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六百章 极阴线

六百章 极阴线(1 / 1)

话至此处,邵庸忽然发现眼前的许易不一样了,忽地,他瞪圆了眼睛,“好小子,你,你,……三境了,这,怎么可能!”许易也没刻意遮掩气场,只是不曾将气场外放,邵庸也没仔细探查。

直到此刻,他话说到此处,许易觉得有必要展现一下实力,这才显露了气场。邵庸这一惊非同小可,短短三年的时间,许易便从阴鱼一境修到了阴鱼三境,这简直挑战他的正常认知。

便是他从阴鱼一境到二境,也是花了十数年,从二境到三境,花的时间就更久了,不是他不勤学苦修,实在是资源跟不上。在他看来,许易要突破阴鱼二境,非得有二三十年之功不可。

道理很简单,许易的天赋摆在那里,更是凝聚出了金鱼,冲境时,需要的资源定然更多。可他万万没想到,许易竟在三年之内,便修得阴鱼三境,这是要嫉妒死谁不可么?

“罢了罢了,我也不问你过程了,省得我滋生心魔,真的是强者恒强,奇者恒奇,遇到你这样的人,任谁都要叹息吧。”说着,邵庸端起茶水一饮而尽,“要突破阳鱼,非得极阴线不可。”

“有道是,阴极而阳生,阴鱼要滋生出阳鱼,非得极阴线助力不可。而这极阴线,非是天生之物,乃是神图大能,才能抽取,而南境之中的神图大能,就只有云景宫和少一宫的两位正仙。”

“但极阴线实在难求,师兄十年前,便做好了冲击阳鱼的准备,但至今,没有极阴线赐下。说来,也是可怜,就靠着极阴线,云景宫,少一宫纹丝不动,便能卡死南境。”

“其实,有时我也在想,第一个修到阳鱼境的,又是从哪儿来的极阴线?想来,定是有旁的路走,只是咱们没找到正途。多少阴鱼修士,终身渴求,不过一根极阴线。”

“身在宗门,我们能指望的只有季师伯那样已经在云景宫内,占据了有利位置的前辈。如今季师伯既然正位云景宫使,我们的希望,自然就更大了。你说这个档口,多少老家伙想要往季师伯夹袋里钻?”

“哪里还轮得着你。你这回能在季师伯面前,混个脸熟,已经算好机遇了。至于其他的,你还是莫作念想。”

许易又替邵庸分一杯茶,“我不贪心,既然前面的师兄们等不及了,他们先上就是了。对了,云景宫咱们就一个季师伯是阳鱼么,少一宫就没有?”

邵庸道,“南境七洲,两仙宫,像南极宗这样的宗门极有近三十之数,有哪个宗门胆敢脚踏两只船的?至于,实在难得,咱们南极宗近三百年,也不过出了三位阳鱼大能,其余两位已经陨落了。”

许易奇道,“陨落了?莫非没加入云景仙宫么?”邵庸道,“你以为加入了云景仙宫就不会陨落了?仙宫也有征伐,季师伯能熬到如今,也着实不易,细说来,他也有五十多年,不曾回南极宗了。”

许易暗道,这肯定是个不好打交道的家伙,他以己度人,换作他从南极宗跃升到了云景宫宫使的位置上,他是决计不会五十年不回归的。不过各人有各人的理由,人家作何选择,也不是他能置喙的。

“虽然季师伯很少回来,但到底没忘了我南极宗,我南极宗有一头五阶荒兽,是条泰坦龙蟒,你恐怕还没见过,本来想带你去见识见识,奈何被云景仙宫的人带走了。”邵庸敲着茶杯,示意许易续水。

许易赶忙帮他把水续上,眼泛异彩,“五阶荒兽,那该是何等恐怖,既然是咱们的,怎能被云景仙宫带走?”他可是心心念念着小狼狗,几番探查,都没了踪迹,却没想到竟是那泰坦龙蟒被带走了。

邵庸笑道,“你想多了,我们南极宗怎么供养得起五阶荒兽,那是云景仙宫寄养在咱们这儿的,准确说,季师伯在云景仙宫负责放牧那头泰坦龙蟒,后来,季师伯嫌麻烦,便把这活儿交了下来。”

许易道,“却不知我这回去云景仙宫朝贡,有没有可能见到那条泰坦龙蟒。”邵庸这么一说,他才觉得合乎情理,毕竟,南极宗的实力,的确不像是养得起五阶荒兽的。那等级数的荒兽,威力之大,不敢想象。

邵庸长袖一挥,卷动烟霞,揉进杯盏,茶水顿时变得灵气四溢,“你真是想的多了,一条龙蟒有什么好见的,不怕他狂性大发吞了你?你若想见,我南极宗的至宝太乙分光尺,你怕是还没见过吧。”

一提这个,许易的精神又振奋起来,“这宝贝,我还真没见过,莫不是也在季师伯手中。”后天灵宝,哪怕是黄级灵宝,也是可遇不可求之物,他也中洲也算是折腾了不少地方,还真不曾遇见过后天灵宝。

邵庸笑道,“我不过和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那玩意儿是能随便见的么,我也不过是撞大运,才在宗门秘境见过一回。师兄看管得极严,我那一次借光,都惹得他生好大的气。你还是歇了吧。”

许易道,“这就奇怪了,如此重宝,怎的季师伯不想着带走,以他的地位和实力,便是宗主也不能反对吧?”说着,取出一个烤得酥红的油肘子撕咬起来,光喝茶,嘴巴里到底太过寡淡。

邵庸连连掩鼻,“我实在见不得你这模样,堂堂阴鱼修士,你竟还吃肉?”许易三下五除二将肘子啃光,骨头抛远,“我就这点爱好,得,下次不在师兄眼前吃就是了,师兄赶紧着说,我还急着听呢。”

邵庸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那件太乙分光尺,是历代祖师传下来的,乃是宗门镇山至宝,按照门规,只能宗主持有,即便是宗主,不在宗门危急存亡之际,也不得动用此宝。”

“季师伯地位虽高,但到底不是宗主,如何能持拿此宝。再者,倘若道涵师兄,想要入云景仙宫发展,便得先退下宗主之位,交出太乙分光尺。严苛的门规,杜绝了宗门长辈和宗主独占太乙分光尺的可能。”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