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六百一十七章 夺舍

六百一十七章 夺舍(1 / 1)

许易恨不得破口大骂,好端端的,好端端的,自己进了沟里,这是上得山多终遇虎,也算是求锤得锤,哀叹一声,他也就认了。当下,他小心翼翼催动妖体命轮,溜到右手位置。

随即,悄无声息地,他的妖体命轮溜进了星空戒。几乎同时,本体命轮的阴鱼撞破了命轮中间的阻隔,炽烈的元阳之意滚滚生疼,少一正仙眼泛异彩,双面赤红。

“天予不取,必受其咎,没什么舍不得的。”少一正仙闷声喝罢,头顶浮现一个命轮,那命轮几乎是凝实状态,中间没有阴阳双鱼,反倒现出一片星河异象,清晰宛若图画。

修行到了阳鱼境,再往上便是显化神图异象。这星河异象,正是少一正仙显现的神图。星河之中,有一缕青色神芒,自在地漂浮着。

“别过来,该死的,瘪犊子,你会后悔的。”许易惊恐地嘶吼着,这档口,除了吼叫,他也没别的招了,他心中惊恐是有,但还不至于是灭顶之灾。

妖体命轮不灭,他就有一线生机。少一正仙并不理会许易,在他眼中,许易差不多和物件能划等号,他的命轮精准地扑中了许易的本体命轮。瞬间,少一正仙的命轮开始解体。

大量的乱流朝许易的命轮涌去,澎湃的力量瞬间冲垮了许易本体命轮内的阳鱼,化作一条灰色细线,少一正仙面露痛苦之色,金刚不坏的肉身开始呈现出灰败的颜色。

于此同时,整个极阴堂迸发出巨大的能量乱流,震动得极阴堂四壁开始剧烈摇晃。尽管承受着极端的痛苦,少一正仙的眸光却无比的坚毅。

他焉能不知夺取命轮的风险,他当然可以另择时机,尽可能选择在自己准备妥当的时候进行,但这个档口,鼎炉阳鱼初成,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不管是命轮,还是肉身,都存在着一定意义上的重塑,这个档口夺取命轮,压力最小。所以,即便是事发突然,他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才将命轮的本源力量导入许易的金色命轮中,少一正仙便惊讶地发现许易的本钱,超乎寻常,即便是金色命轮,内里也不至于宏大幽深到此等境地。

修炼到他现在境界,实在太知道修行想要继续往上走,命轮的成色到底有多重要了,以他的资质而言,不过凝聚了黑色命轮,再往上走,几乎是绝路。

他心里明镜一般,倘若当时,他便有此等成色的命轮,如今恐怕早就突破了神图二境的壁障,更上层楼了,何至于还被该死的李云景压制,那可是个小辈。

“宫使大人,这,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动静儿,难不成那混账敢和正仙大人动手?”宋暖实在忍不住,向姜准传递意念,询问究竟,实在是少一正仙夺舍弄出的动静太大。

整个极阴堂内,丰沛的能量绵绵不绝涌出,整个极阴堂的四壁阵纹已有了脱落的迹象,连带着极阴堂上方的山体都在摇撼,这惊人的动静儿令人不得不生出遐想。

可宋暖实在想不明白,就凭那家伙的实力,正仙大人打个哈欠,都能吹翻了,怎么可能和他交手,可这不是交手,哪里弄出的这偌大动静儿。

“我明白了,这混账是被人夺舍了,莫不是有老魔头隐匿在他体内,被正仙大人发现了,双方正在交战。一定是这样,宫使大人,号集力量,准备支援吧。”

宋暖终于突破了自己的逻辑壁障,兴奋地呼喝着。他话音方落,整个人便趴在了剧烈摇晃的山体上,出手的正是姜准,宋暖如苍蝇一般,在他耳边叨逼叨许久,他忍无可忍。

旁人不知晓眼前的变故,他隐约猜到一些,作为正仙大人的第一心腹,他自然比旁人更清楚少一正仙的境况。若不是里面那小子有让少一正仙看入眼的东西,少一正仙怎会到此。

而许易在极阴堂冲击境界,能弄出如此异变,且惊动正仙大人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家伙竟拥有万中无一的金色命轮,现在的动静,只能说明正仙大人正在夺舍。

姜准忍不住一阵悸动,若真是如此,那真是可喜可贺,普天同庆。作为少一仙宫的宫使,他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最怕少一正仙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如果少一正仙进不了这一步,作为宫使,他进步的可能,也就微乎其微了。如果少一正仙能突破至神图三境,甚至更进一步成为上仙,那他蒋某人进步的空间,就彻底打开了。

他强忍着心头的悸动,热烈的祈盼着,轰隆一声,极阴堂的异铁大门被轰飞了,庞大的能量乱流将猝不及防的姜准等人尽数卷飞出去,半空中,落下鲜血无数。

许易的肉身喷出一口血来,眉头微皱,“不应该啊,这小小的鱼儿,怎么就磨不平呢?”说话的是许易肉身,主导这具肉身的却是少一正仙。

强熔了许易的命轮,他显得有些疲乏,适才的巨大能量波动,乃是他催动命轮中的能量风暴,碾压命轮中的那缕灰线所致。整个融合过程,称得上波澜不惊。

主要原因,还是少一正仙太过强大,而许易的命轮是新成的阳鱼,料理起来,并不费事。便连许易的这具肉身,在少一正仙强大的转体术面前,夺取操控权,也不过是弹指一挥。

问题自然也有,就是许易阳鱼湮灭成的那缕灰线。最开始,少一正仙并不以为意,炉鼎阳鱼湮灭,留下阳鱼印迹不足为奇,灭掉这印迹就是了。

本来,少一正仙以为这个过程是水到渠成的,岂料,他竟在灭杀这阳鱼印迹的事儿上,花费的精力比夺舍时还多。到得后来,激得他发了脾气,动用乱转秘法,岂料还是不成。

反倒是动用秘法后,造成的剧烈能量波动,冲破了极阴堂大门,险些连山体都震塌了。“金色命轮就是不一般,也罢,看你这印记能撑到几时。”少一正仙低声语罢,行了出去。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