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五百八十三章 上苍啊

五百八十三章 上苍啊(1 / 1)

????????????????????????????????????????????

荒魅传递意念的档口,吴忠策先闹了,“金师弟,你这是作甚,小儿辈较艺所在,你上去作甚?速速下来。”说话的档口,他便忍不住脸发烫,心发烧,丢脸呐。金击子什么脾气,他还不知道么?

一贯的贪财好货,是人都有的毛病,吴忠策也不是不能理解,可他万万想不到金击子这么不顾场合,在宗门中有毛病也就罢了,在这仙都会上,都忍不住要露出来,庆兴宗还要不要脸。

金击子抱拳道,“掌教师兄,道涵师兄,非是金某多事,实在是想叫如意师侄名扬天下,世人皆言空虚老魔如何霸道,但未免有以讹传讹之嫌,今日,金某亲自验证之后,各种流言将不攻自破。”

吴忠策都不知说什么好了,他传递意念过去,金击子也坦率回复了,说着白捡的资源,为何不要,不偷不抢,他又不逼钟如意应战,战与不战,全在钟如意自己选择,说不定钟如意还想要他的境心呢?

“金师叔的好意,我如何能拒绝,我放胆接师叔三招便是。”许易朗声答道,他还真怕吴忠策帮倒忙,把这好容易送上门的金击子,给劝回去了,赶忙应承下来。

金击子大喜,“如此豪气,这才有震动混乱渊海的绝顶人物的风范,你可准备好了,师叔我要进招了?”许易才应承,金击子掌中现出一枚黑色骨头,那骨头有食指长短,周身黑得发亮,布满筋络线条。

“这是要干什么!他怎么好意思!”张道涵刷的垮下脸来,自仙都会开办以来,第一次流露出直接的恶感,邵庸更是双目喷火,盯着吴忠策道,“中策师兄,金击子如此做派,当真是我玄门正宗出身?”

邵庸的逼问已近乎无礼了,吴忠策一言不发,眼中几要喷火,心中恼怒至极,他能说什么,他一句也说不出来,不是张道涵,邵庸不留情面,实在是金击子干的事儿,太不地道了。

那块黑色骨头,旁人不识得,一干大佬还能不认识么,那是惑心骨,乃是取上万尸骸的一点残精凝聚而成,日夜蕴养,便会滋发出无边怨念,一旦炼成,用来迷惑心智,威力不要太大。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命轮境修士是没有能力抵御惑心骨的,这玩意儿一出,连命轮都会被定住,也就阴鱼修士能靠阴鱼旋转,勉强破掉惑心骨的迷惑。金击子口口声声说试钟如意本事,以破谣传。

可他使出的手段实在太下作不堪,根本就是奔着击败许易,好赢得赌约去的,说白了,为的就是许易拿出的那庞大资源。本来,金击子登场之初,所有人都知道他奔着什么去的,庆兴宗从上到下都倍觉尴尬。

然而,即便是真拉得下脸,是不是要遮住屁股,一个阴鱼前辈,去战一个命轮后辈,还是自己主动跳出来要求战斗,使用手段时,能不能光明一些,竟还要用这下三滥手段,厚颜无耻得没有下限了。

任谁都以为金击子的惑心骨一出,整场战斗便结束了,金击子亦是这般作想,试想,命轮都被定住了,还如何能够还击,这一仗胜得不要太轻松。噬心蛊才放出光晕,许易便定住不动了。

金击子身形一晃便到了近前,随即,两个金甲兵迎风闪现,一持锤,一持斧,轰地一下,金击子便被击飞了,金击子毫无防备,他做梦也没想到许易还有反击能力。金击子才被击飞,许易大手一撒。

又有十余金沙凌空化开,迎风化作金甲兵,电光一般扑上前去,便将金击子包围了,一通猛揍就开始了。

“别锤惑心骨,啊呀,别打脸……”金击子被密不透风的金甲人围着,进不得,退不得,防御还无效,攻击又无法透阵,只听了喊叫,接着告饶声便传来了,“输了输了,是我输了。”

许易大手一挥,金甲迎风而散,化作金沙又没入他掌中,金击子已被揍得鼻青脸肿,掌中的惑心骨化作一堆黑色粉末,散落在地,心痛得他快要落下泪来,再看一眼许易,这坏人竟正冲他抱拳微笑。

“承让,承让,多谢师叔高义,相让与我,师叔的境心,我就收下了。”说着,许易大手一挥,将他堆出的资源,和金击子的那枚境心一并收了,这回便是宗主再哔哔,他也不会听了。

前番,宗主损耗的是全体南极宗弟子的利益,他可以站出来不说话,这回要损的是他的利益,他肯定一万个不服。金击子重重一挥手,寒声道,“输便输了,某就想知道你到底用的什么神通,竟能破惑心骨。”

许易含笑道,“不说价值千金,说破不值一提,师叔想要知晓,便再饶我一枚境心。”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金击子心口疼得疼得脸都要裂开了,先毁惑心骨再输境心,这一遭折腾,他唯二的珍宝都毁了。

他心中忍不住哀叹:上苍啊,上万玄黄丹,四枚阴鱼丹,只要战败一个命轮境的小辈就能得到,这不是你赐下的机缘么?既然是机缘,何苦要坑陷于我……

金击子的滔天怨念,许易听不到,即便听到了也懒得理会,打完收工,他冲主座几位一礼后,便即遁走,回归洞府,接着睡觉,这一觉终究没有睡成,又被宋元佑叫醒。

“宋长老,不至于吧,还差你那点玄黄丹,我早备好了,你三番五次来搅合我,是不是太过了?”再度被吵醒,许易的情绪很差,也不管宋元佑是长一辈的长老了,直接发诛心之论。

宋元佑连连摆手,“你这是说的哪里话,那点玄黄丹,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今天……”话至此处,便被许易打断,“如此再好不过,我就知道宋长老你不是小鸡肚肠之人,那我这里就先谢过了。”

宋元佑一张脸顿时憋得通红,悔之无及,怎么就忍不住,怎么就忍不住,这漂亮话何苦要说得这么急,这么顺溜。今时不同往日,钟如意早就飞鸟化凤,连他都不得不小心对待。

再有这番话,那一千玄黄丹还能要回来么?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