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五百一十四章 守口如瓶

五百一十四章 守口如瓶(1 / 1)

可这钟如意,就凭着幼年时学了一点风煞丹的祭炼法门,弄了一堆七拼八凑的灵植,还真就炼成了风煞丹。

当初许易炼制风煞丹时,可是跟他打了招呼的,当时在他看来,这就是瞎折腾,他也乐得许易瞎折腾,大大方方批了丙子号炼房与他,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许易还真折腾成了。他看着都觉得像是梦。

“你既然炼成了风煞丹,缘何四处乱传,假老夫之名,莫非是想坑陷老夫?”李平骤然转过身来,怒声喝道。

许易面上堆出极度惶恐,颤声道,“大药师容禀,非是属下要坑害大药师,实在属下人微力孤。勉强炼制出这风煞丹,想要换来资源,继续炼制,又怕被谁觊觎,只能借用大药师之名。此诚属下的私心,任凭大药师责罚。”

李平冷喝道,“单凭此点,我便是将你送入刑堂,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奈何老夫实在怜惜你这一身才华,也罢,老夫便替你担了这恶名吧,但你自己切记,守住你的嘴巴,不管谁问起你,你只管往老夫身上推。”会炼制风煞丹,当真是恶名么?自然不是!

许易弄出这风煞丹,后又弄出风煞牌,杂役圈子都沸腾了,消息才终于传到李平处,在听说了外界皆以为这风煞丹是他炼制的,他差点没高兴得昏死过去。

能炼制一种丹药的药师,整个南极宗怕也找不出一个巴掌的数目,再说他又不是真的荒废正途,将工夫花在了风煞丹上,这是平白地得享大名。今晨,尤长老还特意提起了此事,对他的态度亲切了不少。

李平由衷地为自己慧眼识才,发现了许易这匹千里驹而自得,这分明是上天赐给自己的一员福将啊。

此番,他惺惺作态,无非是要敲打钟如意,让钟如意惶恐,自此之后,只能将这炼制风煞丹的名声安在自己头上,对钟如意这种不谙世事的家伙,拿捏起来不要太容易,看看,才几句话这小子就屁滚尿流了。

“某谢过大药师再造之恩。”许易恭恭敬敬道谢,心中冷笑连连。李平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中,不然他也不会大张旗鼓地冒此人名号。

李平摆手道,“先不提这个,你既炼出了风煞丹,为何又弄出风煞牌来?直接出售风煞丹不好么?”

许易面露惭色,道,“不敢瞒大药师,属下炼制风煞丹的成丹率实在太低了,往往二十炉才出一炉成品,若不一次攒够多多的材料,如果出不来丹,可就彻底转不动了,不得已只能提前透支,所以弄出个风煞牌来,就为了多透些资源,好购入灵植炼丹。”

李平几要绝倒,二十比一的成丹率,这也太废了,转念一想,这才正常,若这种新手都能十比一的出丹,那就太可怕了。

“你小子脑筋还真转得快,寅吃卯粮,只要一直转着,总能续下去,倒也有的丹炼,只是你这干炼丹,不产生收益,空使劲儿有什么意思?”

李平有些失望,他此番来找许易,头一个目的,就是敲打许易,让许易守口如瓶,把炼制风煞丹的帽子坐稳在自己头上。第二个,便是想着,看看能不能弄出些油水,他可是打听过了,那个风煞牌现在弄得很是红火,可一听许易这样的出丹率,还寅吃卯粮,开出那么多空头支票等着兑现,想要从许易处炸油水显然是不可能了。

许易道,“倒也不是没有好处,经过多次炼制,现在成丹率上升了一些,再努力一些,应该能坚持下去。但不管怎么说,这次大药师都是救了我的性命,有恩不报,还算人么?”说着,掏出一枚须弥戒,正是先前分装的玄黄丹的,“这里是十枚玄黄丹,目下,我竭尽全力也只能拿出这些,将来若能有进益,必定多多报效。还请大药师笑纳。”

李平眼睛一亮,接过须弥戒,探入念头,随即,将须弥戒送了回来,“你既资源紧张,又何必往我这儿瞎使,我暂时用不上,你好生炼丹便是,若真的大有进益,再回报我不迟。”

李平自问是个有远见的,如今的情况摆在这里,这钟如意反正被自己绑死了,跑不了了,自己何苦将他逼得那么紧,他也乐得钟如意提高能力,弄不好将来还能多开辟出一块稳定的财源来。

李平的反应,还真出乎了他的预料,他心下彻底安定,证明老小子是彻底要绑死自己,这档口,许易还真怕和这位绑得松了,他又千恩万谢一番,接道,“属下还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大药师答应。”

李平摆手道,“说来便是。”

许易道,“烦请大药师闭关三月,不然,我这边打着大药师的旗号,说您在加紧炼制丹药,您这边天天现身,时日久了,怕惹小人多心。”

李平微微皱眉,“也罢,正好,我闭关一段,研究一番药理,三个月时间久了点,不过也无妨,尤长老还得给我这个面子。”

许易说的是正经事儿,他必须往心里去,若真漏了陷,许易如何他不管,他自己这人可就丢到天涯海角了,今后还真没法混了。

许易又是一番恭维,李平打个哈欠,他知情识趣地告辞而出,接下来,向另一位目标进发。

………………

天柱峰,壮日阁,一身玄衣的薛霸面露凶光,盯着拜倒在地的斗篷客,怒声道,“丁典,这蠢货没轻没重,你也不知轻重么,他的身份若是漏了,本座这些年的经营,岂不是白费了?两个蠢货蠢到一块儿。”

斗篷客身边的麻衣中年,赶忙拜倒,“公子,是这董超自承有万分重要之事,要通报公子,而那时公子还未出关,我只得将他带过来。好在是夜里过来,又披了斗篷,没惹起任何人注意,这点公子可以放心。”

薛霸面色稍霁,指着斗篷客道,“行了,你到底有什么事儿,起来说吧,那罩子摘了,省的碍眼。”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