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六百零一章 套路

六百零一章 套路(1 / 1)

??????????????????????????????????????????????

两人闲聊了半柱香,邵庸实在受不了空中飘浮的油腻,解答完许易的疑问,便离开了。转瞬,便到了出发的日子。宗主张道涵果然没有出来相送,还是邵庸受张道涵委托,完成了程序。

说是程序,不过是安排了一架星空舟,和六名随员,这六名随员都是内门弟子,都接受了刻苦的训练,专门负责一个礼仪的大项。毕竟,这种十年一遇级别的朝贡,不可能单单是送玄黄丹,礼数是少不了的。

邵庸交给他一枚须弥戒,嘱咐他,必须用性命来保护,内中装了足有三十万玄黄丹,用一个雕刻了上古阵法的收纳盒锁死,须弥戒中,装的正是这枚收纳玉盒。一听这数目,许易险些没生出携宝外逃的念头。

邵庸拍拍他肩膀,“现在知道你小子肩头的担子有多重了吧,好生做吧,趁着季师伯升迁的东风,你小子若能搏个大大彩头,说不得师兄我也能跟着你扬眉吐气。”背负着邵庸的美好祝愿,许易出发了。

半日后,星空舟抵达了云景仙宫,一座漂浮在虚空云端的广袤宫殿,传闻,这云景宫,有大殿三十六,小殿一百零八,亭台楼阁不计其数,虽位在九霄,却灵力丰盈,是一派神仙福地。

随行的内门弟子关颖才收了星空舟,便有两名黄巾力士凭空显现,查验了身份文书后,左侧浓眉力士大手一挥,掌中令牌放出光晕,一道无形的禁制之门被打开了,许易领着众人入内。

才踏进那云中,脚下竟然有了实地,无须用法力维持御空,行不过十余里,便遇见了好些灵禽瑞兽,有一只红顶的仙鹤,竟然不爽他们的打量,冲他们爆了几句粗口,嘴皮子极是利索。

还是受了随行的黄巾力士的喝叱,才骂骂咧咧离开。许易一行被安排在了一座唤作天润的别院,待了两日后,先前接待他的黄巾力士再来,要和供奉使自去迎仙殿,说是全部的供奉使都到齐了,可以开典。

许易和关颖等人打声招呼,便自去了,来了这两日,他虽没有四处转转,但此间的地理,他用感知摸了个差不多,迎仙殿在何处,他还是知道的,只是难免心中好奇,这接引的力士也太不负责了吧。

一路西行十余里,迎仙殿终于在望,忽地,一名生着一对吊梢眉的黄巾力士突兀出现在他身前,冲他道,“今日大典取消了,供奉由我代为呈上,你去奉安殿领取回礼吧。”

许易怔住了,这又是什么操作,他来了一趟,季师伯装没看到也就罢了,岂料,连供奉大典也不能参加了,这连接触的机会都不给,他再有本事,又如何辗转腾挪?

“仙使这是何意?不管怎的,这供奉我还是要在大典上呈交的,出了问题,我可担不起责任。我南极宗也不容易,十年之功,才有这些许之积。”许易提南极宗,就是要抬出季师伯。

他坚定地认为,不管你什么仙宫、天殿,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少不得鬼蜮阴私,他从来不会高看这些所谓的什么使者,只要有设了官职,便是佛陀主政,也决然不能完全克服了官辽主义。

诡异的是,这吊梢眉态度极为强硬,即便他隐晦点出了季师伯,他依旧丝毫不买账,冷冷盯着许易喝问,“提南极宗是什么意思,在这里,你只有一种身份。供奉你到底交是不交,不交现在就离开云景宫。”

事出反常,许易的心反而定了,“既然使者不便,我离开便是,反正这供奉,迟早能送上去。”说着,他调头便走,却被那吊梢眉拦住,“某不过奉命相试,阁下请入迎仙殿。”说罢,转身去了。

“这是何故,简直莫名其妙。”许易心中纳罕,快步疾行,片刻便入了迎仙殿,殿中不过立着七八人,人人神情振奋,在议论着什么,见得许易入内,众人皆冲他招呼,做完介绍,许易也加入了群聊。

这一聊,才知道,他的遭遇,众人都遭遇过了,并且,这帮人还做出了推论,多半是云景宫要选官了,才用此策作沙汰之法,端的是巧妙心思,更有人据此推断,云景宫选官的方向,说不得是外事司。

图的就是一个经办人的精细、妥帖。别说,这番分析,在许易听来,觉得还颇有道理,不然这样折腾,却是何意?转瞬,半个时辰过去了,又陆续进来十余人,又等了半柱香,再无人进门。

场中的议论越发热烈,共识早已达成,自己等人通过了考验,而余者被沙汰出去了,最关键的是,通过这次沙汰,可以分析出云景宫真的要选官了,若真如此,那可是天赐的机缘,谁能不激动?

不多时,一名锦袍玉带的中年缓步行了进来,强大的气势,任谁都认出这是位阳鱼大能,锦袍中年也不做自我介绍,冷冽一笑,“尔辈真是好大的胆子,我云景宫要选官不假,但要的绝不是自作聪明之辈。”

“不能服从命令,暗自揣摩上官心意,这样的油子,便是再聪明,我云景宫也不要,都给我滚。”锦衣中年舌绽春雷,气场全开,满场鸦雀无声,众人肝胆俱裂,唯独许易暗暗腹诽,好踏马深的套路。

锦袍中年发作一通后,便即离开,满场众人都惊呆了,他们自以为猜到了结果,却没想到连开头都猜错了,不多时,两队黄巾力士开始进殿清场,便有人急急将供奉的须弥戒在殿中放了。

这人一带头,便有不少人开始放戒,说到底是来参加供奉的,被驱逐事小,连供奉都没完成,问题可就大条了。许易却没照做,他径直行出殿去,暗忖,这未免也太无聊了吧。

他还看不明白究竟,但有一点是确定的,云景仙宫就是在折腾,不停地蹂躏人心,反正他只认一点,不经过正常且正规的途径,他的须弥戒不能缴,毕竟,这里头是南极宗的十年之积。

??

??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