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奸臣 > 第64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第64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零书屋」地址:www.80sw.com  奸臣更新最快!

高高的山坡上,红漆?釉,金漆描绘。

穆百里站在马车边上,陆国安与其撑着遮阳伞。举目眺望,远处的山道。快马扬鞭的四个人,扬起尘土,弥漫一路。

“督主,为何咱们不直接与他们同行?”陆国安不解。

“那么多人挤一块,还耽搁本座的行程,不觉得无趣吗?”穆百里问,“都处置妥当了吗?”

陆国安俯首,“是。”

“走吧!”穆百里转身回到车辇之中。

八匹千里驹,夜行千里,且走的是官道,自然要比赵无忧他们快得多。快马加鞭,金陵之行势在必行。那一日赵无忧离开,穆百里便自动请缨,前往金陵。

皇帝念着,这样一来胜算更大,是故也没有拒绝。何况,若是赵无忧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又该怎么办?赵嵩还在出使邻国,赵无忧可是他的独生儿子。

奢华至极的车辇,穆百里抚着手中的骨笛。色泽如玉,更胜她手中的白玉短笛。她成日都收着这样的短笛,约莫也会吹笛吧!

骨笛!

他想起了那个遥远的传说,不自觉一脸嘲讽。

不过是那些人为了遮掩自己的罪行,给世人一个虚幻的借口罢了!什么骨笛,什么诅咒?他不信神不信鬼,只相信自己。

虎口的咬痕早已消逝无痕,掌心的刀伤隐约还有些痕迹。他没有刻意去消弭,只是觉得掌心有个这样的痕迹,倒也有趣。

他一直追求完美,如今停下来想一想,才觉得有些缺憾也未尝不可。

毕竟,他发现了一双比自己更完美的手。

金陵,北疆。

又回来了。

策马扬鞭,赵无忧半道上停了下来,因为她的身子有些吃不消。一张脸乍青乍白,难看到了极点。呼吸有些急促,连脑子都开始不轻灵。

她知道,不能继续赶路,自己的身体扛不住了。

原以为前往金陵不过是途中劳累,没想到竟是如此劳累,这还没走上两天,她就已经累得不行。好在入了雷州城,她只好找个客栈歇歇脚。

钱不是问题,身体才是关键。

“公子。如何?”云筝忙问。

赵无忧趴在桌案上,视线都开始模糊,“我不是太舒服。”

“公子快些吃药?”云筝倒了水。

外头,浮生和奚墨守着。

“你家公子看上去,身体不太好。”浮生扭头望着奚墨。

奚墨道,“看见了还问。”

“为何你对公子的事,讳莫如深?”浮生问。

奚墨冷笑,“为何你对公子的事,那么感兴趣?”

浮生笑道,“人都有好奇之心,有什么好奇怪的?”

奚墨深吸一口气,“我不管你对谁好奇,唯独对公子,最好收起你的好奇心,否则公子动了气,后果会很严重。”

“会吃人吗?”浮生笑了笑。

“比吃人还严重。”奚墨面无表情。

吃了药。赵无忧的身体才稍稍好转,整个人还处于轻飘飘的状态,累倒了极点,估摸着昨夜没睡好的缘故。她这人本就心事重,出了门更是戒备心繁冗,无法安枕。夜里睡觉都是睡一会醒一会,实在疲累。

云筝出门,小心的合上房门,“公子睡下了,你们也去歇着吧。”

“公子这样,怕是没办法再赶路!”奚墨担虑。

云筝抿唇,“公子临睡前说了,醒了就走,所以你们赶紧去歇着。依照公子的性子,估摸着要日夜颠倒了。”既然身子扛不住,那只能趁着身子舒缓过来就赶路。吃不消就停下来,也不计是白天还是?夜。

奚墨颔首,“明白!”转头冲浮生道,“你也去歇着吧,公子这儿我来守着。”

