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奸臣 > 第69章 喜怒无常的赵大人

第69章 喜怒无常的赵大人(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零书屋」地址:www.80sw.com  奸臣更新最快!

有时候赵无忧真的觉得,穆百里当太监当了太久,所以分不清他自己是男是女。否则一个从男人变化过来的太监,怎么好意思这么对待她一个,女扮男装的“男人”呢?

所以归根究底,她觉得是穆百里疯了。

穆百里可没觉得自己疯了,穆百里觉得是赵无忧出毛病了,一个男人生得这般纤纤弱弱的做什么?这病秧子一笑一嗔,教人看上去就像狠狠的摧残。

奈何她身上还有他想要的东西,她又是皇帝的宠臣,暂时还不能动。

不能动,没说不能撩。

这未经人事的赵大人,若是被一个太监掰成了断袖之癖,穆百里觉得以后就不必费心对付赵家了。毕竟若是赵无忧以后要是换了心思,对女人不感兴趣,那么赵家估计就得断后。

如此想来,似乎理由很充分。

既然理由那么充分,那就占便宜吧!

横竖赵无忧占他便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大家礼尚往来,都不必客气。

唇齿相濡,口中的咸腥味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糯软的滋味。就像是记忆里的,带着温暖的体温,熨烫着人心。

赵无忧觉得自己快要被憋死了,终于得到喘息的机会,“你这是跟谁练的?”

穆百里一愣。

“我的意思是,这种事不会是督主的天赋吧?”赵无忧这个时候还不忘冷嘲热讽,一张脸乍红乍白得厉害。她拼命的喘着气,眸光有些溃散。

“看样子,还是本座功力不够深厚,否则怎么堵不住赵大人这张嘴呢?”他攫起她精致的下颚,大拇指的指腹在她红,肿的唇上来回摩挲着。

微光里,穆百里眸色幽邃。

微光里,赵无忧一脑门黑线。

“你来这里干什么?”她问,终于推开他。

环顾四周,这里怎么还是没有人?

“来找你呀!”穆百里随口道,这话说得可比唱得好听。

赵无忧心头腹诽,面上快速恢复了最初的神色,随手整理了凌乱的衣裳,“如此说来,我在督主心里还是有些分量的。”

“是啊!”他突然将她打横抱起,“分量有些轻。”

赵无忧神色大变,“你疯了,这是七星山庄,若是教人看见,还以为你我真有龙阳之癖。你不要脸,我还要脸!”音落。她费力跳了下来,转身就走。

“去哪?”他握着她的手腕,眸色微沉。

“你放心,我暂时不会离开七星山庄。”赵无忧挣扎着,“还有,以后别动手动脚的,穆百里,你是个太监,我是”她环顾四周,“大家本来就是各为其政,还是别那么靠近,免得到时候真到了那一天,谁不好下手。”

穆百里笑了,“你放心,若真到了那一日,本座一定会让赵大人死个痛快。绝不会。手下留情!”

“我亦如是。”赵无忧挣脱,“我在西厢房,你放心了吧!”

穆百里盯着她,“你来金陵城,是为了那串佛珠?”

“督主这话问错了,咱都是为皇上办事,岂能因私非公?难道说,督主不是为了皇命而来吗?”赵无忧可不是傻子,会当着穆百里的面,承认欺君之罪。

“赵大人所言甚是,咱们是来为皇上的分忧的,既然如此,那就各自行动吧!”穆百里皮笑肉不笑,那一双魅惑众生的眼睛里,始终保持着蛊惑人心的温暖。

也是这种温暖,其实是最危险的。

穆百里没有拦着。当真放了赵无忧。

“督主为何不留下他?”陆国安一直垂着头,如今才敢上前。

“你觉得本座留得住吗?”穆百里缓步朝着院门走去,“赵无忧要走,没人能留得住,别看这病秧子身体羸弱,她的刀子”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藏在这里。”

杀人不见血。

赵无忧又开始绕弯子,不过好在终于遇见了庄子里的人,这才被人带回西厢。

倒是把素兮急坏了,这庄子里她也不敢乱走,奈何这赵无忧竟然还到处逛。

“没事吧?”素兮忙问。

赵无忧摇头,“没事,就是遇见了不该遇见的人。”

“谁?”素兮一愣。

赵无忧轻叹一声,“穆百里。”

素兮骇然,“今日比武的时候,卑职看到他跟刘弘毅一道坐在主台上,心头还想着庆幸公子没有进校场。没想到,还是被他找到了。”

“阴魂不散呐!”赵无忧揉着眉心,真让人头疼,走哪都能遇见这死太监,难道命中注定,她要克在他手里。都说太监阴气重,难不成是自己最近身体不好,所以

“公子,那接下来咱们该如何是好?”素兮问。

“暂时按兵不动吧!”赵无忧垂眸,“若是真有必要,也许咱们也要走刘弘毅那一关了。”

“公子的意思是,自曝身份?”素兮蹙眉,“如此一来,岂非打草惊蛇?”

