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冥婚中介所 > 第一百七十八章:野狗

第一百七十八章:野狗(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零书屋」地址:www.80sw.com  冥婚中介所更新最快!

“秋艳!你怎么了?”我正要跨步向前视察她的身体,却被她言阻了,“你不要过来!”白秋艳强忍手中的伤痛,捂着肚子。难过的叫道:“哎呀辅师!我的肚子疼!”

“肚子疼?”

言出此时,只闻得几阵伴有猎犬叫声的脚步声传来。我闻声转头,却见几只满身黝黑。气势凶悍的野狗正向自己袭来。我灵敏转身躲避,避开了几只野狗的扑身攻击。可他转身回头之时,却见几只野狗正围在白秋艳的身边,对她进行攻击。

“不要伤害她!”我见此情景,便赶忙跑了过去,和这几只野狗撕打在一起。

没过多久。这几只野狗便死死咬住了我的身体。我在野狗的撕咬中拼命挣扎,缠打着。可因敌势众多,寡不敌众,身受列犬咬伤的我因伤痛难忍,无力拼搏抵抗。最终还是倒在了地上。

眼看眼前的野狗正疯狂的对瘫倒在地的我发起攻击,情况非常危急。白秋艳便转头甩出自己长长的头发将一只只野狗捆绑住,并将它们摔倒在地。正当它们正要起身向自己发起攻击时,她便伸出双手,将那锋利的指甲延伸至野狗身边。紧紧勒住它们的身体,使劲一拉,将它们的身体划破。趁它们受伤之时,白秋艳便趁机吐出了一口气。放出一大群蛇,向它们围攻而去。醉心章、节亿梗新 身受重伤的野狗们见此情景,便纷纷落荒而逃了。

白秋艳见野狗们逃跑,便赶忙来到我身边,托起他受伤的身体,迫问道:“嘿!你又没有怎样?”

我用最后一点精力,力挺起身的讲道:“我的身体好痛!”说完,他就昏睡过去了。

“你这是何苦呢?”白秋艳叹道:“我是一个女鬼!何必值得你那样奋不顾身的去救我?”

我这一奋勇义举感动了白秋艳。本来鬼是冷血无情的,白秋艳此次出来在此地哭泣,就是想把男人引出来,吸其阳气。可谁料她却碰到一个这样傻的男人。竟然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陌路女鬼,而献身受伤。

想到我心地这么善良。为人诚实,白秋艳就打消侵害他的念头。为弥补他对自己的亏欠。她便和我嘴对嘴。将自己身体里的阳气传给他了。

“你为人这么好!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白秋艳挥手施法,抚摸着我的身体,用其术治疗他的伤势。

清晨黎明破晓,天地被团团浓厚迷雾所笼罩。云天之上出现一缕微弱的霞光,此时的艳阳正慢慢从东方升起。

躺睡在地上的我骤然皱眉头,动弹着身体,在睡梦中惊叫道:“不要伤害她!秋艳朋友,你快跑!不要。”他被惊梦所扰,猛然挺起身来。急喘呼吸着。担惊受怕的他,满头大汗,面色苍悴,神情恍惚,心绪不宁。

我四处张望着,只见自己身处在一片充满浓雾的树林中。

搅和了大半宿没睡好。倍感身心疲惫,无精打采,拖着倦躯回到了小镇。一路上,他总是睁眨着眼睛,神情憔悴,困倦不已。

临近早点铺,黎山看到打着啊秋,伸着懒腰的我迎面而来,便来到他面前,问道:“诶!我!你怎么这么疲惫?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

“啊!”我神情茫然,没有在意黎山的言声,颠颠撞撞的走进了店里。

后宅小院中,行云和卓依在一起跳绳。被福将治好的卓依,身心健康的样子,显得十分的开朗,活蹦乱跳的,精神抖擞,如同常人一般。在看她那一脸灿烂的笑容,是多么的可爱,多么的甜美,讨人喜欢。

“行云姐!你来吧!”卓依将手中的绳子交给行云,讲道:“我看你能跳多少个?”

“噢!”行云接过卓依手中的绳子,站定姿势,摇甩动绳子,便在原地跳起了绳。卓依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她跳绳,嘴里不时细数着数字。

“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一百!”卓依欢声?掌,夸赞着行云,讲道:“行云姐!好样的!恭喜你跳到了一百个了!”

“嗨!累死我啦!”行云丢下手中的绳子,体力无支,气喘吁吁的讲道:“叫我跳一百个呢!真是辛苦死我了,这身体哪受得了啊!”她对卓依挥手欣笑,虽然感觉很累,但她心里依然很开心。因为她很喜欢和卓依在一起玩,她和卓依的感情很融洽,两人意趣相投,很合得来。

正当两人欣喜之际,心力交瘁,全身精疲力尽的我便垂头丧气的走进了院子里。

“行云姐!你看我臭丫头回来了!”卓依指着正从不远处迎面而来的我,说道。

行云见到垂头沮丧的我,便收敛起了欣喜的笑容,一贯肃态的来到他身边,问道:“!你怎么了?怎么无精打采的?”

我抬头看了朋友一眼,没有作声回答,便迈步前行,向房间里走去了。

这是怎么了?疑虑不已的行云静楞思绪着。她对我的这一异举颇感困惑。为得知原因,了解实情,她就迈步走进了我的房间。

行云一走进房间,却见我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了。

“小影!你怎么了?”行云来到我床边拍打着他的身体,催叫着他,却无法叫醒他。他带着昏沉的精神状态,在床上翻滚着,嘴角总是泛溢着一丝甜蜜的笑容。

真奇怪!睡觉都这么开心?是不是昨天晚上遇到什么好事了?行云胡乱猜测,撇嘴微笑道:“嗨!既然你那么累,那我就不要打扰你了。”她凝神静楞了半会儿,随之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行云走出房间不久,便遇到了迎面而来的福将。她见到福将来了,便向他打了声招呼。

“恩!”福将肃穆凛然的问道:“阿凤!你知道阿龙去哪里了吗?我怎么一早上都没看到他人影呢?”

