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六百一十一章 互诓

六百一十一章 互诓(1 / 1)

许易就这样抱着张道涵的尸身,静静坐着,直到夕阳呜咽,晚霞漫天,才立起身来,收拾了资源,抱着张道涵,在鱼嘴峰顶寻了一颗大树,将他葬在了树下。随后,他又漫山遍野地收捡残尸。

整个南极宗无一幸免,连尸身没有完整的,开始许易还能一一辨认,待得见到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庞,化作残尸,他心中发酸,终于无法坚持,干脆催动神念,将所有的尸身收拢。

随即,他又催动神通,开出无数墓穴,尽可能分散安葬了,大手一挥,无数坟茔尽皆被新土覆盖,许易大手一抓,一枚玉色簪子,现在他手中,这簪子他见蒋笑戴过。

往事历历,那个爱笑的微胖的脸蛋,似乎又浮现在眼前,苍山寂寂,残阳如血,许易静静立在无数坟茔之中,一时间,心潮起伏,竟不知该向何处去。

回晋国?许易不敢想,南极宗已经倒了,可以想见,受南极宗保护的晋国,会发生怎样天翻地覆的变化。至于钟家,若是此刻还存在,他的回归只会带来灾难。

若是此刻,钟家已不再存在,他再回去,怕是连报仇的对象都找不明白。

索性,他不回去,不去见,不去想,唯有如此,他才能寄望最坏的情况没有发生。

有时候,许易都不免讥笑自己,饶你修为通天,总有不愿意面对。料理完南极宗的后事后,他立即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远遁到他当初突破阴鱼境的那个荒岛上。早先开辟的洞府尚在,他便隐了进去。

饶是疲惫不堪,他也没顾得上休息,直接将荒魅从星空戒拽了出来,给他灌了灵液,勉强叫醒后,便把佟天川的命轮,和季迎的残余命轮星点,一股脑儿灌给了荒魅。对荒魅而言,这些就是大补。

尤其是季迎残余的命轮星点,份量虽少,却是大补中的大补,荒魅吞下后,精神立时好转不少,来不及说话,变又要蒙头睡去,许易道,“半柱香,最多给你半柱香,赶紧消化了记忆,我有大用。”

他急吼吼地弄醒荒魅,绝非是对荒魅刻薄,而是想明白一点关键后,意识到时间对他无比的重要,若是利用得好,未必不能翻转局面。而导致他想明白这一切的起因,全在于季迎资源中一枚如意珠的震动。

待那如意珠震动结束,他催开如意珠的禁制,听到那声道,“季兄,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我的确是少一宫的人,但我接近季兄绝没有半点要坑害季兄的意思。如今季兄落得如此局面,我心实在难安。”

“若是季兄实在无路可去,我少一宫乐意为季兄开这方便之门,庇护季兄。别的不敢说,安全将季兄送出南境,是一点问题没有。这并不是我给季兄的承诺,而是樊宫使给季兄的承诺,不知季兄意下如何。”

听到这些话,许易已经判明了说话之人的身份,必是少一宫埋在季迎身边的暗使肖北河无疑,也是这一场灾祸发端的罪魁祸首。显然,云景宫的那一场剧变,消息已经传到少一宫了。

肖北河这个档口给季迎传递消息,说愿意收留季迎,便帮季迎离开南境。许易可以解读出两层涵义。一个是肖北河乃至少一宫还不知道季迎身死的消息。另一个便是季迎处一定有少一宫想要的东西。

有此两点,这一切开始变得有意思了。许易想要复仇,光靠他的力量,恐怕得猴年马月,若有大势力介入,那就不一样了。少一宫和云景仙宫不对付,这点,他是早就知道的,这就给了他腾挪的余地。

然而,想要腾挪,这一切还缺一个关键的点,那就是资讯,季迎所知道的资讯。而要弄到这些,关键点还在荒魅身上,这也是许易在这个档口,急着逼荒魅工作的原因。在许易的催促下,荒魅先消化季迎。

不负众望,套到了不少有用的甚至关键的资讯。虽然荒魅只吞噬了季迎的部分命轮星点,不可能获得季迎的全部记忆。但季迎临死之前,最心心念念地便是肖北河,关于他的记忆特别深刻。

故而,荒魅这一波吞噬,才获得了极好的效果。从荒魅处接收到消息后,许易开始仔细评估。百余息后,他有了盘算,取出先前通讯的那枚如意珠,催开禁制,传过一道消息去,那边几乎是秒回。

“季兄终于摆脱了孟贼的死缠烂打,当真是可喜可贺,我怎么也没想到,孟贼竟然如此处心积虑,背后给季兄玩这一手,真他娘的不是东西。”肖北河义愤填膺地喝道。

许易冷笑道,“那我还真得多谢北河兄挂念了,也对,没有北河兄,我也不会沦落到今日,我实在想不明白,天下怎么会有人的脸皮会如此之厚,明明是你害我到如此地步,如今还敢说收留我,当真可笑。”

肖北河道,“季兄见责的是,我也未料到那孟非师竟如此老奸巨猾,实事求是地说,这几年,我和季兄交游,可有坑害过季兄?如今出了这等意外,我也万分心痛,季兄怎么埋怨,我都甘心情愿地领受。”

许易冷笑道,“这个档口,北河兄还要糊弄季某,真当季某是傻小子,搓揉个没够。以北河兄之行事缜密,若非有意卖个破绽,孟非师便是把脑子想得爆炸,怕也休想捉到你的马脚,楚风兄,我说的没错吧。”

从荒魅那里得了季迎的记忆,许易才算彻底明白这前因后果,只能说这场悲剧,是三个老滑头互相耍弄手段,最后才酿成的。从大方向上讲,是这些年来,云景仙宫和少一宫明争暗斗达的结果。

作为少一宫的暗使,楚风化作肖北河,插入云景仙宫不是一年两年了,他真不愿意漏出马脚,旁人是抓不住的。他漏个马脚给孟非师,本来就是为了给日趋激烈的云景仙宫宫使之争,添上最猛烈的一把火。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