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六百零九章 老谋深算

六百零九章 老谋深算(1 / 1)

季迎说罢,张道涵一动不动,原地立着,怔怔盯着季迎。季迎双目赤红,“道涵师侄,祖宗基业毁弃于此,我心中悲痛尤甚于,但事已如此,我只能先灭仇敌,再振南极。”

张道涵双目枯死无神,怔怔盯着季迎,“若师伯心中当真有一丝一毫,为南极宗考虑,又怎会自行从云景仙宫遁走?师伯此刻回归南极宗,是为了这把太乙分光尺吧。师伯叫我走,是想从背后偷袭我吧。”

张道涵问句三连,饶是季迎素来城府深沉,此刻也不免变色,他无论如何想不到,云景仙宫的事儿,竟被张道涵侦知了,而且张道涵都说对了,他此番回来,正是为了这太乙分光尺。

没有一件后天灵宝,他想要找孟非师复仇,那是笑话,一旦孟非师正位宫使,能调动的力量是可怕的,他连自保都困难,又何谈报仇,故而,他才甘冒风险,赶回南极宗。

果然不出他所料,有太乙分光尺在手的张道涵,并没有在这场浩劫中覆没,他的机会还在。他打的主意,还正是先麻痹张道涵,再行抢夺太乙分光尺,可他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张道涵当然没有未卜先知的本领,他能知晓究竟,不过是得了许易传来的消息,他收了消息,没有回复,不过是不愿让许易误判形势,以为南极宗还有旧,赶回来自陷死地。

季迎面上表情变换,最后化作一片铁青色,“道涵,当彼之时,说我该如何?引颈就戮,等待正仙必死的裁决?要知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只要我倒了,南极宗就难逃这灭顶之灾。”

“是,老夫多年未曾回南极宗。但敢否认南极宗享受了老夫多年的荫庇?设若无老夫,南极宗焉能有今时之荣耀?老夫存,南极宗兴,及至老夫遇难,南极宗因此而没,便可将全部罪责加以老夫之时?”

“从老夫踏上云景仙宫的那一刻,老夫与南极宗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谁也更改不了。再往前算,历代进入仙宫的前辈,莫不如此,只不过他们侥幸而存,老夫运衰而败。”

“但享受荣光,就该承担义务。道涵,敢说老夫所言是强辩?我真正的敌人,乃是孟非师。是他阴谋害我,是他调兵覆灭的南极宗。若我在此争得头破血流,最开心的不是别人,正是孟非师。”

“道涵,我知恨我,老夫何尝不恨自己。但老夫若不能将孟非师千刀万剐,祭奠了南极宗的列祖列宗,此生难安。而要灭孟非师,已非我力之所及,非得借用祖宗遗下的这把太乙分光尺。”

“此宝在手中,至多发挥三成威力,可在我手中,当能发挥十成。若将此宝与老夫,老夫可当天立誓,此生不灭孟非师,誓不为人。道涵,若不许,老夫愿引颈就戮,以死自证。”

张道涵痴痴立着,已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季迎会作如此一通说辞,他竟反驳不得分毫,他当然恨极了季迎,可相比恨季迎,他更想复仇,但他不得不承认,光靠他自己,是绝难完成复仇重任的。

而换作季迎,这一切则都有了可能。可要让他将南极宗列祖列宗传下的至宝交给一个导致南极宗覆灭的罪魁手中,一时间,他还是越不过这道坎儿。

季迎沉痛地道,“也罢,师侄既不信我,灭亡孟非师的重任,便交托给师侄,老夫自知罪孽深重,以此身殉了南极宗的列祖列宗便是,前路漫漫,还望道涵师侄踏着我的尸骸而起,灭杀孟非师。”

说着,他盘膝而坐,头顶冒出命轮,那命轮是紫色呈现凝实状态的,两条阴阳鱼,在命轮中游弋着,盘旋着,忽地,命轮开始冒出点点星光,呈溃散状态,季迎闭目而坐,面上无悲无喜。

“师伯且慢。”张道涵沉声喝道。季迎睁开眼来,盯着张道涵,“师侄还有何话?”命轮停止了往外流溢星光。心中忍不住悸动,无怪他绞尽脑汁,费尽心血演了这半晌,总算没有白费。

张道涵道,“没什么事儿,只是让师伯安心上路,勿要忧心。”季迎面上红潮一涌,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张道涵会说出这番话来,张道涵的情绪变化完全在他掌握之中。

而且,从一开始,情绪,气氛烘托,他都把握得极好,他看得出来张道涵明显意动了,怎么突然又出了这等变故?张道涵道,“师伯若真心求死,命轮其实没必要散得这么慢。”

“好好好,多年不见,向来宽厚的道涵也变得诡诈起来了,有这等诡诈之辈作南极宗的宗主,南极宗不灭,更待何时,老夫便替列祖列宗,来清理门户。”季迎呼喝一声,大手一挥,金光射向张道涵。

张道涵早防着季迎,太乙分光尺一转,光圈散开,顿时将那金光击碎,散开的光晕直袭季迎,季迎身形一晃,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到了三百丈外。

“可惜了,可惜了,如此至宝,在手中,比烧火棍也强不了多少,再说,也不过是炼入了部分血脉在其中,要使动这太乙分光尺,也得拼了老命吧,道涵师侄,怎么就想不通。”

季迎继续嘴炮动摇着张道涵的斗志,与此同时,源源不断地发动攻击,逼迫张道涵消耗精力来催动太乙分光尺应战。张道涵并不理会他,晃动身形,朝南急退,季迎死追不放。

事实上,他此刻的状态,也极为不妙,也是在咬牙硬撑,毕竟,在云景仙宫的那一战,消耗了他太多的元气,尔后又是破防锦屏海,又是躲避孟非师的追击,这一通折腾下来,他也是神魂俱疲。

然而,再是疲惫,他也要咬牙坚持下去,他看得明白,张道涵决计不会比他更持久,胜利已经呼之欲出了。张道涵掠过鱼嘴峰,那处因为地处偏僻,没什么修士,挨的轰击最少,竟然没有坍塌。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