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五百八十四章 峰主

五百八十四章 峰主(1 / 1)

??????????????????????????????????????????????????????????

就在宋元佑心中哀叹之际,一枚须弥戒落入他掌中,他念头侵入,惊讶地发现内中躺了足足两千玄黄丹,他满面惊诧地盯着许易。

许易道,“前面还了你一千多,现在还两千,差不多结清了。说好的是五分利,便是五分利,宋长老收着便是。”当初借玄黄丹时,他的确存了来赖账的打算,但从来没想赖黄这笔账。

现在,他资源丰厚,犯不着再赖账,宋元佑激动得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好一番夸赞许易后,才又转上正题,说是奉宗主的命令,要他参加接待活动,这是他身为南极宗弟子不可推卸的责任。

传达完命令后,宋元佑又替许易仔细剖析了一下其中的利弊,主要意思还是许易现在太火了,三派弟子第一人,他如果不肯出席,便显不出南极宗的诚意,就是落宗主的脸。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许易仔细一想,现在还真不是玩个性的时候,便跟着宋元佑去了。这回,他换了面目,不再高冷,而是热情地打入到群众中去,不管是庆兴宗弟子,还是天海宗弟子,他都热情应和。

他名声最高,愿意与他结交的人也极多,自是应和往来,无有闲暇,兼之他人情练达,豪爽大方,真要倾下心来搞关系,就没有搞不好的,短短几天时间,他便在三派弟子中经营出了极好的名声。

终于,挨到了仙都会结束,这十几天时间,他基本都是在各种酒宴中渡过的,如意珠收了一堆,结识了一堆朋友,今后,光凭名声,基本在中洲是可以横蹚了,效果还算不错。但也着实心累。

送走了天海宗、庆兴宗,他和峰主邵庸招呼一句后,终于可以踏实闭关。而他所谓的闭关,正是睡觉,多少天了,真没好好休息过了。这一觉睡到七天后,酒足饭饱一顿,他才出的洞府去,直接寻邵庸。

邵庸早就交待过下面,只要许易来找,便第一时间通报,很快,两人便在静思堂相聚了。邵庸替许易分了一杯茶,许易才要起身,便被他按了下去,“旁人当不起,你绝对当得起,大涨了我迎海峰的脸。”

邵庸这声夸赞,绝对由衷而发,许易入迎海峰,完全是一场意外,仔细算来,是李平的功劳,作为峰主,他也厚待了李平。然而,许易给迎海峰挣来的荣光,他还不曾回报过。

许易客气几句,转上正题,提出了想要冲击阴鱼境的意思,邵庸毫不意外,“你少年新贵,一路飞升,有此成就,难免自有傲气,但我必须得提醒你,冲击阴鱼境,非同小可,不单单是资源齐备的事儿。”

“据我所知,宗门中便有不少弟子,已经在命轮三境停留多年了,宗门也已承诺过阴鱼丹,但提出冲击阴鱼境的,还是寥寥无几。实在是这一关太凶险,十人冲关,败者七八。一旦失败,终身精进无望。”

“我和你说这些,非是要阻止你,你自有天赋,和旁人不同,未必需要等待多年。可这其中的凶险,还是你自己揣摩明白了再抉择,阴鱼丹你也有了,境心也意外获得,按道理说,没有缺憾了。”

“但我不得不提一句,过往经历越是复杂、曲折,心魔便越是丛生,冲击阴鱼境,最怕的就是心魔这一关。你还是仔细想想,揣摩透了,再告知我。迎海峰有一处秘地,可以开放给你专用。”

说着,邵庸递过一枚须弥戒,“这里面装的都是前人冲击阴鱼境的心得笔记,拿去看看,或许有用,你考虑好了,便来告诉我,迎海峰的资源会全面向你倾斜。”

许易起身一礼,“多谢峰主,大恩大德,钟如意铭记在心。”邵庸对他这个迎海峰之光,绝对能称得上有求必应了,不管是不是等价交换,这个情,他在心里牢牢记了。

三日后,许易再度来找邵庸,言明了想要冲击阴鱼境的决心,邵庸将他引到了迎海峰掌教居所的内堂,大手一挥,内堂中央的八卦阵盘放出一道光门,内中便是秘境所在。

许易道,“无须秘境,我想要玄黄丹。”这几日,他阅读的资料足够多,根据他的解读,冲击阴鱼境,机遇很关键,运气成分很重,但也有可以努力的方向,比如境心。除此外,许易认为玄黄丹也很重要。

倘若能用阵法,布置一个充满精纯玄黄之气的小型空间,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冲击阴鱼境的机会可能增大,这就像是模拟太古时的环境,那时有精纯的玄黄之气,人们修行相对容易。

但这种模拟注定是奢侈的,需要耗费巨量玄黄丹的,寻常修士哪里敢想,即便南极宗,也没听说谁在冲击阴鱼境时,有过如此包天之想。但在许易看来,只要能提升万一的概率,再大的代价也值。

邵庸怔了怔,没反应过来,在他看来,许易积攒的玄黄丹已经足够了,冲击阴鱼境戳戳有余,还要玄黄丹作甚?许易反掌现出三枚阴鱼丹,“并不白取,用这三枚阴鱼丹兑换,能换多少便多少。”

打劫了龙三千,最大的收获是弄到数目庞大的二阶荒核,最后激活了星核沙。玄黄丹倒是不多不过万枚,阴鱼丹六枚,此刻他给出三枚,是做了精细盘算的,即便他是双命轮,两枚阴鱼丹也就够了。

留下三枚,已经是打好了提前量。邵庸收了三枚阴鱼丹,出了迎海峰,半柱香后归来,交给许易一枚须弥戒,内中存了足足两万玄黄丹。许易吃了一惊,又是推辞,又是道谢。

对阴鱼丹的价钱,他有过了解,虽说基本处在有价无市的状态,一枚阴鱼丹上天了也就五千玄黄丹,三枚阴鱼丹,在宗门中兑出一万出头,他就心满意足。

邵庸摆手道,“不必废话,三枚阴鱼丹,看我的老脸,滋膳堂也不能便宜收了,五千一枚,他们不亏,我们也不赚,剩下的五千,是我迎海峰资助你的。我这个峰主的,往日没少沾你的光,但对你没什么补益。”

“如今你要冲击阴鱼境,我这峰主无论如何也要代表迎海峰有所表示。你也不用客套了,能冲境成功,便是对我迎海峰最大的回报。至于宗主那里,放心,这口气我一直替你憋着。”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