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七百二十二章 敲山震虎

七百二十二章 敲山震虎(1 / 1)

向影心眸光一闪,“六叔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自己出手?”白衣中年点头道,“正是这个道理,影心,别小看了你头上顶着的向家的光环,就凭这个还压不死区区一个小吏?”

………………

“嘿,你小子是转了性啦,你不一直尊崇那个猥猥……琐发育么,怎么要硬钢了?”星空戒内,荒魅忧心忡忡地道,“老实说,我不看好你和向家硬抗,几千年的世家积攒的底蕴太深厚了,能动用资源也多。”

许易道,“老荒你要搞清楚,不是我要和他们斗,是人家缠上来要弄我,这档口,还发育个屁,再不雄起,就得亡命天涯了。你小子若是喜欢过那颠沛流离、朝不保夕的日子,我可以成全你。”

荒魅冷笑道,“你休要和我弄嘴,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和人家硬钢,就你这细胳膊细腿,又没有人在背后支棱着,我只怕向家不用什么辣手,轻轻动用体制的力量,就能将你碾作齑粉。”

许易道,“事物都有两面性,你只看到向家强的一面,没有看到他弱的一面。同样,你只看到我弱的一面,没有看到我强的一面。有些事不上称,千钧只作一两,但一上称,一两可作千钧。老子要改人设。”

说话儿,许易便回了都监衙门,招来监使陈方,直接发下传唤公文,陈方打开公文,才看一眼,便惊得跳了起来,“都……都监大人,没弄错吧,传,传唤向影心,愚公山向家子弟?”

许易眉头一挑,“是那个向家的向影心,你速速去办吧,今日我便要此人身在公堂之上。”

“今,今日?”陈方声调都变了,强行镇住心神,吞了口唾沫,分说道,“都监大人,您初来乍到,恐怕有些事情还没弄明白情况,向家这样的门阀,是不能轻动的,动则有杀身之……”

不待他说完,许易摆手道,“此事你无须管,按章办事,不管是谁,犯了王法,本官绝不宽待。”陈方一张脸苦成了橘皮,什么叫无妄之灾,这就是无妄之灾啊。

挣扎良久,陈方拜倒在地,“下吏愿受大人责罚,此事下吏办不得,还请大人见谅。”许易也不愤怒,随后招来几位监使,副监使,将公文转给诸人,询问谁愿去办这趟差事,不出意外,众人皆避之不及。

许易重重一挥手,“尔等退下,你们不去,本官亲自去,今日,本官不惜拼了这一腔热血,也要立住我第五监的法统。”众人已经做好了迎接许易暴怒的准备,没想到许易轻轻放过,当下鸟兽散个干净。

许易独坐明堂,天外阳光明媚,光线洒满大堂,整个大堂却涌动着莫名的阴冷。荒魅传意念道,“我看你是自找的,指望这帮滑吏若能成事,天下可还有难事?幼稚。”

许易不理会荒魅,取出一葫芦酒水,自斟自饮,轻轻哼道,“我曾踏平了孤川西风走马,我曾踏碎了红叶饮雪于崖……”不知怎地,他脑子里忽然冒出了这个调调,忍不住吟唱出声。

一葫酒才饮了一半,陈方殷勤引着一位葛袍中年跨进了明堂,陈方冲许易介绍来人身份,粮料都都使左继欢。双方见礼罢,左继欢便开始套交情,许易耐着性子和他周旋,左继欢看着气氛差不多了,便道出此来所请,却是希望许易在传唤向影心之事上,稍微谨慎些。不然,弄得上上下下沸沸扬扬,很多大人物会没有面子,无端得罪许多人,希望许易三思。许易立场既定,岂是左继欢能劝动了。

左继欢不肯死心,还待再劝,却又有人造访,这回到来的是三人,皆是八品、七品的官位,几人一碰头,来意竟是一样,皆劝许易不要轻举妄动,有碍视听。

“诸君美意,许某心领。诸君放心,许某会注意保护自己的,绝不给宵小之辈任何可趁之机。”许易一抱拳,向众人表示了感谢,反正这些人劝他,都是站在替他人身安全担忧的角度。

荒魅传意念道,“老子明白了,你传令陈方那帮家伙去传唤向影心,根本就是敲山震虎,为的就是让陈方这帮人把消息散播出去,可这有什么用了,现在你看到向家的力量了吧,我敢说,大头都没动。”

许易传意念道,“我若是这么简单就让你看明白,我还怎么混,且往下看吧,好戏还在后头,这回老子要真正雄起一把,反正这回硬挺了,老子就不必再软了,雄风永存。”

“都监大人,阴司的副司使司马微到了,都监大人且去迎一迎吧。”许易麾下的几位仙官同时涌进厅来,满脸都是热切,司马微乃是从六品高官,真正的上仙。第五都监衙门多少年没来过上仙了。

许易从善如流,亲自到门外迎候,他麾下的一众仙官和左继欢等人也急急迎出门去,司马副都判是个气质柔美的男子,很是温和,勉励了许易一番,并不直抒来意。

才说了没几句,又一道身影驰来,却是治玄九都的另一位都使宣武艺,宣武艺并不分管许易,许易履新没几天,双方没什么交集。虽不分管自己,但总归是上官,许易照样得见礼。

宣武艺向司马副使见礼罢,又和众人见礼,“哈哈,许易,你面子不小,你这一动,大家都惊动了,了不得哇。大家放心,许易是我治玄都的俊杰,我会好生调教的,绝不使他有任何危险。”

许易抱拳道,“那下官就先谢过宣大人了,宣大人如此抬爱许易,下官铭感五内。说实话,传唤向影心,下官心中也暗自打鼓,有大人作保,我就放心多了,不如这样,我和大人一起造访愚公山?”

宣武艺怔了怔,向许易传意念道,“许易,你不会这么不知轻重吧,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么?不要不知好歹,上面一旦发怒,你立成齑粉,你初为仙官,这里头的水多深,你不明白。”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