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五百一十三章 质问

五百一十三章 质问(1 / 1)

短短半个月,风煞牌的信用凭着到期即兑,一下子就立住了。

事实上,南极宗的上千杂役们真的没有任何选择,当冒出这么一条稳定的风煞丹渠道,几乎所有人都疯狂了。

若不是担心那个风煞牌,不能即时兑现,其价值早就飞了天。经过这半个多月的实践证明,风煞牌是真能换到风煞丹,已经总计有十五人得到了风煞丹,这也直接证明了迎海峰的丹堂的确在炼制风煞丹。

最让众人欣喜的是,风煞牌的初始价,才两枚玄黄丹,比众人心理的预期价位,低了几乎一倍,这就导致了风煞牌一推向市场,就自发地成了炒作对象,手段或许不一,人心总是趋利。

距离兑现期越近的风煞牌价值自然越高,且绝大多数得了风煞牌的,几乎都不转手,都想第一时间,将风煞丹握在手中,这就导致了风煞牌越发紧俏。

唯一阻止风煞牌和风煞丹之间划上等号的,便是时间,因为谁也不能预料两个月之后的事儿,谁也不敢保证李药师是否还会继续炼制风煞丹。

而此番风煞牌推广活动,童传四人因为直接站在风口,都获得了不菲的收益。

虽然许易始终坚持两枚玄黄丹出售一枚风煞牌,也严禁四人提价,却提出了给予四人一成差遣费的奖励,一枚风煞丹就合二百玄黄石,即便是四人平分,也是一比可观的报酬,还超过了他们每月的薪俸。

问题的关键是,这风煞牌根本不愁卖,这四人几乎就是躺着赚分成。眼见着市面上风煞牌的价钱一点点涨起来,他们的心就像猫爪子在挠。

此刻,缪剑钦又提希望风煞牌涨价的事儿,完全是不忍这巨大的利益平白溜走,每枚风煞牌哪怕是只涨一枚玄黄丹起来,他们的收入也会提升一半,最关键是的,缪剑钦敢用脑袋担保,即使是这个价钱,风煞牌仍旧是不愁销的。他实在想不通李药师为何要死压着价钱,还是那位钟大人太蠢,若是换了自己,早就赚疯了。

“行了,老缪,这些废话就不要提了,钟大人已经知道你们的躁动了,他老人家说了,如果有人还摆不正位子,想要手指望脑子,换脑子是不可能的,那就只有换手了。”

童传这番话说得杀气腾腾,三人连忙道歉,缪剑钦更是甩了自己两个耳光,急求童传千万要代他向钟大人认错。

他们三人太清楚了,整个行动过程中,只有他们是可有可无的,如果那位钟大人要踢开他们,他们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童传道,“行了,钟大人岂会与我们一般见识,继续分货吧,钟大人说了,李大老爷想要的是泽被六峰,不想此事弄到最后,成了小人牟利的工具,此番出售风煞牌,他老人家准备开创新局面,摇号!”

………………

“这阵法炼得都是挺麻溜,小牌子防伪也弄得挺别致。”荒魅把玩着一枚风煞牌,扫了一眼正分着玄黄丹的许易,忍不住又抱怨开了,但我实在不明白,你这有什么用,明明可以买到翻倍的价钱,你偏要压低了卖,如今出了三十多枚,才弄了六七十枚玄黄丹,跟你期望的五百枚,还差了八成,据我所知,你这边的灵植快要供不上了,你当然可以继续发牌子,关键是,一旦无法兑现,那帮杂役闹起来,可没你好的。你别看你现在太平,那是因为有些人没看明白,有些人懒得管,有些人忌惮丹堂。可能出问题了,那可就是墙倒众人推,破鼓乱人捶的局面……”

他很烦许易故弄玄虚,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偏偏他是真看不明白,许易打算怎么变这个戏法。

刷的一下,许易将桌上的六十二枚玄黄丹分了三份,一份装了十枚,一份装了六枚,剩余的装作一份。

他这边才分好,便将门打开了,一名道童的身影落在门前,急声道,“钟师兄,大老爷急招你。”这道童是李平麾下的侍药童子,唤作短锄。

当下,许易便随短锄朝李平的洞府墨雨轩赶去,他到时,李平正在一方凉亭中静立,短锄将许易引到后,冲李平拜了一拜,便即告退。

“见过了大药师!”许易抱拳行礼。

李平依旧静立着,并不说话,许易哀叹道,这些幼稚的家伙,都只会这一手么?

足足过了半盏茶,李平自以为用心之重压这一招折磨得许易够了,终于开口道,“钟如意,你好大的胆子!”

许易赶忙拜倒,颤声道,“前,前辈,还是知,知道了。”

李平冷笑道,“你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殊不知,我何等法眼,你的些许小动作,焉能瞒得过?说,将你所作之事,从头到尾,给我谁清楚,敢有一丝隐瞒,你便自己去刑堂吧。”

许易道,“是属下孟浪了,属下幼时在家,便蒙家父延请名师教授药理,其中有一位名师,便自称会炼风煞丹,我年幼无知跟着他稀里糊涂学了几年,却不曾见他炼成过。但自属下来了这丹堂后,见诸位师兄无不奋勇争竞,便忍不住动了贪念,便想着我如果能炼成这风煞丹,也许能更得大药师您和尤长老看重,说不定也能晋升为三级药师。”

“后来,我就找我在冷星峰的表姐蒋笑,用家里资助的最后一点玄黄丹,购买了灵植,自己收集了风煞,借着丙子号炼房,就开始试炼,没想到稀里糊涂的,还就炼成了。”

李平想死,稀里糊涂就炼成了,有这么嘲讽人的么?

身为大药师,他难道不渴望炼丹,哪怕是风煞丹,关键是,他不敢分心,他连玄黄丹的四味药剂中的佐剂,都没有掌握到五成的成功率,如何敢去炼制别的丹药。

要知道,研制一种不熟悉的丹药,从开始着手准备,到真正炼成,中间不知隔了多少步,即便是尤长老,目下,好像也只听说能炼制玄黄丹。

热门推荐
逍遥小邪仙 错爱成婚 武侠第一门徒(武侠世界之武当门徒) 崛起吧,小白领(香风不止) 超现代魔法使 我为国家修文物 嫡女容华 大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