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六百一十八章 仙宫碰撞

六百一十八章 仙宫碰撞(1 / 1)

目睹许易的形象行了出来,不须姜准行礼,场间众人齐齐拜倒行礼,虽然换了人,但少一正仙那独特的地位笼罩,足以让姜准以下,清晰地辨明他的身份。

少一正仙犯不着向这帮手下解释因果,他急着赶回洞府闭关,虽然夺舍成功,可到底是突然发动,身体,精神各方面都极度疲乏,他需要通过闭关,来尽快恢复己身。

少一正仙离开后,姜准安排了内务司司使负责重新修缮极阴堂,又去点验一番极阴炉,心疼得差点没掉下眼泪来,内中的阴息几乎就剩了一丝。

“这狗??的钟如意,活该他被夺舍”。嘀咕一番后,姜准顶着一张阴不阴阳不阳的面孔,便要离开,却被宋暖拦住,这个档口,宋暖自然看出新问题来,可老问题这不还没解决。

“宫使大人,这可如何是好,季迎派这家伙前来,就是想要试探,现在好了,这家伙自己都没了,这季迎还能信么?这是要闹大啊。”宋暖又急又恼。

姜准寒声道,“别说那么多了,线头是正仙大人自己掐断的,他老人家不发话,你去哪里重新把线头接起来?行了,我看这天塌不下来。”他话音方落,天空一声巨响。

姜准感觉到整个首阳山都在剧烈摇撼,霍地,他变了脸色,“不好,这踏马是有人在攻击山门大阵,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啊。”自他领受宫使之位来,还从没有人敢打上少一仙宫。

姜准催出一枚令牌,放出万道毫光,不多时,大量的黄巾力士,以及各殿各司的人马,完成了阵列。便连宋暖也不敢废话,回到了阵列中。

姜准引着数百强者,才在凌霄峰顶的山门大阵处落定,便瞧见了孟非师指挥三大方阵,组强大杀阵,正对少一仙宫的山门发动着猛烈攻击,一时三刻,还奈何不得仙宫大阵。

“姓孟的,你失心疯了,敢跑到我少一仙宫来闹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姜准出离愤怒了,他完全无法理解到底谁给孟非师的勇气,他不相信孟非师不知道这么干的后果。

孟非师一挥手,攻击仙宫的大阵顿时止歇,他面如寒霜,死死盯着姜准,“姜宫使,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以为跟我玩话术还有用么?我今日既然敢闹出这偌大阵仗来,就不怕事情闹大,只怕事情闹不大。把季迎交出来,此事一笔勾销。多的话,我不想说了。何去何从,你自己掂量着办。”

姜准哂道,“你这是作的什么妖,季迎怎么会在这里,我知道你老孟新上任,急着出政绩,可你也犯不着来我这里寻机会,这偌大阵仗,亏你敢摆出来。”

在姜准看来,孟非师简直是不知所谓,站在孟非师的角度推断,季迎的确极有可能来投少一仙宫。可就凭这点,他孟非师再是想灭杀季迎,也恐怕不敢弄出这么大阵仗。

孟非师冷笑道,“也罢,姓季的,我可以不要,你让他把我云景仙宫的东西交出来,老子就饶过他这一遭。否则,一切后果,你少一仙宫自己承担。”

姜准气得脸色发青,“做梦了吧,没睡醒吧,孟非师,你在胡咧咧什么。你哪只眼睛看到季迎到了这里,再说,季迎被你弄倒了,他能拿到你云景仙宫的什么宝贝?”

“姜准!你少一仙宫休要自作高明,你以为就你们少一仙宫能在云景仙宫埋藏暗子,我云景仙宫就是泥捏的。明白告诉你,有人透给我实在证据,你还要辩?”孟非师怒道。

不到万不得已,他如何愿意摆出这等阵仗,这几乎是拼着和少一仙宫撕破脸,将双方都逼上绝路的姿态。可他不这样做,又不行,他自己先被逼到了绝路。

这几日,追捕季迎的过程很不顺利,唯一的喜报,来自佟天川,若不是佟天川死死咬住季迎,恐怕连季迎的踪迹都要失去了。问题就出现在半柱香前。

失去消息数个时辰的佟天川再度传来了消息,说季迎赶到了少一仙宫附近,他不能再跟随了,必须马上撤退,不然就要出问题,消息才传到这里,传来了佟天川的惨叫。

随即,如意珠断了消息。毫无疑问,佟天川遇难了,死在了季迎手中。这该死的季迎走脱了,投向少一宫,这些都在孟非师等人的预料之中,并不算什么稀奇事。

若是正常情况,季迎成功进入了少一仙宫,即便孟非师不甘心,也不会再冲季迎使劲了,因为意义不大,除非拼着和少一宫彻底闹翻,来个大开打。

显然,一个季迎还没有如此的份量。问题的关键就在佟天川身上了,季迎杀了佟天川,那达观镜岂不是要落到了季迎手中,整个云景仙宫才三件后天灵宝。

那达观镜丢失了,可是捅破天的大事,不得已,孟非师赶忙将消息报给了云景正仙,岂料,云景正仙的反应比预料中的还大,直接命孟非师点起人马杀奔少一宫。

可以说,孟非师是奉命而来,代表的是云景仙宫的意志,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就不在乎什么后路了。

姜准气得脑门生疼,如果在平时,孟非师说什么在少一宫埋了暗子,他心中得犯嘀咕。可这个档口,孟非师这样说,分明就是打肿脸充胖子,季迎根本都没来,消息都是错的。

双方你来我往,一通嘴炮,根本谈不拢,孟非师想要的,姜准根本给不了。姜准的解释,孟非师一个字也不信,佟天川跟踪季迎那么久,临死传出的消息,怎么也不可能是假的。

“这孟非师真他娘的五斤的鸭子,四斤半的嘴,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嘴炮,此时不战,更待何时?”许易愤怒地说道,他这会儿的状态真的糟糕到了极点。

他是趁着少一正仙炸开极阴堂大门时,被荒魅裹挟着悄悄流出来的。不幸中的万幸是,少一正仙没把他的星空戒放在眼里,上来就忙着夺舍,他的妖体命轮和荒魅在星空戒憋着。

不然,就凭荒魅那有限的隐身能力,哪里撑得到少一正仙炸开极阴堂的大门。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