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六百零六章 天马

六百零六章 天马(1 / 1)

????????????????????????????

孟非师左遮右挡,勉强接下季迎的攻击,含笑向季迎传意念道,“老季,有件事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一下,我并没有拿住肖北河,少一宫的暗使还没那么不争气,只能怪你心中有鬼,六根不定,输个干净。”

气势聚集到极点的季迎,哇的喷出一口血来,“你踏马的好毒。”他瞬间明白了,那个来向他通风报信的心腹黄标,多半也叛变了,这一切都是圈套中的圈套,人家等的就是他遁逃。

肖北河的身份,他的确早就侦知了,他留着肖北河在身边,绝非是为了给自己找后路,而是想着和肖北河虚与委蛇一番,看能不能通过肖北河套到少一宫的重要情报。

却没想到一着不慎,被孟非师以此为突破口,攻此一点,动摇全线。季迎悔恨无极,心绪越发烦乱,忽地,一道光球,透过他击出的光掌,射在他面目处,打得他狂退百丈,不住大口喷血。

“这是个真小人,老阴比。”许易暗暗嘀咕,尽管他听不到孟非师给季迎传递的意念,但并不妨碍他通过战局来判断究竟。明明是季迎占据了上风,便听季迎怒骂一声瞬间心神不灵,可以想象中间发生什么。

??“可怜了,老季竟然被阴了,这姓孟的当真不是好东西。”荒魅怒骂。许易冷笑道,“你以为季迎是好货,这混账明明一身系南极宗安危,还这么不小心,被人暗算,落到如此地步,险些害死老子。”

他对季迎没有半点同情心,道理很简单,不管孟非师是如何暗算,在正仙未回来的档口,孟非师决计不敢要了季迎性命,只要季迎稍稍存了一点顾念南极宗的想法,就绝不会遁逃。

因为他这一遁逃,在把自己逼上绝路之际,南极宗也注定陪葬,因为季迎还有逃走的可能,南极宗在云景仙宫庞大威压下,将不会有丁点生存的可能。是以,许易恨季迎尤胜孟非师。

却说,季迎才被孟非师击飞,大手连续挥动,周身冒出莹亮的光彩,整个天地都在微微颤抖,许易心中一惊,分明嗅到了玄妙的味道,孟非师更是瞪圆了眼睛,死死咬住嘴唇,面红耳赤,激动不已。

刷的一下,季迎忽然化身一杆金色标枪,迎着孟非师激射而来,早蓄势多时的众殿使,司使,同时发动了攻击,澎湃的冲击波一瞬间聚成汪洋大海,掀起接天巨浪,迎着季迎轰然拍落。

标枪无视了巨浪,枪尖处燃起一点星芒,星芒旋转,滔天巨浪瞬间消散,直接散成了一道道气旋,宛若清风拂面。一众阳鱼强者都看傻了,完全无法理解季迎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许易也懵了。

孟非师像是受了绝大刺激,嘶吼一声,掌中现出一条银色拂尘,银色拂尘用力一刷,孟非师嘴角溢血,那杆激射而来的标枪迎上银色拂尘挥洒出的银光,在空中滴溜溜打个转,直接跌落下来。

标枪再度化作了季迎,一个如血葫芦般的季迎。季迎踉跄着起身,死死瞪着孟非师,“正仙是真要我死啊,连银丝拂尘都赐下了,孟非师,你憋着劲儿何我争,你配么,老子在阳鱼境便悟了千万化,你行么?”

孟非师呸出一口血沫,“装什么蒜,你若真的领悟了千万化,这根银丝拂尘也就刷不动你了,摸到些皮毛,也敢在我面前显弄,你既一心求死,本座成全你便是。”说着,再度祭起拂尘。

说时迟,那时快,季迎身化命轮,一阴一阳两条游鱼交汇,穿透了时光,转瞬之际,竟消失无踪。孟非师怔了怔,冷哼道,“这是拼了老命了,也罢,本座便是杀也要将你杀成渣。”

孟非师大手一挥,大军压上,一帮殿使,司使都看得明白,战到这个份上,季迎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此刻只要追上了,妥妥地能捡一条肥鱼,许易混在人群中,也急急追了过去,佟天川率众也跟了上去。

许易观战的档口,佟天川几乎快把整个云景仙宫翻过来了,如此地毯式地搜寻,都不曾拿到许易的踪迹,佟天川彻底明白了,许易必定是有独特的隐匿秘术,能逃脱达观镜的搜捕。

有了这个基本判断后,他就叫停了搜捕,转到了这边来。因为只有季迎和孟非师交战之地,还不曾搜寻,许易要隐匿只会隐匿在这处,且这处人多纷乱,也最适合充当暂时的隐匿所在。

佟天川坚信,许易必定混在人群中,而且场间的阴鱼三境修士就那么三十余,他一个个核验,便能验出真伪。奈何,季迎和孟非师的大战结束得太快了,他才排除了一半,人群便再度散乱了。

佟天川赶忙传递意念下令,要他们盯好阴鱼三境修士。混在人群中遁逃的许易,依靠着精妙的感知,立时就察觉到自己被锁定,他毫不慌乱,也不变换路径,继续飞遁。

他很清楚,对方没有妄动,也没有形成围捕,肯定还在进行甄别,他一旦妄动,等若是不打自招。又飞遁五百余里,忽地,扑天水汽传来,激在身上,彻骨冰寒。

“不好,狗贼破了锦屏海的屏障。”人群中发出呼喝,随即,便传来了孟非师的怒吼,“龙金堂,分出一半人去看住天马,天马若出了问题,尔等提头来见。”

一名墨发如瀑的金甲中年高声应诺,大手一挥,“都跟我来。”围绕在他身边的众人,皆跟着他遁走,许易恰好挨着不近不远,便也急速蹿到了龙金堂率领的大部队中。

那个天马似乎很重要,这个档口,许易就怕抓不住对手的弱点,有弱点就好办。跟着大部队腾入锦屏海上空,彻骨冰寒越发激烈,令他周身不适,环视左右,冻得牙齿打颤的更是非在少数。

遁出百余里,便见一道雪白的云堆,在青青的毯子上滚动,再定睛看去,哪里有青毯,那是汪洋无极清澈如黛的锦屏海水,哪里有滚动的云堆,那是一群天马,足有三百余匹。

??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