“有时候打草惊蛇,要未尝不是好事。”赵无忧想起了钟昊天,分明是七星山庄的五公子,却隐藏身份只为了庄子里的某些东西。他自称是为了拿到遗物,可到底是不是他母亲的遗物,谁知道呢!

金陵城形势复杂,赵无忧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可是金陵城,不是京城,由不得她为所欲为,也不在她的掌控之中。稍有不慎,她还怕自己再也回不到京城。

当天夜里,赵无忧便开始重新规划。

对金陵城的事情,都是素兮早前刺探好的。

有关于刘弘毅,有关于七星山庄的诸位公子,各人的品性喜好,都一一记在心里。

临近黎明时分,赵无忧实在累得不行,这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梦里,一室梨花香,睡得极为安稳。

醒来的时候,天都大亮了,床边不声不响的坐着穆百里。

好在赵无忧当时太累,没脱衣服就睡了,这会子直接弹坐起来,一脸懵逼的盯着眼前这如妖似孽的死太监。她觉得自己在做梦,用手指戳了他一下。

穆百里一脸嫌弃,“日上三竿,赵大人可真能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昨儿个怎么覆雨翻云,闹得这般精疲力竭。”

他说这话的时候,赵无忧看了一眼守在门口的素兮。

素兮被陆国安拦着,若不是见穆百里没有伤害赵无忧,她一定会出手。素兮寻思着赵无忧实在太累,她的身子经不起折腾,能多睡一会也是好的。

听得这话,素兮的脸上一紧,当下红到了耳根。

虽说是江湖儿女,可被人这么赤,果果的调侃,难免还是臊得慌,毕竟是未出黄花大闺女。一个死太监,出言轻佻,还说得这么直白。

赵无忧嘴角一抽,“不好意思,没让督主看到实战情况,下回请早,赵某一定再接再厉。”

穆百里凉凉的望着她,“赵大人还真是走哪儿,都把小美人带身边。”

闻言,赵无忧懒洋洋的靠在床柱上,“那是自然,我这厢所需求跟督主不一样,督主昨儿个夜里撩了我,又没处让我发泄,这不回来一折腾就睡到了现在。让督主看笑话,真是不好意思!”

穆百里干笑两声,“赵大人还真是公私两不误,本座佩服。”

“能让督主佩服,本官也深感欣慰。”赵无忧起身,心里却很清楚,赵无忧能出现在这里,八成刘弘毅那边已经露陷了。

干脆啊,也不躲了。

洗漱一番,才喝上一口粥,外头有人来报,说是城主来了。

赵无忧揉着眉心。“让他进来吧!”

穆百里没有吭声,只是站在窗口,负手而立。

刘弘毅进门便躬身行礼,“下官不知是钦差到了,请恕不周之罪。”

“没什么事儿,就是我不想惊动太多人。”赵无忧觉得这粥寡淡无味,实在不想吃,干脆放下筷子,“城主不必客气,坐。”

刘弘毅瞧了一眼站在窗口没有吭声的穆百里,毕恭毕敬的坐下,“下官执掌金陵城,长久不问京中事,不知大人到访,实在是下官的失职。”

“别一口一个下官的,咱们同朝为官。都是为皇上效命,何来上下之分呢?”赵无忧轻咳两声,拢了拢衣襟轻咳两声,“这金陵城在城主的治下,一派祥和之气,本官深感欣慰。如今本官代天巡牧,回京之后势必如实上奏,还望城主放心。”

“多谢大人。”刘弘毅松了一口气,“敢问钦差大人,皇上此次让大人来金陵城,可有什么特殊吩咐?”

赵无忧笑道,“比起城主,本官资历尚且,城主若是不介意,唤我无忧即可。我虽然是代天巡牧,但咱们如今未穿朝服,便不谈公事了。”

无忧?

刘弘毅心里一琢磨,京城之事他岂能真的一无所知。

朝廷上唯一赫赫有名的,便是赵嵩的儿子赵无忧,当朝丞相的独养儿子,大邺朝最年轻的礼部尚书。思及此处,刘弘毅心里吃了一惊。

眼下这白衣少年,看上去病怏怏的,难道就是赵无忧?

他下意识的看了穆百里一眼,穆百里还是没有转身。

初闻钦差到访,刘弘毅吓了一跳,也来不及问到底是哪位京官,如今赵无忧亲自相告,他难免有些手足无措。

谁来都好打发,唯独这赵无忧,怕是不好打发。

年纪轻轻能位居礼部尚书,没有点手段,如何能成?

