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奸臣 > 第75章 穆百里,你是不是喝醉了?

第75章 穆百里,你是不是喝醉了?(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零书屋」地址:www.80sw.com  奸臣更新最快!

走出大门的时候,赵无忧略显无奈的揉着眉心,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穆百里在旁随行,颀长的身躯遮去了外头的光,将她整个人笼在他的暗影阴霾之中,“赵大人似乎不是很满意。”

“多亏了督主筹划得当,此事才能可成,我能有什么不满意的?”她轻叹一声。

“赵大人是觉得,本座把脏水泼你身上了?”穆百里是谁,岂能不知她的话外之音。

赵无忧顿住脚步,“督主难道没听过,强龙不压地头蛇吗?”

“是赵大人不想让朝廷势力,穿插在江湖之中吧!”穆百里一语中的。

赵无忧瞧了他一眼,“督主什么都好,就是这双眼睛不好,什么都看得透透的。岂不闻,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吗?”

“好在赵大人不是本座的徒儿,否则依着你这句话,本座就该清理门户。”穆百里呵笑两声,“赵大人觉得呢?”

赵无忧轻嗤,“就督主这样的师父,换做是我,约莫是要欺师灭祖的。所幸,督主没有收我为徒,不然肠子都会悔青。”

语罢,赵无忧疾步离开。

看上去,有些动怒。

素兮疾步在后头跟着,“公子办成了事儿,为何还不高兴?”

“口服心不服。”赵无忧道,“穆百里把一个烂摊子都丢在我头上,我岂能领他的情。这笔账。来日是要记在赵家头上的。他为自己谋利,却借我的手,你说我该不该感恩戴德呢?”

素兮一愣,“公子此话何解?”

“我且问你,宋家在金陵城多久了?”赵无忧问。

素兮道,“近百年。”

“那穆百里来金陵城多久?”赵无忧放慢脚步。

素兮恍然大悟,“东厂的势力不可能遍布整个大邺,是故在金陵城这个地界上,督主的势力不及城主。若督主想要知道宋家亲眷的状况,就必须与刘城主联手。”

所以,穆百里和刘弘毅应该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合作的关系!

赵无忧被人当做刀子使,然后能高兴起来?穆百里给了她一记软刀子,而且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她不接也得接,甚至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才是最让她咬牙切齿的。

“可是公子,城主这么做到底意欲为何?”素兮不明白。

“这话,就得问刘弘毅他自己了。”赵无忧突然顿住脚步,她站在西厢的大院门外头,眸色幽幽的望着西厢房的一角,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里头还有一个客人,但是这人一直没有出来过。

西厢房里里外外不少人,来七星山庄的江湖人如此之多,按理说不太可能空出房间。夜里的时候,她是看到过那个房间的窗户上有过人影浮动的,只是从未见其出来。

哪怕是校场比武,仍是房门紧闭。

“公子在看什么?”素兮问。

赵无忧定定的望着那紧闭的房门,因为隔得比较远,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雨幕里,除了风影花摇,什么都没有。

“那里面的人,是谁呢?”这么热闹的比武,都不曾出来。如今江湖人都在议论纷纷,该立谁为庄主,那人也没有现身。来到七星山庄,却不关心庄主之位,不是很奇怪吗?

“约莫没有人吧,从未见人从里头出来。”素兮抿唇,“公子,庄主之位已经确立,约莫明日就能举行庄主交接大典吧!”

赵无忧点头,“交接大典一直都准备着,本来就等着比武结果,如今倒是便宜了钟昊天。这宋家的其他几位公子,怕是要抓狂了。”

素兮笑道,“技不如人,有什么不服气的?有本事一战高低。没本事只能弱肉强食。这是江湖的基本生存法则,每个江湖人都必须遵守。”

却见赵无忧缓步朝着那个房间走去,她走得很慢,眸光有些冷冽锐利。

心里似乎有些隐忧,总觉得这个人太过神秘,不是件好事。

站在房门外的时候,赵无忧犹豫了一下。

“公子?”素兮蹙眉,“真的要进去吗?”

