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七百二十一章 六叔

七百二十一章 六叔(1 / 1)

原以为,许易在见了玄野王时,当不该心存任何侥幸,会痛痛快快认下。哪知道这只死鸭子竟是如此的嘴硬,振振有词,说得煞有介事。

玄野王冷声道,“你说是我下令让你抓的黑风上人,我为何要这样做,我恨你入骨,干嘛要白白将功劳送到你面前?”

许易面色一寒,“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你野王兄不要脸,我也就不给你脸了。你的计划很完美,我猜应该是这样的,你用计诓了黑风上人,毕竟,我要抓黑风上人,你恨我,有了我这个共同的敌人,你们自然穿起连裆裤还嫌肥。原本,你是打算和黑风上人合谋坑我的。但你转念一想,先借着黑风上人这个蠢货,刷一个大大的功劳,更上层楼,未必不是美事,左右我是属下,你要掐死我,有的是机会不急于一时,”

“你考虑的很周全,有你引诱,黑风上人是死定了,由我出手来抓,头功是你的。黑风上人背后之人找茬。是了,你向兄找过来,黑风上人背后之人是谁,已经明了。当时,你野王兄想的是一旦出事,你大可将锅推到我身上。可你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事儿会漏,对了,这事儿是怎么漏的呢?莫非黑风上人被截走了?想不到,想不到向家竟有如斯能量。啧啧,黑风上人一被劫,野王兄的那点土就盖不住屎了。”

“向家一追责,想必你玄家的压力会随后而至,我说你野王兄如何会在立下奇功之际,挂印而去,现在我全明白了。事已至此,野王兄觉得走投无路了,思来想去,便只有把罪名全扣实在许某一个人头上。为此,你不惜以身犯险,亲自去找向兄,用自己的这条命来搏一把。反正左右都没有证据,只需将屎盆子扣在我头上,你才能过关。啧啧,主意打得真好,但许某不怕。”

“不妨直说了,就是老子知道黑风上人背后是向家,该抓的老子还要抓,不然老子这个都监的位子,岂不是放条狗上去也能坐……”

噼里啪啦,许易一通狂喷,向影心面白如纸,玄野王脸烧如火,向影心完全找不到破绽,玄野王听得都快以为自己当初就是这么打算的,怎么就这么严丝合缝?

便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好好好,好一张利口,现在我倒是有些信了玄野王的话,你就是幕后黑手,谁能想到区区一介名士,竟有如此手腕呢,野王,影心,你们被这等人淘汰,一点也不冤。”

话音传来,虚无中踏出一只脚来,转瞬,一个白衣中年出现在场中,含笑看着许易。许易心中一惊,来人出现,他竟无丝毫感知,眼前这人看气度,绝对超过了神图三境。

“六叔。六叔好”玄野王和向影心齐齐向来人行礼。向影心激动地道,“六叔,你怎的知道玄野王在我这里?”白衣中年摆摆手,“你们那些小把戏,能瞒得住谁。”

许易正色道,“三位既有旧谊要叙,还请自便,许某不奉陪了。”说着,闪身便要离开,可他不管怎么闪身,白衣中年都能死死拦在他身前,有时,虚空中同时出现十余道白衣人的身影。

“尊驾要强留天庭命官?可做好了上屠邪榜的准备?”许易冷然说道,掌中如意珠亮出,直接开启了禁制。白衣中年大手一挥,结界瞬生,许易轻轻弹指,剑气纵横,将结界割裂。

“好胆!”白衣中年眸子陡然转绿。许易昂然道,“我既披了这身官衣,倘若谁都敢来吓唬许某,许某这个都监也就不要做了。当着你的面,我还是那句话,向家若敢作奸犯科,本官绝不坐视。”

向影心和玄野王两个小犊子好糊弄,这会儿戳出来的老犊子似乎糊弄不过去了,许易只有硬挺着了,都到这一步了,断断没有服软的道理。

“多少年了,还不曾有人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话,许易,你可想清楚了,我不是不打算给你留活路,你若偏要走死路,也休要怨我。”白衣中年传意念道。

许易朗声道,“怎么,你还敢当众殴杀天庭仙官不成?别忘了,黑风身旁那斗篷人虽死,但后天灵宝仍存,你们若欺人太甚,那件灵宝,我上缴给纪司,想要查出他的主人姓甚名谁,应当不难吧。”

龚楚虽死,银色小刀可还被他掌握,这是张关键牌,打好了,能有翻转牌局之功效。放话完毕,许易闪身便走,白衣中年不再阻挡,脸色阴沉得可怕,若是可以,他真想将许易击杀当场。

但在任的仙官若死,天庭必起大案,风波好起难收,何况,向影心约见许易,还有中间人,天庭若查下来,顺藤摸瓜,并不为难。许易既起,三人脸色皆阴沉得可怕。

玄野王抱拳道,“六叔,事到如今,这一切因果已经明了,幕后黑手正是许易,还请六叔为我佐证。”对付许易固然重要,但远不如他洗刷冤屈来得紧要。

白衣中年道,“我如何为你佐证?案情不明,事由不清,黑风至今咬死了是你所为,除非龚楚复生,你这冤屈怕是没得洗。当然,除非你能弄垮姓许的,将他抓回向家总堂,来上一场洗魂,也许有效。”

玄野王忍不住打个寒颤,如果可以,他倒是愿意自己去“洗魂”,但那等苦楚和折磨,以及可怕的后果,却又是他难以承受的。

“六叔,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么,我堂堂向家难道奈何不了区区一个滑吏?何况,我料准他就是幕后黑手,我向家自然不惧玄家,可也不能被人戏耍,为他人作嫁衣裳。”向影心激动地说道。

白衣中年微微颔首,“影心说的有理,我向家当然不能被人戏耍,但对付许易之事,向家不可能出面去办,你也知道你三叔祖痛惜龚楚之死,恨毒了玄家。除非你有真凭实据,否则向家不可能全力对付许易。”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