“不知大人在朝中所任何职?下官此前并未收到任何的圣意。”刘弘毅笑问。

赵无忧笑了笑,“那是自然,本官奉命前来替皇上办事,自然不能暴露身份。”她将令牌往刘弘毅跟前一放,“城主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乍见如朕亲临的金牌,刘弘毅当即伏跪在地,高呼万岁。

门外有陆国安和素兮守着,是故不会让人轻易靠近。

赵无忧搀起刘弘毅,收了金牌,“城主不必如此客气,本官乃是礼部尚书,奉命前来私办皇差,还望城主能给予配合,不要轻易在外人面前露了本官的身份。”

“那下官在外该如何称呼大人呢?”刘弘毅试探。

“便说是大人的远方亲眷,长久未见,如今难得一叙。”赵无忧笑道。“督主,您觉得呢?”

穆百里幽幽然转过身来,笑得凉凉的,“赵大人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横竖皇上的旨意在赵大人手里,本座无权置喙。”

赵无忧报之一笑,“即使如此,还望刘城主谨记。”

“不知赵大人前来,所谓何事啊?”皇命到底是什么,刘弘毅很想知道。

赵无忧意味深长的望着刘弘毅,“这些年皇上对城主的忠心耿耿倍感欣慰,城主驻守金陵城,为大邺守住了北疆关口,乃是朝之功臣,皇上时常念起,一直对城主赞不绝口。然则这些日子,却有人对城主和金陵城的管制,颇有微词。”

刘弘毅面上一紧,“赵大人这是何意?”

“刘城主不必紧张,听本官把话说完。”赵无忧漫不经心,继续道,“城主也该知道,皇上龙体欠安,寻求仙道以求万岁之躯,此乃天降大任于君王,乃天意。可这些日子皇上听说金陵城内,有人私藏长生不老之秘。”

说到这儿,赵无忧眸色陡沉,冷飕飕的凝着眼前的刘弘毅。

刘弘毅俯首作揖,“下官不知此事,不知皇上是从何听来的谣言?”

“是否谣言,一查便知。”赵无忧敛眸。继而轻叹一声,“城主不必惊慌,我也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来到这金陵城,见着城内井然有序,百姓安居乐业,本官已深感欣慰。至于这谣言之事,不管是真是假,本官都相信绝非刘城主刻意隐瞒。”

“是!”刘弘毅如释重负。

这赵无忧不简单,一松一紧,让人有些吃不消。她给你一颗枣子,却也给你埋了一颗雷。笑着打脸,笑着给你施压,你不接也得接。

刘弘毅道,“下官一定查清楚谣言的出处,务必给大人一个交代。”

赵无忧拱手朝天,“刘城主此言差矣。臣乃为皇上办事,岂是给本官一个交代。”

刘弘毅急忙改口,“吾皇万岁。”

等着刘弘毅急急忙忙的离开,赵无忧这才坐了下来,面色有些泛白,看上去不是太好。素兮慌忙进门,“公子,你是不是不舒服?”

“有些胃疼。”赵无忧轻叹一声,“没事,给我弄点热水就行。”

素兮看了穆百里一眼,极不放心。

赵无忧笑道,“去吧,他还能吃了我吗?”

拎着空茶壶,素兮快速离开。

“赵大人好手段,恩威并施,把人治得服服帖帖的。”穆百里含笑望着她,缓步走到她对面坐着,看着赵无忧那张泛白的脸,他又想起昨夜,她红,肿的唇。

恩,那个样子才真的好看。

他最不喜欢看的,就是她这副病怏怏的样子,分明比谁都凌厉,却装得这般无害。

不知道的,还总以为是他欺负她。

殊不知,这赵无忧与他可是不遑多让啊!

“恩威并施那也是忙活了一阵,不像督主,只是把我供出去了,然后就当了甩手掌柜。敢问督主,你方才做了什么?”赵无忧笑问。

穆百里挑眉,“做了一回好徒弟,好好学一学赵大人官场上的本事。”

“这么大徒弟,我可不敢收,还怕哪天督主会欺师灭祖呢!”赵无忧皮笑肉不笑,其实她真的胃疼,早上起得太晚,吃得太少,又加上这两天奔波劳碌没好好吃饭。

“无妨,欺师灭祖那也只是本座一人的杀戮,跟赵大人并无关系。若真到了那一日,你只需好好做你的死人就是。”穆百里笑得凉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女神的绝世高手 万古天魔 不及皇叔貌美 通关基地 铁血兵王在都市 一代枭雄 恶灵附身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