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冥婚中介所 > 第一百七十五章:疯婆子

第一百七十五章:疯婆子(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零书屋」地址:www.80sw.com  冥婚中介所更新最快!

我正在考虑蔡晋的话是否可行,那个“疯婆子”却又突然止住了哭声,踉跄着朝我们跑了过来。

接着让我们摸头不知脑的一幕发生了!

那个疯婆子直接穿过前面的我和蔡晋,扑在黎山面前。一脸痴痴的看着黎山道:“孩子……真的是你吗?”

黎山被吓了一跳,连退两步,盯着那个老女人道:“你……你要干什么?”

“孩子……”那个老女人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居然说道:“我不会认错的,你就是我的孩子,我是你的母亲呀!”

黎山愣了半响,说了一句让我们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的话:“母亲?母亲是什么东西?!”说完,居然一脸求助的望向我和蔡晋。

我见这老女人神态疯癫,也没把她的行为当一回事。心想着估计这个女人一定是以前受过什么刺激才变成这样。也许是见黎山有些像某个人。所以才认错了。

所以我对黎山递了个眼色,然后拉起蔡晋就往山洞里面走。黎山也领会了我的意思,一脸不自然的对那个老女人说道:“你的孩子……和我很像么?”

接着那个老女人又有些激动的说着什么,但是我和蔡晋已经走进了洞里,完全听不见了。

而走进山洞之后。拐了两个弯,我就看见了行云!

此刻行云正对着一面镜子,痴痴的梳着自己的头发。我还没出声,她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猛的一回头,然后手里的梳子掉在了地上。呆呆的看着我,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

“行云……”我喊着她的名字,一下就冲到她的面前。

行云也什么话也不说的就扑进我的怀里,一个劲的抹眼泪。看得我心都碎了。

“行云……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我知道她能听懂鬼语,所以用半生不熟的鬼语说道:“现在没事了,我们走,我们回家!”

行云用力的点点头,才抬起头看这我。我轻轻抹了抹她脸上的泪痕,又一次紧紧把她揽入怀中。

蔡晋在我身后道:“都啥时候了,要抱回去慢慢抱吧,我们得赶紧走!”

我这才放开行云,扶着她的肩膀朝外面走去。

走到门口,我和蔡晋同时惊异的对望一眼:黎山和那个老女人居然不见了!

“李娜!李娜!”我喊了几声。李娜才有些慌张的从外面跑进来。

“你师父和黎山呢?”我还没来得及问。蔡晋已经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李娜眼神有些疑惑。

“那你去哪了?”我见李娜似乎没说实话,问道。

李娜伸出手递给我一张黄纸:“这是黎山让我给你的,他说有事要先走。”

我接过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的是:回丰都山一趟。不日可归,勿念!

我把纸条扔给蔡晋,蔡晋看完也是一脸疑惑。这个黎山怎么说走就走了?为什么会突然回丰都山?

蔡晋笑道:“该不会黎山真是那个老太婆的弟弟吧?他回丰都山,难不成是回去问自己师傅去了?”

蔡晋虽然是半开玩笑的说出来,我想想倒也觉得很有可能:“那个老太婆自然不可能是黎山的母亲,不过黎山倒是从来没有对我们说起过他自己的身世。有可能是因为老太婆提醒了他,他才想回去弄清楚吧。”

蔡晋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看来这事只有等他回来才知道了!”

李娜也同我们一路回到李德家里。

路过乱坟山的时候,我问李娜:“上次丰禹说你到这里来挖坟。我也看了,那些坟堆的确是有人用手挖过的痕迹。你挖坟做什么?”

李娜先是不好意思的对我吐了吐舌头,然后道:“这是我师傅教我养蛊的方法,那些虫子,需要在坟地里养上半年,才能在端午节的时候拿出来炼蛊……”

我想了想,虫蛊炼蛊的确有这种方法。既然李娜是做这个。我也没有多问。同时心里又有一个疑惑:既然那个老太婆是虫蛊的,为什么会被赶出来呢?

这个流亡,为什么会躲在蛇头山?又为什么会和鬼祖那里的那个老头子认识?

这些看来,都还是一个令人费解的谜。

回去之后的过程自不必细说,福将为行云检查了一番,确认行云身上的蛊毒已经完全没有了,才放松的叹了一口气。

而行云因为被蛊毒缠身了一段时间,身子自然非常虚弱。我日夜守候的照顾了她三天,在这三天里,我也从头到尾的对她讲述了我们分别之后的一些事情。

由于我的鬼语还不是很熟练,所以很多时候,行云都很认真的听,偶尔听不明白,就偏着脑袋认真的想。

蔡晋在这几天里倒是像个孩子王一般,带着丰禹和李娜兄妹二人满山遍野乱跑。每次回来,手上都提着野兔或者豪猪什么的野味,倒也是让我们享尽了口福。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愿意就这样。什么也不用想的留在这里,就这样过一辈子。

至于那个水蛊的小孩子,在福将的安排下,我们把他送给了一对膝下无子女的老夫妻。

看着那对老夫妻感激涕零,如获至宝的样子,我知道,这个孩子的未来,再也没有不该属于他这种年?就去体会的血腥。

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不是正确。但是除了如此,我又能怎么去安排他的未来呢?

生命终究只是一个过程,我相信这个过程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平淡是福。

三月十四。

晚上我趁着行云睡着了,找到正在修补房子的福将:“老爷子,休息会吧,你眼睛上的伤还没好呢!”

“没事,修房子有一个眼睛能看见就够了。你丫头不知道吧,多动动才会好得更快!”行云平安回来,福将最近心情也好了一些,从房顶上下来,福将坐在木头凳子上看着我笑道:“说吧,我知道你有事找我。”

我掏出当初卓依给我的那个荷包,放在手里把玩道:“行云就留在家里,您多帮忙照顾几天。我去找到这个荷包的主人,等解了蛊就回来带你们离开这里!”

“嗯,”福将点点头:“你们还是离开吧,这个地方,终究不是你们能待一辈子的。有空的时候,就回来看看我老头子。”

我道:“老爷子,你听错我的意思了。要走,我也带你和我们一起走。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你在我眼里,和行云的主人一样,同样是我的主人!我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的。再说,即便是你不愿意和我们一起,你不是还有弟弟么?”

福将呵呵干笑两声,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你有这份心,我老头子满足了!相信行云妮子跟着你,也不会受委屈。至于我老人家么,已经习惯了这种山里的生活,就像你说的,如果要想走,我早就搬到城里去了。又何必等到今天?”

其实福将的意思我也完全能理解,像他这种在山里生活惯了的人,让他去城市里“享福”对他这种人来说,反而是受罪。

就像我当初兴致盎然的把自己的父母接到本地,希望能略尽孝心一样。在我眼里看来很好的东西,在他们这一辈眼里,看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不过福将虽然说得很有道理,我却隐隐感到,他留在这里不愿离开,似乎还有另外的原因。不过我当下完全是自己的猜测,也不好再多问。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行云依依不舍的送我和蔡晋到村口。我本来想带上她一起,但是想想她的身体还是很虚弱,而且这次去是为了解蛊,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照我的估计,也就三五天时间就能回来。

为了少走路,我和蔡晋二人直接抄近路往那个叫“八里渠”的方向而去,因为在那个镇上,还能叫到当地的拖拉机朋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神级护卫 重生之最强高手 神魔天尊 我在阴间有个约会 祸水红颜 穿越火线之AK传奇 蛰伏 亡夫,别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