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奸臣 > 第73章 让我来告诉你,我是什么东西

第73章 让我来告诉你,我是什么东西(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零书屋」地址:www.80sw.com  奸臣更新最快!

人心,人心是什么?人心是这世上唯一不可预测的东西。 仁者无敌,贪婪无尽。谁知道好端端一个人,突然间会变成你喜欢的模样,还是你厌恶的那个样子呢?

从主院出来的时候,赵无忧仍是那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在她的眼里,世间的一切波澜,都不过是人的贪婪在作祟。只不过有时候,贪婪也不一定都是邪祟,就看你如何把控。

你玩得好,人心就是天下大义。

玩不好,那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唾弃。

外头的雨有些大,越发的淅淅沥沥。出去的时候,素兮在门外候着,见着赵无忧平安无事的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快速撑伞上前。

赵无忧拢了拢狐裘,风雨微凉,难免轻轻咳嗽着。

“公子,没事吧?”素兮担虑。

赵无忧摇摇头,“回去再说。”临走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主院的大门,若有所思的敛了眉目。

长长的回廊里,素兮收了伞跟在赵无忧身后。

赵无忧走得有些慢,脚下有些轻浮。她咳得有些厉害,到了最后,整个人靠在廊柱上,一张脸乍青乍白得厉害。坐在栏杆处,赵无忧的呼吸有些急促。显然是吃力到了极点。

“公子自打来了金陵城,这身子似乎比来时差了好多。”素兮垂眸,“难不成是水土不服?”

“不是。”赵无忧环顾四周,确信无人才道,“我只是觉得来了金陵城以后,这里的空气让我觉得压抑,就好像有东西一直压在我的胸口,让我喘不上气来。我也不知这是为何,约莫是不太适应的缘故。”

若说是水土不服,肯定不是这样的症状。

她只觉得心口压得厉害,好像无形之中有东西,一直堵在胸腔里。这种感觉,让赵无忧变得莫名暴躁,对着金陵城一点都没有好感。若不是东西没到手,她断然不会多留片刻。

“我出门的时候把要药放在了柜子里,你去拿来。”赵无忧不想动,“我累了。”

看得出来,她已经到了极限。

素兮颔首,“公子坐着别动,卑职马上回来。”

赵无忧点点头,这个时候就算是一个雷劈下来,她也不想挪地方了。整个人气息喘喘,到了体力的极限,是真的连头发丝都懒得随风飘了。

素兮疾步离去,赵无忧便坐在这里等着。

合上眉眼,脑子里昏昏沉沉,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好像要破土而出,在脑子里不断的翻滚。是一些莫名其妙的片段,至于是什么,赵无忧也没有底。

恍惚间,她有人在笑,那清灵的笑声让人闻之心悦。听声音,应该是一些少女。少女之音,果然是清脆而甜美的。

而后,突如其来的厮杀声打破了这一切。

耳畔十分嘈杂,有奔驰而来的马蹄声,有激动高昂的呐喊声,最后都化作一片凄厉的哀嚎。身上有些热,莫名的滚烫起来,皮肤上似乎有烈火烧灼的痕迹。

可眼皮很重,她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凭着感觉,感受到场面的激烈。

蓦地,她听到有人在说话。

“怎么哭了?”

这声音好熟悉。

下一刻,赵无忧费力的睁开眼。骤然映入眼帘的脸庞,让她心头骇然一怔。待定睛一看,竟然钟昊天,一时间赵无忧有些闹不明白,怎么会是钟昊天呢?

自己不是坐在回廊里吗?

见赵无忧醒来,钟昊天取了软垫子靠在她的身后,递给她一杯水,“我路过的时候刚好发现你昏迷了,所以把你带了回来。”

他说得言简意赅,有些东西随意带过。

比如她是被他抱着回来的,又比如他发觉她果然是消瘦得可以,抱在怀里分量很轻,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更出乎意料的是,身为男子的赵无忧,体格轻盈。抱在怀里的感觉唯有四个字可以形容:柔若无骨。

“素兮呢?”赵无忧问。

一句话,愣是将钟昊天拽回神。意识到自己有些走神,钟昊天面上一紧,当即道,“我已经让人去找她了,估计我们都错过了彼此。我带你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西厢房,估计去找你。”

找不到赵无忧,素兮约莫会炸吧!

