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七百二十三章 换人设

七百二十三章 换人设(1 / 1)

许易朗声道,“罢了,许某就将话说明白了,不管诸位大人是好意还是恶意,事关尸潮大案,许某既然接了案子,就要全始全终,不管谁牵扯其中,许某只有秉持一颗公心,不管涉及到谁,一查到底。至于要查之人有何等强大的权势,威势,许某又会遭到怎样的压力,许某不管,也不愿去想。某既然持天庭之印,做了这仙官,早已以身许天下。正是:苟利天庭生死以,。诸位好走,不送!”

刷的一下,众人都听傻了,简直不知说什么好了。宣武艺万万没想到许易这么刚,不给旁人面子也就罢了,连他这个上官的面子也不给,他宣某人不要脸的么?

“本官说不许就不许,许易,你若摆不清自己的位置,我要考虑你是否还适合担任第五监的都监了。”宣武艺死死瞪着许易,双目几要喷出火来。

许易朗声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分管我的是玄野王都使吧,如今玄都使不在,都判大人未曾委任新的都使大人,宣都使须管不得我。退一万步说,即便宣都使能分管许某,某官位也不是宣都使定得了的,”

宣武艺懵了,这简直就是个仙官中的二百五,有这么不给上官面子的么?有这么做官的么?疯子,疯子,这就是个疯子。和这疯子较真,他也快成笑话了。宣武艺这一哑火,众人都默然了。

劝阻大军都是向家的关系户,尽情尽心就好,许易油盐不进,他们也没有旁的办法,只能退走,将消息传回给向家就是了。愚公山,多美堂,向影心收到许易要传唤他的消息时,足足愣了百余息。

忽的,向影心长身而起,“疯了疯了,姓许的这是疯了,他以为他自己是谁,天庭的天帝还是五方帝君,敢发这样的狂言,好,好得很,我倒要看看,他是怎么来的!”

“向兄,不可不虑啊,这混账一向阴毒,说不定有什么毒计,不如躲躲先。”一旁安坐的玄野王思索良久,给出了建议。许易给他的教训,堪称刻骨铭心,过往时候,他可比向影心更瞧不上许易,结果呢?

向影心冷声道,“野王兄,我看你是被姓许的吓破胆了,这是愚公山,如果在愚公山我还要避着他,我还能躲到何处。再说,他摆明了是公报私仇,尸潮大案和我有一文钱的关系么?公报私仇报到我向家头上来,便是我能忍,我家家主也决不能忍。”他话音未落,他那一袭白衣的六叔向天问便飘然而至,“消息收到了吧,姓许的若敢来,你只管落他面子,落得越狠越好,便是动手也无妨。”

向影心吃了一惊,“六叔,那混账好歹是打着公事的旗号前来,如果动手,岂不是授人以柄?”

向天问冷声道,“授人以柄又如何,他有证据你参与了大案么,你现在虽然还没有仙官的身份,但到底是我向家子弟,我向家若是向他服软,今后,北斗之下,众多世家如何看我向家?”

向影心重重点头,“六叔放心,姓许的名士出身,多少有股子狂放之气,他敢如此放言,多半是狂气发了,过了这股狂劲儿,他也就警醒了。我就不信他真不知我向家是何等人家。”

向影心话音方落,便听一道炸雷般的声音响起,“治玄都九都第五监都监许易,约见向家向影心,今有尸潮大案,事涉向家,请向影心配合调查。”

“疯了,他是真疯了!”玄野王颤声道,一直以来,他都没把许易当作真正的对手,即便是他落得如此境地,在他看来,也不过是许易动用了阴谋诡计,没什么了不起。

直到此刻,他发现自己心中竟对许易生出了一股畏惧之感,这完全是因为未知而生出的一种畏惧感,现在他是完全看不透许易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许易怎么敢飞蛾扑火一般挑衅整个向家。

“他没疯!”向天问眸光湛然,“我现在才醒悟过来,这真是个罕见的聪明人。”向影心懵了,“六叔,你何出此言,这混账除了能耍嘴皮子,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

向天问冷声道,“这家伙是要搅动大势,还看不明白么,天庭之中大比正途出身的仙宫已经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不然缘何近来大比的规则越来越严苛,各大世家上下其手的余地越来越少。再一个,走举荐之路得官的,仙途是越来越窄,这一切都昭示着上面改变的决心。此獠分明是悟透了此点,不然绝不会以身犯险。”

向影心忍不住抖了一下,“如此,他是要把我向家放到火上来烤啊,好阴毒的心思,他也不怕引火烧身?”

“怕,我当然怕,如果有进退的余地,我也犯不着这么干,可向家已经亮刀了,我这弱不禁风的身子骨若不借刀护身,立时就得玩完,总之,有弄险的余地,总比没有的好。”

愚公山外,许易冲荒魅传递意念,解释着荒魅的疑惑。在他身后,两百功曹、丁神、甲神组成的战队如标枪一般阵列于虚空。

荒魅传意念道,“上面的局势,你也只能通过一些蛛丝马迹作推测,真实的情况如何,你也料定不了。”许易目光送远,“说的不错,但有蛛丝马迹也就够了,如果能确准,也就算不得弄险了。”

荒魅心中打鼓,“我说,你弄险能不能不带上我,这回我心里真的没底。要我说,天庭何其广大,那些大人物一个个眼高于顶,恐怕你这频频媚眼,怕是要抛给瞎子了。”

许易冷笑,“看不见?那不能够,他们即便是真瞎,老子也要咬碎了牙,掰开他们的瞎眼,把这些内容给灌进去。”

荒魅没词儿了,他发现这家伙比以前更狠更疯了,说不定已经到了疯起来连自己都打的程度,惹不起,惹不起。他暗暗打定主意,以后要减少嘴贱的频率,免得给自己招祸。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