“正在里面睡觉呢!”行云指着身后的房间,说道:“不知道怎么搞得,今天一点精神都没有。回到房间一躺下就睡,我想叫都叫不醒!”

“嗨!这孩子真是的!”福将无奈的摇了摇头,盈步走进了我的房间。

看到躺在床上贪睡的徒弟,福将便快步来到他床边,拍打着他的身体,叫道:“阿龙!阿龙!快醒醒。”

我神志沉眠,嘴角欣喜笑颜依然存在。在福将的催叫下,他仍然保持着那种状态,无法醒来。嘴里总是嘀咕着,“秋艳朋友!你好美啊!”等词。

这孩子是不是中邪了?福将用手指拨开徒弟的双眼,面色疑虑的摇头道:“没有啊!”接着,他又拿出一根银针扎进徒弟的“百汇穴”。

此针一扎进去,我便突然惊叫一声,猛然挺起身来。发出阵阵痛叫声,“哎哟!福将!你为什么要拿针扎我啊!”他按摩着被扎的地方,满脸愁郁的望着福将。

“你还知道痛啊!我怎么叫都叫不醒你!我还以为你中邪了呢?”

我摸着头脑,嬉皮笑脸的说道:“抱歉!福将!我昨天晚上因为蚊子多,睡不着,所以就出去散散步。稍微有点晚回来,精神状态不佳,以致今早未能及时起来。”

“出去散步?”福将神情凝然的看着徒弟,对他所说的话半信半疑。“这次就算了!”福将叹道:“现在外面常有野兽和鬼怪出入,十分危险。我劝你下次不要出去了,到时发生什么事情,连福将都难以救你。”

“不会的啦!福将你放心好了!”我嬉笑道:“我只不过是出去走走,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啦!好了!我要睡觉了!”他张大嘴巴,伸了个懒腰,深呼吸了口气,便倒下床了。

“嗨!真是拿你没办法!”福将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到徒弟这副嗜睡如梦,意志消沉的样子,他感到非常纠心。同时他也在心里暗自怨责,自己未能好好教导爱徒,让他学无所成,整日跟在自己身边迷茫度日,不知所谓。

艳阳当头,晴空万里无云。

此时的行云和卓依正在宅院里玩耍。客厅中,福将正和黎山坐在一起交谈。

黎山倒下一杯茶水,说道:“张臭丫头!我看你怎么愁眉苦脸,闷闷不乐的?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烦心事倒是没有!只因为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走过这么多路,看得东西多了,心中难免有点杂念。”福将喝下一口茶水,说道:“像我这样的人,心思是很难定的下来的。因为我总想着替别人着想,却没怎么顾忌自己的心事。”

“臭丫头不必如此忧虑,其实人生是很平淡的。你不要去想那么多,心里就会平静下来了。”

“话虽如此!但是。”福将沉默思绪了会儿,说道:“隆坤贤弟重生之假想夫夫!我初来此地,对这里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你能帮我讲解一下这里的风土人情以及人文历史吗?”

“噢!阳林镇。”说着,黎山就为福将讲述起了这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及人文历史。

“原来如此!”听了黎山的一番漫长叙述,福将恍然大悟,他神色愁郁的讲道:“想不到还发生过这么多祸患之事!难怪我初来此地,会看到这些不平常的景象。”

庭院里,行云和卓依正竞技跳远游戏。这两个年龄相差不等,习性却很投缘的朋友,心里只有愉悦的心情,心智幼稚,无所忧虑,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

玩耍中,金凤和卓依各露自己欢喜的笑颜,完全沉浸在快乐游戏当中。她们的身影出现在客厅前,她们的欢声笑语引起了福将和黎山的注意。福将见此情景,不禁唉声叹气的摇了摇头,惆怅不已。

正玩的尽兴时,空中突然飞来几只喜鹊。它们纷纷啼鸣而至,就地落在宅院屋顶上。由如此景,它们的性情如人一般。喜欢打闹,喜欢玩耍。飞身跃空,在庭院中你追我赶,游戏人间。

喜鹊们的吵杂嬉戏声影响了正在玩耍的行云和卓依。她们闻声站定原地,转头望着它们的飞跃的身影,被它们所吸引。

见到轻身如燕,跃空飞翔的喜鹊。卓依的脸上骤然浮出了一丝喜悦笑颜。哇!好漂亮的喜鹊啊!它们多自由自在啊!如果我要能和它们那样生活着,那该多好啊!卓依心中不由得感叹,脑海中开始憧憬着无尽的遐想。

待喜鹊们在庭院中停留了一段时间,卓依的注意力完全被它们吸引时,她便渐渐对它们产生了好感。她恍然回神,对呆楞一旁观望的行云,讲道:“行云姐!我好喜欢那些喜鹊,你能不能把它们抓来送给我?”

“啊!”行云闻言突然恍过神来,神情呆楞,睁大双眼,颇感惊讶的瞪着她,讲道:“你叫我去抓它们?这。”她言不由衷,对卓依的这种无稽之谈,荒唐之念而感到深疑不解。

“怎么了?你办不到吗?”卓依疑问道。

“不是!这个!”行云摸着头脑,感到非常无奈,不知如何言表?

看行云不愿去,卓依就支支吾吾自己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神级护卫 重生之最强高手 神魔天尊 我在阴间有个约会 祸水红颜 穿越火线之AK传奇 蛰伏 亡夫,别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