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五百七十四章 七天之约

五百七十四章 七天之约(1 / 1)

在空虚老魔手中吃的亏太多了,冯七也长了教训,龙三千那边一不接如意珠,他便向仅次于他父亲冯瑾伯的高长老申请,启动了七山碑,当先一步锁定了方圆百里的海域,唯有如此,才能根本解决问题。

不管他薛向暗算龙三千能不能成功,他先将薛向或者空虚老魔逃出生天的路子彻底堵死,这局面就崩溃不到哪里去。尽管,他前面也有围堵空虚老魔的例子,结果都让空虚老魔遁走了。

但冯七认为这次绝对不一样了,一者是七山碑彻底封锁了方圆百里的海域,二者,这回事发点就在黑皇岭附近,这是自家大本营,能动用的人力多得超乎想象。

“老七,别的我不问,所有人都交给你指挥,我只要找到薛向,拿回东西。若是办不明白,你当知道后果。”冯四海顶着一张快滴下水的铁青面孔,一字一顿地说道。

“放心吧,大哥,祸兮福所伏,谁能笑到最后,还说不定呢。”冯七回了一句,随即,腾上高空,高声道,“今次,我血海会搜海,愿意参加的每人一个玄黄丹,擒获贼人的,赏玄黄丹千枚。”

他此番话是催动泛音诀吐出来的,音波远布,震动百里,整个黑皇岭上下,听了个明明白白,本来血海会已经倾巢出动了,冯七这一发令,整个黑皇岭都沸腾了,找个东西,就给一枚玄黄丹,这不是白捡么?

白捡谁会拒绝?

而且被动员的不止是命轮境修士,连玄婴境修士也惊动了,这可是难得的白捡好处的机会,没有谁会放过,而且又不是要打生打死,甘冒奇险。众志诚至,七山碑锁定的方圆百里的海域,完全被冰封住了。

滔天的海水化作了冰柱,被一个个抽调到了半空,每一寸敲碎了检查,海底的珊瑚礁,各种水草都被连根拔起,每一处都被关照到了,海面上更是有上百飞骑拉成了网格,紧紧盯着每一寸海面。

冯七的头脑不可谓不缜密,血海会的执行力也称得上可怖,在这样的严防死守下,每一寸海底和海面,都被关照到了,冯七坚定地认为,在这种力度的搜罗下,薛向或者空虚老魔落网是迟早的事。

其实只动用了一天,在数以千计大能的作用下,方圆百里的海域,几乎每一滴水都被凝成了冰,每一个冰柱都被敲碎了,可哪里有空虚老魔的踪影,冯七简直要疯了,冯四海也不肯死心。

七山碑依旧封禁,搜查范围扩散到了整个黑皇岭,为此,血海会不知又舍出去多少利益,说了多少好话,才让黑皇岭的那些大势力同意,而且,冯七依旧不肯放过那片海域,依旧令血海会的人马来回搜查。

时间一晃半个月过去了,冯七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了下去,冯四海也面皮青得不像话,薛向仿佛化作了轻烟,没有丁点踪迹,然而封禁却不能再持续下去了,即便血海会实力强大。

可血海会也无力让整个黑皇岭维持长久的封禁,终结资源的流动,不得已,七杀碑还是被开封了,黑皇岭一如往昔,整个血海会却成了笑柄,其损失难以估量,为此,连闭关多时的会首冯瑾伯都被迫出关。

冯瑾伯出关的第一件事,便是重责了冯七,将他罚入暗狱,随后又尽起老底,四处拜访,灭火,尽可能维持行将崩盘的局面。

幽暗大狱内,有床有桌,除了光线黯淡,条件不算差,冯七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上,正用如意珠和白眉道人通讯,白眉道人向冯七详细汇报了冯瑾伯近来的动向和所作的努力。

“没用的,都是表面功夫。空虚老魔不除,血海会威风难再,老虎的爪牙被不再锋利,有的是猴子上蹿下跳,老白,你去找我大哥,向他点明,灭空虚老魔的重要性,再大的代价也得灭。”冯七声音凄厉。

白眉道人道,“这种局面,都没有灭掉,还能如何?公子,依我之见,近一段时间,你还是当隐匿自己,主上责罚与你,乃是迫不得已,做个样子给外人看,但这个样子必须维持住,公子就别操心了。”

刷的一下,冯七面目狰狞地吼道,“放屁。空虚老魔不死,我心难安,你速去和老大讲,这件事没有余地。要灭空虚老魔非是没有机会,让阳鱼大能出马,以阳鱼大能的隐匿手段,空虚老魔必死无疑。”

白眉道人惊声道,“是了,公子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主上去了无量山,遮没去请无量老人了,若真如此,一切都可挽回。”

“此话当真?”冯七一跃而起,“若是如此,空虚老魔死矣,老头子能折腾出这偌大个血海会,果然眼光奇准,你且看好吧,不出数日,空虚老魔必定授首。”

他话音方落,白眉道人那边忽然传来巨大的声音,随即,乱声渐杂,复又消失,他正惊疑间,如意珠中忽然传来一道噩梦般的声音,“冯七,好久不见,你放心,七天之内,保管让你人头落地。”

“啊!!!”冯七仿佛触电一般,一声尖利的怪叫后,如扔烫手火球一般,将掌中的如意珠砸了出去,随即,扫出一道光波,将那如意珠炸成了粉末。下一刻,他缩到了墙角里,瑟瑟发抖。

连冯七自己都没意识到,不知何时,那个被他猫扑耗子玩物一般的存在,已成了他挥之不去的梦魇,永远无法捉摸,却又无处不在,不知什么时候,就蹿了出来,给你痛彻心扉的一击。

他现在就好像和一群人立在一个竹筏上,飘荡在原始的莽林中,水下潜藏着泰坦龙蟒,时不时从水面钻出,一个一个地叼走竹筏上的伙伴,眼下,整个竹筏上就剩了他一人,这种心情该向谁诉。

白眉道人遇难,冯七甚至没想通过如意珠向冯四海等示警,因为他知道示警也是白费,空虚老魔绝不会给他们合围的机会,他现在只能祈祷此处足够隐秘,祈祷冯瑾伯无量山之行能够顺利。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