赵无忧一咬牙,用力的推开房门。

房内,空空荡荡,并无一人。

缓步走进房间,赵无忧环顾四周。西厢房的每一间屋子,屋中的摆设与一应器具皆是一模一样的,这屋子里的东西跟自己房间里的都差不多。

赵无忧打开柜子,柜子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床褥上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痕迹。看上去就像一间空屋子,没有生活的迹象。

“公子,这里没有人住。”素兮扫过四周。

赵无忧只觉得心里有些莫名的慌乱,那种无法言说的不安。

“赵大人?”钟昊天站在门外,皱着眉头打量着屋内的赵无忧,“你在干什么?”他面上露着不解,“这屋子怎么了?”

“没什么。”赵无忧抬步走出,“有事吗?”

“那事我知道了。”钟昊天俯身作揖,“多谢赵大人。”

“你何必谢我,帮你的又不是我一人。”赵无忧清浅的吐出一口气,负手而立,望着那细密的春雨绵绵不绝的落下。

钟昊天走到她身边,扭头望着面无表情的赵无忧。

素白的面上,寻不着半点喜怒哀乐的影子。风雨撩着她雪白的衣角,悄悄的匍匐在她的眉睫之上。那种如飘如渺的感觉,如梦似幻般的不真实。

“赵大人看上去不是很高兴。”钟昊天道。

赵无忧敛眸。半垂下眼帘,“无所谓高兴不高兴,人生的每个转折,总有付出与得到。”她深吸一口气,终于抬头看他,“恭喜五公子。”

“你若欢喜,可唤我昊天。”钟昊天笑道。

赵无忧一笑了之,“我觉得五公子这称谓极好,客气之中又不显得疏离。”

钟昊天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放眼望去,偌大的西厢,偌大的院子,以后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将属于他,“可惜娘看不到,也回不来了。”

“活着的人,要替死去的人,承担活下去的痛苦与煎熬。生,比死更艰难。”赵无忧望着他,“你娘其实心里是想回来的,只是那背负的污名,让她退缩不前。她用自己的命,逼着你爹否认当年的故事,谁知竟没有等到那一日。”

闻言,钟昊天垂眸不语。

赵无忧继续道,“人生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五公子,好好珍惜吧!事成之后,还望五公子能兑现承诺,莫要让我失望。”语罢,她潇潇洒洒的拂袖而去,将来这屋子的事情,轻描淡写的略过。便是来日钟昊天再问起,也是不知该从何说起。

回去的时候,穆百里已经等在书案前。

死太监提笔挥墨,也不知在写什么。

赵无忧站在门口望着他,抛却阴谋诡计,抛却宿世敌对的注定,她与他本可以成为至交好友,甚至于可以成为生死之交。

然则命中注定,势均力敌的两个人,此生只有相互利用和你死我亡。

“赵大人什么时候改行看门了?”穆百里不必抬头也知道是赵无忧,这句话还是当日她自己说的。

素兮在外头守着,赵无忧不紧不慢的进门,“穆百里,那你知道不请自来,不问自取视为偷吗?”

穆百里手上一顿,笔尖落下点墨,慢慢晕开少许墨梅,“偷?赵大人是觉得本座偷了你的心,还是偷了你的人?”

深吸一口气,赵无忧可没什么心思与他贫嘴,“督主还想做什么?我能与你做嫁衣,也能拆了你的台,督主还是别大意为好。诸葛孔明聪慧一世,尚且大意失荆州。”

“本座谨记在心。”穆百里放下手中的墨笔,将一封信折叠,快速收入袖中,“不过是借用赵大人一点笔墨罢了,怎生这样小气?”

“刘弘毅想得到七星山庄,是吗?”赵无忧问。

穆百里冷飕飕的瞧着她,“赵大人太聪明,就不怕在金陵城的地界上,人间蒸发吗?”

