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六百一十三章 接触

六百一十三章 接触(1 / 1)

正因如此,张道涵便能以阴鱼修为,迸发出太乙分光尺的大半威力。比较血脉禁制和命轮禁制,以许易目前的修为,他要选哪条路,不言而喻。

“后天灵宝的禁制,难在破解,通常一把传自上古的后天灵宝,要破开禁制,便是费上数十年之功,也是正常。即便是这种今人炼入的禁制,要破开也非是朝夕之功能办到的。”

四色印空间中,荒魅注视着达观镜和太乙分光尺上淡淡漂浮的光线,笑道,“显然,有了这四色印宝贝,这些禁制对你而言,根本不是难事。你可想好了你要炼入哪种禁制?”

许易道,“我哪有什么章程,还不得你荒魅老祖指点迷津。”荒魅笑道,“算你小子机灵,可不是什么禁制都能炼入通灵宝物的,内中自有灵槽,不合规的根本用不了。”

便在这时,太乙分光尺发出一声蜂鸣,周身的光线陡然黯淡,尺身开始轻微颤动,停顿片刻,便有光线冒出,许易扫出云鹤清气,将太乙分光尺笼罩,随即,溢出的光线回归。

他的目的是分解太乙分光尺中的禁制,却不是要分解太乙分光尺。他将太乙分光尺收入星空戒,惊讶地发现那达观镜还没有丝毫被分解的迹象。

许易等不下去了,他先带着荒魅出了四色印空间,开始着手祭炼这把太乙分光尺,荒魅传给他一套禁制法则,正是命轮禁制,许易便在这荒岛密室中,开始了祭炼。

这一祭炼便是两日两夜,当太乙分光尺开始蒙蒙生光,和他产生一种紧密的联系后,许易便知道祭炼完成了。他深知此种禁制,还不足以完全激发太乙分光尺的威力。

但就他目下的修为而言,也只能进行到此等地步了。炼化了太乙分光尺,他心神彻底安定,这宝贝的威力之大,他可是见识过了,足以大大激发他的战力,就是不知后遗症如何。

随即,他又激发出光门,跃入四色印空间,这回,他并不带荒魅进来了。才跃入空间,许易惊讶地发现达观镜消散了一小半,周身不停地冒出各色光线。

许易震撼了,他深知四色印空间的分解能力,几乎没有这空间啃不动的宝贝,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这达观镜能坚持到此刻,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同样是黄级后天灵宝,太乙分光尺比这达观镜则要差了太多太多。他赶忙激发一道云鹤清气,裹住的达观镜,不多时,溢出的光线四散回归,复原成达观镜。

许易持了达观镜,跃出四色印空间,接着开始祭炼。正如荒魅所言,炼制后天灵宝的关键,从来都不在于炼入禁制,而在于破解前任留下的禁制。

因为后天灵宝特有的自我保护能力,往往在炼化禁制时,困难重重,难度极高。而一旦,原有禁制被攻破,再要新炼入禁制,难度就没那么大了。又三日后,许易功成,出密室。

迎面喝了一口咸湿的海风,目极海天一线,一轮壮阔的红日从碧澄澄的大海中升起,令他烦闷多时的胸怀,稍稍开阔一些,他取出一枚如意珠,“月沐峰,今日正午。”

消息才传过去,等不过数息,那边便有了回应,“季兄,定好的事儿,我希望你不要再有反复。楚某没有别的诉求,只想帮季兄一把,顺带着季兄能透些云景仙宫的内幕就好了。”

如意珠那头的楚风强忍着愤怒,笑呵呵说道。本来,许易和他约好的是三日后,这都五天了,超期的这两日,他担心坏了,不知多少次向许易传来消息,偏偏无有回应。

楚风无比担忧,生恐季迎落入孟非师手中。若是那样,于他而言,不啻于,灭顶之灾。如今,季迎有了回应,他的心就落回肚里了一半。

一旁的宋暖冷笑道,“果然是老奸巨猾,看来他是不可能轻信于你了,这次围捕行动,有些麻烦了,说不得楚兄得犯险了。”

楚风理解宋暖的意思,在他看来,季迎变化约见时间,和约见地点,必定是存了安全上的考虑,显然是对他楚某人没有了丁点信任。

既然没有信任,季迎依旧要求双方接触,这里面的意思就大了。楚风沉吟道,“季迎这老家伙该不会是想对老子动手吧?可这也不应该啊。”

宋暖道,“自然不会,季迎老谋深算,虽深恨你,但必知晓意气用事毫无意义。他多半是想单独和你谈判,又料准咱们必定会做布置,也罢,那咱们把战线拉长就是。”

楚风认可了宋暖的分析,以他对季迎的了解,即便季迎再恨自己,这个档口,也只会以保命为上,做掉他楚某人毫无意义,即便擒了自己,也无助于他在云景仙宫洗白。

计较已定,楚风便朝月沐峰赶去,宋暖知会了早准备妥当的队伍,坠在八十里外跟行。这个距离,是大家推演好的,既隔得足够远,又能保证若遇突发情况,能及时赶到。

楚风赶到月沐峰的时候,离正午还差三刻,他在峰顶盘旋着,静静等待季迎的到来,心中却如明镜一般,季迎若真不放心,说不得还得变换约见的地点。

不出所料,他攥在掌中的如意珠有了动静儿,催开禁制,正是季迎的声音,“姓楚的,你踏马地到底什么意思,你若是半点诚意也不肯拿出来,老子就将关水往云景仙宫一交。”

楚风眉头紧皱,“季兄,你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楚某又哪里做得不对了,三番五次,你变换时间,地点,我不都接招了么?”心中担忧,莫不是被老季察觉了宋暖他们。

许易冷声道,“少跟我打马虎眼,你排下那七个家伙,敢说不是想对姓季的动手?”

楚风暗道“见鬼”,他本以为季迎最多是诈言,谁料到人家连人数都说明白了,显然是侦测到了宋暖那帮人,叫他欲辩无言。

“姓楚的,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如果还想弄险,老子就破罐子破摔,到时候看谁更惨。”许易咬着腮帮子起愿发誓。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