赵无忧揉着眉心,只觉得脑仁疼,下意识的想起那个死太监。要是死太监在这儿,替她揉一揉,约莫会好受一些。毕竟那死太监别的不行,这伺候人的事儿,可谓得心应手。

“你怎么了?”钟昊天问。“还是觉得不舒服?我去给你找大夫。”

这七星山庄里的路,四通八达而又暗布五行,所以陌生人很容易迷失。

“不必了,找到素兮便是,我的药大概在她手里。”赵无忧如今倒是不着急了,眯了一会身子也没那么乏,就是还有些头疼。

“好!”钟昊天出门吩咐了一声。

回来的时候,赵无忧已经下了床坐在了桌案旁。她的脸色还是很差,整个人看上去如同白纸一张,苍白之中透着一丝阴郁。眉目间凝着淡淡的愁绪,眼睛里染着外头的烟雨薄雾。

赵无忧是个很安静的人,安静得时候,你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你有时候甚至会害怕,她突然没了呼吸,你也无所察觉。

“我歇会就走。”赵无忧喝着水,回眸看他时,眸色淡然。

“你真的没事?”钟昊天坐定,“你脸色不太好看。”

“我的脸色,就没好看过。”她随意的应了一句,“老毛病了,不必挂怀,还是要多谢五公子的救命之恩。”她勉强一笑。

钟昊天轻叹一声,“没事就好。”

“没什么想问的吗?”赵无忧道。

钟昊天一笑,缓步坐在她对面,“要问什么呢?你身子不舒服,有话还是改日再说吧!”

赵无忧抿一口水,“既然五公子不开口,那就由我开口。”放下手中的杯盏,瞧一眼外头漆黑的雨夜,“五公子听说庄主请我去一趟主院,心里便有些忐忑不安,一直在主院外头徘徊。而后你看见我与素兮从主院出来,便一直在后头跟着。我身子不适,素兮便去给我取药。”

“你过来是想问一问,你爹都跟我说了些什么。可你发现我晕厥了,又怕我被人抢先带走,干脆直接带我来你的房间。如此你还能守着我,以防你想知道的秘密,被人捷足先登。五公子,我所言是否属实?”

钟昊天一声,她所说的竟如同她亲眼所见一般,几乎没什么差别。

“赵大人也不必把我说得如此难堪。”钟昊天道,“我虽不想让别人捷足先登,可我救你也是出于本意。”语罢,轻叹一声,“不过都无所谓了,横竖这目的是一样的,解释那么多也没用。”

“那你不想知道,我愿不愿意告诉你吗?”赵无忧问。

钟昊天望着她,“赵大人聪明绝顶,想来在你做出选择之前,谁都没法从你口中掏出所谓的真相。”赵无忧的城府那么深,不是谁都可以驾驭的。

“如果我说,我愿意鼎力支持你,你高兴吗?”赵无忧眸色幽沉。

“名利穿心剑,本非我所求。”钟昊天长长吐出一口气,“左不过是来人世间走一遭,做一场人罢了!”他望着她,“你为何不支持他们?对宋家人而言,他们才是名正言顺的宋家子嗣。而我与我的母亲是被宋家厌弃之人。实在当不得七星山庄的庄主。”

赵无忧笑得凉凉的,“我这人有个坏毛病,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越是困难,我越感兴趣。能轻而易举做到的,有什么趣儿呢?”

钟昊天犹豫的盯着她。

趣儿?

“我只问你一句话,这七星山庄,你要还是不要?”赵无忧起身。

钟昊天苦笑一声,“我要,他们敢给吗?”

“敢!”赵无忧轻咳着,拿起一旁的狐裘,慢慢悠悠的披在身上。

素兮从外头闯了进来,双目通红,那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教人不寒而栗,“公子?”当下将赵无忧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公子没事?”

“我没事,是五公子救了我。”赵无忧回头看了一眼钟昊天。

素兮帮赵无忧系上狐裘,“公子,药?”

