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五百七十一章 激辩

五百七十一章 激辩(1 / 1)

“怎么就证明这碧玉箫是空虚老魔的呢,弄这一根碧玉箫,应该不难吧?”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现出,说话的是个红面中年,气度不凡,此君正是四海盟的少盟主耿剑平。

四海盟和血海会的业务重叠之处极多,表面上还维持着一团和气,暗里实则已争得头破血流。耿剑平话音方落,不待许易解释,冯四海的大管家站了出来。

“少盟主有所不知,空虚老魔的碧玉箫乃是碧蛟眉骨所锻成,啸声清朗悠远,最难得的是吹奏之际,能伴生朵朵祥云,不说世间独一无二,急切间也是仿冒不得的。”说着,管钊接过碧玉箫吹奏起来。

吹得是小楼听雨,箫声动,果然朵朵祥云伴生而出,腾空飘远。一曲吹罢,冯四海冲许易抱拳道,“不知这薛道友是怎样击伤空虚老魔,夺得这碧玉箫的。”

许易皱眉道,“我只听说你们这边只要有了空虚老魔的消息,便可以请赏,我想着空口无凭,便冒险击伤了空虚老魔,夺了这根碧玉箫,来血海会请赏,却不知大公子认是不认。”

冯四海笑道,“道友冒奇险,夺此碧玉箫,乃奇功一件,我血海会说出去的话,就从来没有不守信的,自然是认的,稍后,便着人给道友兑现阴鱼丹。”

许易道,“我听过一句话,叫夜长梦多,再说,你们血海会有个冯七,此君行止令人不安,传闻那空虚老魔本来有恩与他,反被他暗算,我信不过冯七,冯大公子名声倒是上佳,但还是阴鱼丹在手叫人心安。”

此话一出,满场为之一静,气氛诡异起来,冯四海打个哈哈,“也罢,老管去龙长老那里领一枚阴鱼丹来。”管钊应了,疾步离开,不多时,便转了回来,捧着一枚大红色木盒,朝许易递来。

许易方要伸手接过,便听一声断喝,“且慢。”便见三道身影,行了进来,冯七,白眉道人,林武。见得三人进门,刷的一下,冯四海脸色阴沉了下来,“老七,你来这里作甚,还不闭门思过。”

冯七团团一抱拳,向众人见礼罢,指着许易道,“大哥切勿轻信于人,想那空虚老魔是何等样人,焉能被此人所伤,当日,老白手持命符弓,以阴鱼境战命轮二境,都没留下他,凭什么此獠能夺来碧玉箫。”

“不管大哥怎么责罚我,今日,有几个问题,我必须要问,我血海会可不能让贼人混了进来,弄走了宝物,还在暗地里骂我血海会愚蠢。”血海会悬赏的事儿,是冯七一力推动的,三个月来丝毫没有消息。

冯七的压力自也极大,不过,在他看来,空虚老魔是生平仅见的对手,旁人不能得到他的消息,这也正常,可今天陡然来了人,还说偷袭了空虚老魔,弄到了碧玉箫,冯七是一个字都不信。

他从骨头缝里都坚信,他洒下的网,布下的鱼饵,终于奏效了,鱼儿开始咬钩了。眼前这个家伙一定有问题。即便林武悄悄用达观镜照了,传来消息说,眼前这人不是空虚老魔。

冯七依旧坚信眼前这人和空虚老魔有着扯不开的关系。冯四海要气疯了,若不是大庭广众,他早就动家法了,“老七,我说过,空虚老魔的事,不用你管了,你也不要再插手进来。”

冯四海想的和冯七从来都不一样,在冯四海看来,空虚老魔固然要除,但稳住大局是首要的。现在的大局是什么,就是要众人看到悬赏的成效,冯七这么弄举报者,跟和拆自己台有什么区别。

“四海兄,小七一贯以多智之名著称,说不定这正是他布下的局,撒下的网,没准,这一网,就网到了大鱼呢。四海兄,何不让小七自己来掰扯这事儿,说实话,我也挺好奇的。”耿剑平乐呵呵说道。

他这不掺和进来还好,这一掺和进来,冯四海愈发暴怒,奈何,局面已成这样,强压着不让冯七挑破,倒好像是他做的局,故意找的这薛向来演戏一般,他只好冷哼一声,指着冯七,“且由得你折腾。”

“折腾什么,薛某可不是阿猫阿狗,由得谁折腾,不就是耍无赖么?老子见识了。冯家老七九孔灯的名号,果然不虚传,老子就不该来。”许易冷哼一声,作势要走,却被白眉道人死死拦住去路。

“怎么,要用强?”许易冷声道,“老子既然敢来,就料到有这一出。要用强,老子奉陪到底。老子连空虚老魔都敢灭,还怕你个冯七。”他张牙舞爪地嘶吼着,声震屋宇。

白眉道人冷哼一声,正待动手,冯四海摆手道,“薛兄,不至于,不至于,舍弟只是有些好奇,再说,具体过程是怎样的,我们也想知道。这个没什么不方便说的吧?”

许易道,“有什么好说的,大概十多天前,本座恰好在混乱渊海深处狩猎,便遇上那一个青衣修士手持一杆碧玉箫,和几名修士对战,看到那碧玉箫,我哪里还不知道那青衣修士,便是那空虚老魔。”

“想到你们的悬赏,我便悄然偷袭了,一击击伤了那空虚老魔,但那空虚老魔弄出的攻击,像一个个方形盒子,还有个骷髅甚是猛恶,我担心敌不过,便捡了这根碧玉箫过来请赏。”

管钊激动地道,“对得上,对得上,就是十多天前至今,再也没有听说空虚老魔袭击捕猎者的消息了,原来是被阁下重伤了。大公子,这事儿不必查了,假不了,假不了。作假也没这么严丝合缝的。”

作假当然可以如此严丝合缝,何况是许老魔作假。那根碧玉箫,便是他从打劫一开始就弄了带在身边的,就是为了做一个身份标识,倘若血海会悬赏,他就用得上。这段时间,他没作案,正为逻辑。

冯四海面色一松,他还真担心冯七说的是对的,毕竟,这个老七素有智计,言出多中。冯七冷哼道,“对个六,他若和空虚老魔有关联,要弄好这一切,不是易如反掌么?”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