“不是有督主护着我吗?堂堂东厂提督,连个病秧子都护不住。还有脸说自己是天下无敌?”赵无忧冷嘲热讽。

“赵大人生得伶牙利嘴,说自己是病秧子,实在是太谦虚了。”穆百里踱步而来,施施然坐在她的身边,面上还是那副欠揍的表情。

似笑非笑间晕开万种风情,透着一丝魅惑蚀骨的意味。

好在赵无忧定力足够,不会被这样的妖孽蒙蔽了心神。

“督主出去吧,我累了。”横竖事情已经解决,再追究下去也没什么意义。赵无忧是个不会回头的人,所以她只会往前走,往前看。

不过她也记仇,这点心思跟穆百里很像。

睚眦必报,十年不晚。

“不头疼了?”穆百里问。

赵无忧睨了他一眼,“督主的老毛病又犯了吗?”这骨子里的奴性,还真是没办法更改。

穆百里意味深长的笑着,“赵大人不头疼了。便再也用不到本座了是吗?本座真是难过啊!赵大人用着用,不用则弃,实在让本座伤感。来日你若是有所差池,还会记得来找本座吗?”

“找督主的麻烦吗?”赵无忧笑,“必定记得,刻骨不忘。”

“那便极好!”穆百里含笑出门,竟也没有纠缠,没有久留。

赵无忧敛眸,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过了明日百年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但愿钟昊天不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否则她不会善罢甘休,绝不会轻饶他。

外头的雨,还在一直下。

穆百里随手便将信件交给陆国安,“速抵京城。”

“是!”陆国安俯首。

站在七星山庄的大门外头,瞧着外头细细密密的绵绵春雨,穆百里冷了脸,快速上了马车扬长而去。他跟赵无忧看似和睦,在所有人眼里,是这样的亲密无间。

可实际上呢,却是暗潮涌动,厮杀不断。

天命敌人,注定是不可能共存的。

茶肆雅

刘弘毅已经等在那里,见着穆百里过来,毕恭毕敬的俯身作揖,“督主。”

穆百里进门,外头戒备森严。

“找到了吗?”穆百里问。

刘弘毅道,“已经摸到了行踪,相信很快就能找到他。”

“本座只问结果。”穆百里落座,拂袖间眉目寒凉无温。

茶香四溢,雅安静得落针可闻。

穆百里修长如玉的指尖,轻柔的夹着那上好的青花瓷盏,极具节奏感的把玩着。杯盖与杯口轻柔碰撞,发出低幽之音,清脆中带着少许心颤。

刘弘毅颔首,“我一定竭尽全力。”

“刘弘毅,本座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哪怕赔上整个金陵城的性命,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本座挖出来。懂?”穆百里手中的杯盖落下。抬头时,幽邃的瞳仁里唯见墨色渲染,无光无亮。

刘弘毅躬身,“请督主放心。”

这颗心能不能放下,还不一定呢!

等到刘弘毅离开,陆国安快速进门,“督主。”

“说!”穆百里抿一口杯中香茗。

陆国安躬身道,“刘城主府中有一女子,名曰杜玉娆,乃是刘城主的心头好。生就一女,取名暖暖。刘城主对此二人格外疼爱。但听人说杜玉娆天生冷淡,对刘城主也只是尽了夫妻的本分罢了,倒也没多少恩爱其中。”

见穆百里没有吭声,陆国安继续道,“卑职还听说,这杜玉娆还是刘城主从山上抢来的。本来杜玉娆有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奈何如今下落不明。而杜玉娆之所以冷淡,是因为当年事发突然,官军失手错杀了杜玉娆的母亲,以至于杜玉娆一直心存芥蒂。”

“虽然此时跟刘城主有关,但终究也不是刘城主亲手所杀。杜玉娆约莫是恨着刘城主,这些年几乎没人见她笑过,更有传言,说是杜玉娆这女儿也是那未婚夫所生,并非城主之女。城主有一妻一妾,城主夫人多年未有一儿半女,然杜玉娆入了府中八月便生下女儿,实在可疑。”

穆百里长长吐出一口气,无奈的揉着眉心,“绿帽子?”

“是!”陆国安道,“但很多话都是道听途说罢了,查无实据。”

“是不是亲生的,刘弘毅应该心里清楚,这不是本座想知道的。”穆百里眸色微沉,“盯着杜玉娆和她的女儿,若刘弘毅敢轻举妄动,就别怪本座不客气。”

敢跟东厂玩花样,谁都不会有好下场。

顿了顿,穆百里又道,“注意赵无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女神的绝世高手 万古天魔 不及皇叔貌美 通关基地 铁血兵王在都市 一代枭雄 恶灵附身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