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五百一十八章 玄意之妙

五百一十八章 玄意之妙(1 / 1)

??????????????????????????????????????????

许易道,“师兄,除非什么?还请师兄一定告知。我可打听清楚了才来的,满迎海峰谁不知道,师兄为人处世,最是公道,断断不会让师弟失望。”他敢花两枚玄黄丹来请张玉尚搞科普工作,自然是打听清楚才来的,这位掌着传功阁,在收钱就办事方便,的确称得上有口皆碑。

张玉尚自然听懂了许易的暗示,考虑到这是他接的罕见的大单,没道理在这上面坏了招牌,“有些事,本来是不该说与你知道的,谁让你花了钱呢,我这个人最是公道,你花了钱,我总得让你物有所值,也就说与你听罢。正常情况下,玄婴是不可能有命轮境修士对抗的机会的,想都不要想。命轮修士,哪个不曾通玄意……”

这下却被许易打断,“通玄意?这是什么境界?”

张玉尚撇嘴道,“这不是什么修为境界,而是对法术掌握跨越到另一个台阶上,这个没法说,只有你自己进入这种状态了,才能真正理解。”

张玉尚这样一陈述,许易哪里还不明白,这所谓的通玄意,应该就是天桓星域关于赋灵五境的第三境,幽微境。

所谓真灵五境:真形,通灵,幽微,千万化,虚实之门。

许易在整个天桓星域,也不见谁掌握了幽微境,原来这是属于命轮以上的特殊领域。

“师兄,听你的意思,不入命轮境,是不可能通玄意的,所以,玄婴境就不可能有挑战命轮境的实力。这陶晋莫非有打破这天堑的可能?”许易殷勤替张玉尚分一盏茶。

张玉尚冷笑道,“天堑他自然是打不破的,但这陶晋有宗主偏心,弄出些邪异来,也说不准。”

许易听出味道来,“师兄的意思是,陶晋有可能在玄婴三境时,就通玄意?这,这要怎么做?这,这可能么?”

张玉尚瞥了许易一眼,“你小子脑筋倒是不慢,可这些与你有何相干,你瞎打听作甚?事关宗主,谁敢散布谣言?”

许易见他意态甚坚,知道,涉及核心,他是真不想说,可他好不容易听到了肉戏,怎能允许他缩回去,便见他又放出一枚玄黄丹,“师兄,我两枚玄黄丹都出了,你不能让我听个半截子,我倒是无所谓,师兄总不能砸了自己招牌。这枚玄黄丹,便算是买师兄说个秘闻,不算坏了师兄规矩吧。连师兄都忌讳的事儿,我一个外门弟子难道还敢听了,到处传播,不要命么?”

张玉尚惊到了,指着那玄黄丹,道,“丹堂的人果然不一样啊,一个侍药士也如此豪气,罢了,罢了,某就交你这个朋友了。”说着,大手一挥,不着痕迹地将那枚玄黄丹收了,“玄婴境通玄意,不是没有,实在是凤毛鳞角。似我辈冲击到命轮境时,天意垂怜,自感玄意,而渐悟通,这是顺天应命,理所当然。而玄婴境,要强行通玄意,乃是逆天而行,自是千难万难。”

许易道,“那我就闹不明白了,既然成就命轮境,能顺天应命,自通玄意,陶晋为何还要行险,成就命轮境,对他而言,不是易如反掌么?而且宗主缘何还要支持他?”

张玉尚道,“这大凶险中,自然蕴含着大机缘。玄意得来不易,再感由难,似我辈成就命轮,感悟一次玄意,终身恐怕就此一次了,想要加身玄意的领悟,恐怕要贯穿今后数十上百年的修炼生涯。而玄婴境若通了玄意,成就命轮境,便能再感悟一次,而这样的一次感悟,足抵得上人家百年之功。”

“因此,纵然玄婴境要通玄意,危险重重,却也有的身具大毅力之人在这绝路上攀登,我南极宗百年前,便有位前辈,走的这条路子,后来颇是成就一番伟业。陶晋想效仿,也不奇怪,而他天资出类拔萃,根基又筑得极牢。他坚持要试,宗主自然也是对他抱了极大希望,支持他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在宗主眼中,天品资质虽然优秀,也算不得惊世骇俗,若是玄婴境通了玄意,那才是盖世麒麟。”??

许易道,“却不知那陶晋如何才能通玄意呢?”

张玉尚道,“你还真是刨根问底,也罢,你小子出了高价,某今天有问必答就是。玄婴境要通玄意,须得满足两个条件,一个是历幻境磨心意,另一个则是开天门,接玄意。要开天门,必须要烧婴火,让玄婴处在随时都要崩溃的虚化处境中,这时便能开天门,接灵台。在这种处境下,用幻境来冲刷道心,坚韧意志,千锤万磨后,或能接通玄意。这个过程极为凶险,非资质通天有大毅力大福报者不能胜任。”

许易道,“却不知宗主如何助那陶晋冲刷道心。”

张玉尚道,“宗门中有块万镜玉璧,乃是长老们用幻境锻心所用,便是长老们要使用,也得先报备,内门弟子,根本想都不要想。但陶晋若通玄意,宗主必然会开放这万镜玉璧。”

许易一阵眼热,“还真是资质好,赢天下,敢问师兄,命轮境的三境,是哪三境呢?”

张玉尚喝一口茶道,“化婴成功后,形成的命轮是松散的,如团聚的烟气,这是一境,修到二境后,命轮定型,三境则阴阳分。”

许易完全听不懂,但不妨碍,他接着发问,“这命轮境之上,又是何境界呢?”

张玉尚伸出一根手指把茶几敲得梆梆作响,“有没有正经的,你咋不问你明天中午吃啥?无意义的问题,我不再回答,命轮之上,乃是阴鱼境,行了,你还有没有正经问题了。”

即便张玉尚作色,他该问的还得问,“却不知我辈修士,逢战,是重功法,还是重神兵,抑或是符术?”

张玉尚服了,他作死,是以为这家伙会知难而退,他早看出来了,这家伙没有什么正经问题了,哪知道这人脸皮其厚,他深吸一口气,“我再回答你三个问题,你若是不满意,你最后那枚玄黄丹,我退与你便是。修行到了命轮境,身体便是至宝神兵,通了玄意,法足御万物,至于低修为时的神兵,如何能挡住千锤万炼的命轮修士的肉身,所谓符术,不过是以奇巧勾天天利之力为己用,通了玄意后,操控法术到了幽微之境,什么符术不能破之?”

??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