呢?若不是许易制住宇文拓,都使可没有现在的闲情雅趣,许易遇难,都使袖手不管,可算不得朋友。”

余都使哼道,“欠他的我自然还他,但这并不妨碍我对此人的论断。再说,他都油滑成这样了,哪里还用得着我帮,这人呐,眼看着就要蹿高喽,将来认不认咱做朋友还两说呢。”

小陶嗔道,“许易可不是这样的人,能写出‘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句子的,肯定是个温暖的人。得,都使既然不喜,以后有许易的消息我可不报了,我就不待了,紧赶着再去收消息,现在天下沸腾呢。”

“慢着,那个正气歌,我这儿就得了一半,下部分给我补齐了再走。”余都使叫住小陶。小陶笑道,“都使不是不屑许易的皮毛么,何以还要别人的文章?”

余都使道,“我爱吃鸡蛋,难不成还要喜欢下蛋母鸡不成?”小陶嗤道,“我看都使是爱吃鸡蛋,就喜欢上下蛋母鸡,因为喜欢下蛋母鸡,故而,更爱吃鸡蛋才是。好个死妮子,讨打!”

…………

“禀天帝之德恩,中书制曰:查治玄九都第五监都监,英俊明睿,勇武不凡,自履新以来,实心任事,屡建奇功,忠勇可嘉……”大堂之内,传旨官声音洪亮,震动屋瓦,许易率领第五监功曹以上官吏听宣。

宣旨罢了,满场雅雀无声,便连许易也听傻了,呆呆愣着,不言语了。宣旨的依旧是上回的陆大人,心中忍不住轻轻叹息,“异数,这就是个异数,羡慕不来呀。”口上却道,“许大人之官运,某任官百年,不曾见过,似许大人这样的英俊之才,真如锥立囊中,想不显露于前都不能啊。”许易这才惊醒,脸上堆出笑来,热情地寒暄着,悄无声息,又是一枚须弥戒滑入陆大人袖口,依旧是五枚玄黄精。

只不过这回,他丝毫不觉心疼,反觉得花的千值万值。细说来,他选择换人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本来以为阴玄野王这一波,做得天衣无缝,偏偏撞出个向天问,仗着向家势大,连“洗魂”的话都说出来了。

摆明了,向天问是信了玄野王的话,不肯与他干休。向家势力强大,单靠他自己的力量,用不了几个回合,就得被碾作齑粉。不说旁的,单说那日他挑明了要传讯向影心,立时便引动多少高官前来说情。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