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五百二十二章 冤枉

五百二十二章 冤枉(1 / 1)

若是早些时候,许易这样说,李平一点不忧心,他稍稍用用手段,就保管让许易调不成,可如今许易竟毫无预兆地晋升为玄婴三境,按照宗门的规章,晋升玄婴三境的弟子,可直接升入各峰的核心外门弟子。

也就是说,李平已经没办法从程序上组织许易脱离丹堂体系了,这在李平听来,就是晴天霹雳,他如今精通炼制风煞丹的名声,是许易替他弄回来的,调配佐剂还要借助许易的妙手。

本来,按照他的预估,他按死钟如意,将他拖在自己身边十年二十年,是手拿把攥的事儿,哪想到这家伙这么快就要飞出他的手掌心,这怎么能行。

他好说歹说,总算劝住了许易,不惜用掉他手中仅有的一个举荐三级药师的名额,通过尤长老,硬生生把许易推成了三级药师,在丹堂引发了好大一场地震。

换言之,如今许老魔也是有身份证的人了,刑堂的那些胥吏可以随意拿捏一名外门弟子,可没办法随意拿捏一名三级药师。所以,如今他根本不怕黄星去刑堂反口。

何况,他也料定黄星不敢去,这是个外厉内荏的家伙,也是个老油子,他很清楚去刑堂反口,对他自己是何等严重的后果,所以,即便到了万不得已,他还是不会踏出这一步。

为了验证这一点,许易特意用感知死死锁定着黄星,这家伙根本就是假作离开,威胁钟如意,还指望钟如意能追出来挽留,结果,不见钟如意追出,他在外晃荡一圈,又赶回了青坪。

噗通一下,黄星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开始卖惨,“钟爷,钟大爷,我服了,彻底服了,都是我吃了猪油蒙了心,错怪好人,可这个关头,你也不能看着我死吧,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帮过你的呀……”

黄星倒非是表演,完全是悲从中来,事已至此,横的不行,只能来软的了。

“行了行了,别号了,我想想办法吧,看看你的那些牌子能不能换一些,延一下期限,反正李药师迟早还要开炼风煞丹的,或早或晚吧。”许易叹声说道。

如果一开始,许易给出这样的解决方案,黄星保管一百个不同意,可到了这个地步,这已经等若是死路中觅得一条活路了,他岂有不答应的道理,就差五体投地相谢了。

三日后,黄星接到了新的一批风煞牌,上面写着的兑现时间,是三年后,当时他就懵了,许易说,三年后兑现不是真的要等到三年后,只是李药师目下忙于研究雷煞丹,暂时还真没心情炼制风煞丹,等李药师下次缺资源时,自然就开炼了。

黄星再是不满,许易却不肯松口,黄星也无可奈何,只能拿着那二十块风煞牌,继续熬时间。

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却说许易才打发了黄星,他腰囊中的星空戒开始狂跳了,半柱香后,他赶到了壮日阁,迎接他的几乎是两头疯虎。

“董超,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联合李平算计公子,你是在作死啊。”薛霸坐在虎皮太师椅上,冷着一张几乎快要滴下水来的铁青色瘦脸,一言未发,丁典先蹦了出来,上来就给董超定了性。

“冤枉,天大的冤枉,公子,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谁能想到那李药师竟好好的放着风煞丹不炼,转而去研究什么雷煞丹,可恨我竟没发现他的狼子野心,出资源给我冲击玄婴三境,原来就是表彰我替他坑来了这许多玄黄丹,这老贼,我正恨不能杀了他。”许易高声叫屈。

丁典狞笑道,“公子损了四百玄黄丹,你偏得了好处,还敢说不是你和李平合谋。”

许易道,“倘若真是我和李平合谋,我何故再来此处,莫非董某真的不知死活么?想董某一片赤诚,出了此事后,一直在向李药师谏言,让他收回成命,好容易要说动他了,得了丁兄消息,就立时赶了过来,如今倒好,却成了我的罪过。事情弄成这样,我当然有错,公子如何罚我,我都心甘情愿接受,只是丁兄却不可如此污蔑我,当初公子购入风煞牌,可是你一力促成,任我如何提示风险,你丁兄都不肯理会。”

丁典没想到董超竟然胆边生了毛,敢还嘴了,正待喝叱,呼地一道清光,正中他胸口,将他击飞出去,撞在左面的墙壁上,哇的一下,喷出老大一口血来。

出手的正是薛霸,他对手下向来刻薄寡恩,便听他怒声道,“当初董超劝我注意风险,便是你在旁边一味鼓吹,现在出了事儿,又是董超要想办法替我抹平,你不知悔改,竟还敢斥责董超,我看是你胆边生了毛,忘了谁是主子了。”他对丁典的这一击,完全是做给许易看的,若不是许易先说了一句“他正在努力让李平收回成命”,这一击他是准备攻向许易的。

四百玄黄丹啊,平白打了水漂,一想到此,他就脑仁生疼,本来,办这事儿的是董超,出了事儿,他自然是要找董超算账。可如今董超一说有解决的希望,又点出了当日的实际情况,薛霸才想起来,董超当初的确是屡次劝说他注意风险,可当时,他只当董超是畏难,不肯办事,现在想来,还是董超有先见知名。

凡事就怕对比,他这一觉得董超有先见之明,自然便把所有的怨恨推到丁典身上了,当初就是丁典起的头,不断鼓吹,才吹得他头脑发热,将四百玄黄丹生生折了进去。

至于他自己,自然是半点错处也没有,完全是听了小人唆使,不过,他现在最关心的,却是许易说的有可能让李药师收回成命,“董超,你很好,且细说说李药师到底是个什么主张。”

许易道,“李药师此番炼制雷煞丹失败,心情郁郁,不愿继续炼制风煞丹,应该是一时气话,毕竟,他只要还需要资源,就不可能真正断了风煞丹。既如此,他就不可能放弃风煞牌,而要保证风煞牌的信用,自然就不能出现让以前撒出去的风煞牌有不兑现的情况发生,所以,我劝说李药师,看能不能将售给公子的这批风煞牌收回,重新换上一批,哪怕兑现时间,再往后延长呢?李药师正意动之际,丁兄急找我,说公子召唤,我只好急急赶过来。”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