“我好多了,不必。”赵无忧其实很排斥吃药,从小到大,靠药物支撑是什么感觉,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看着同龄的孩子又蹦又跳,高高兴兴的,她却只能待在屋子里,被一大群人伺候着,被那么多双眼睛日夜盯着。

只要她生病,整个府都会被闹得人仰马翻。

有时候,她很痛恨这具身子,这般的羸弱不堪,只会拖累别人。后来她很庆幸因为自己年少的不幸,而得到了完整的父母之爱。

母亲的衣不解带,让她这个前世的孤儿,深刻的体会到了娘亲在身边的温暖。那种家的感觉,是钱买不到的,没有任何东西任何人可以取代。

“你爹也是站在你这边的。”临走前,赵无忧说,“五公子,很多时候用你的心去看,而不是用你的眼睛去看。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什么都可以重来,唯独这性命没了就没了。”

钟昊天站在那里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子欲孝而亲不在,那种感觉他这辈子都不想再有体会。

可正如赵无忧所言,人没了就真的没了。

娘走了,这辈子都不会回来,留给他的只有冰冷的墓碑,和午夜梦回时那悲凉到骨子里的思念。除此之外,他什么都做不了。

赵无忧走在回廊里,身上冷一阵热一阵的出虚汗。

“我失踪这事,你没告诉别人吧?”赵无忧问。

素兮摇头,“卑职不敢声张,毕竟这是七星山庄。以公子的身份,若是出了事必定是大事。刘城主那头若是掀起浪来,卑职收拾不了残局。只不过”她犹豫了一下。

赵无忧顿住脚步,抬头看一眼站在房门口等着她的穆百里,有些哭笑不得,“只不过,你告诉了东厂。告诉了穆百里。”

闻言,素兮不敢抬头。

平素二人如何,素兮都是看在眼里的,这穆百里虽然是东厂的提督,可在金陵城内还是特外优待赵无忧的。连赵无忧的被窝都是他暖着的,想来这情分应当还不错。

赵无忧慢慢走到穆百里跟前,抬头望着凤眸幽幽的穆百里,勉强扯了唇,“督主什么时候改行看门了?”说着,推门而入。

陆国安与素兮在外头守着,没敢打扰。

赵无忧合上房门的时候,穆百里已经坐在了案前。房内烛火摇曳,气氛有些尴尬,或者说是有些暧,昧不明,诡异之风在室内穿梭。

褪下狐裘披肩,赵无忧站在烛光里回眸看他,倦怠的眸夹杂着少许涣散过后的迷离。看得出来,她是真的累了。

“过来!”穆百里说。

赵无忧摇摇头,转身便朝着床褥去了。现在她可以不吃不喝,但她不能不睡。

她刚坐下,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

他什么时候过来的?速度竟然这么快?

眨眼间,竟然已经坐在了她的身边。

“穆百里,你何时能把骨子里的奴性变得高雅一些?”赵无忧揉着眉心,“穆百里,我头疼。”她伏在他的膝上。

穆百里面上凉凉的,原还想发作,可赵无忧打了一巴掌,马上又给个软刀子,你这一发作反倒是你不够高雅。奴性便奴性吧。这成王败寇的,到了最后还不是赢的人说了算吗?

他的指腹暖暖的,摁在她的太阳穴上,也是暖暖的,极是舒服。

“赵大人什么都好,唯独口上不积德,却又常常摆出一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模样。”穆百里磁重的音色从顶上传来,带着凉薄,隐隐中还夹杂着几分笑意,“赵大人,你可知晓,自己这幅样子很讨人厌,也很招人恨。”

赵无忧安然闭着双眸,“我与督主是半斤对八两,大家彼此彼此。若非如此。督主岂能与我和平共处?道不同不相为谋,可如今道不同却同为谋,不得不说是宿世的缘分。缘分这事,还是顺其自然为好,督主以为呢?”

“来日回了京城,本座一定勾了赵大人的舌头仔细看看。什么样的舌头,能唱出莲花来。”穆百里微微凝眉。

烛光熠熠,膝上的男儿肤白如玉,长长的羽睫半垂着,落下斑驳的风影。她长年累月吃着补药,各种调理,以至于把这白瓷似的肌肤,养得若剥了壳的鸡蛋。幼白滑嫩,触手若京城小西门边儿上,豆腐西施精心磨制的豆腐花。

他自上而下。视线掠过她的发际线,游过她的眉心,顺着她的鼻梁缓缓而下。用眼神予以凌迟的错觉,竟有种莫名的得意,不经意间,唇角勾勒出极是好看的弧度。

外头的雨,下得真好。

室内暖着火炉,暖暖的感觉令人迟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女神的绝世高手 万古天魔 不及皇叔貌美 通关基地 铁血兵王在都市 一代枭雄 恶灵附身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