“好!”浮生转身就走。

赵无忧纵然累得慌,也不敢睡太死。

蓦地,鼻间一股子熟悉的香味,赵无忧心道:不好。

奈何还不待她睁开眼,便已陷入了无止境的黑暗中。恍惚间,她觉得身上突然暖了,暖暖的感觉贴着心坎。她想起了记忆深处,父亲的感觉。

很小很小的时候,父亲抱着她,哄着她睡觉,便是这样的感觉。

而后她又想起了杨瑾之,自小没有承欢膝下。却是真的疼着她。

每月初九的一日温存,是她所有的柔情所在。

这种感觉,真好。

耳畔,是某人极度不屑之音,“这么大了还哭鼻子,丢不丢人?”

眉睫陡然扬起,赵无忧骇然睁开眼睛,乍见眼前那张如妖似孽的脸,一时间竟没有回过神来。

“不必感谢本座,也不必极度本座比你生得俊俏,你于本座而言,委实太丑了些。好在本座宽仁大度,不计较你这般丑陋之人相伴。”他抱着她坐在马车里。

此刻,她正躺在他怀中。

那不安分的手,正好落在她的胸口。

当然,也只是轻轻的摁着。

“把手挪开!”赵无忧快速起身。嫌恶的掸落他的手,而后快速整理衣衫,好整以暇的坐在一旁,恢复了最初的淡然之色。

穆百里还是那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眼底满是温暖的望着赵无忧素白的面庞,“没想到赵大人瘦弱纤纤,身上还是有些肉的。”

尤其是胸肌,虽然他没有摸人胸肌的癖好,但方才那轻轻一放,着实摸到了一些肉。

穆百里的感受是:倒也厚实!

“我为何在这里?”赵无忧问,“我的人呢?”

“你的人?”穆百里笑得凉凉的,“与本座何干?”

“那你带我来这儿干什么?”赵无忧冷然,“何况,督主不是该留守京城吗?为何会出现在此处?你到底意欲何为,要带我去哪?穆百里,你私自出京,就不怕皇上怪罪吗?”

穆百里盯着她,等着她说完了才略显无奈的揉着眉心,“赵大人就这么喜欢给人定罪名?你如何知道本座不是奉旨出京?”

奉旨出京?

赵无忧心头一紧,这厮没安好心。

“奉皇上旨意,本座出京与赵大人携手,共取丹药,一道完成皇上旨意。”穆百里漫不经心的说着,含笑望着面色素白的赵无忧,“不过看上去,赵大人似乎并不领本座的情。本座的一番好意,赵大人还真是不识好歹啊!”

“好意?”赵无忧气不打一处来,“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把她的人都丢开,让她一人落在这魔掌之中,还是好意?在赵无忧看来,这是最恶意的不怀好意。

“赵大人的意思是,本座这黄鼠狼,会吃了你这小鸡仔?”他突然笑了,朗笑着去看赵无忧略带窘迫的容色,“赵大人未免多虑,本座还没有这般饥不择食。赵大人虽然生得好,可本座终究也办不了你,你想太多了!”

“是你想太多!”她只是打个比喻,谁知道还能被他歪成这样。

果然是邪魔歪道,什么话到了他嘴里,都会变了味。

穆百里道,“坐过来。”

赵无忧冷笑两声,“怎么,督主觉得冷?”

越往北走越冷,到了北疆苦寒之地,寒意更甚。

“废话真多。”音落瞬间,穆百里突然拽过她的手,直接把她拽到了自己身边坐着。

赵无忧打心眼里不想跟这死太监坐在一起,是故刚想挣扎,却被告知,“再动,本座不介意继续抱着你,免得把你冻死了,本座还得扛着尸体回京跟皇上交代。”

闻言,赵无忧抿唇,“那你放手。”

他放手,她望着自己被捏红的手腕,心头腹诽:明知力道大,还拽得这样用力,险些将手腕给拽断。死太监!死太监!

夜幕降临。

安营扎寨在密林处,此处方圆数十里都没有人烟,赵无忧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更不知道如今云筝他们几个到底在哪。这穆百里也不知耍了什么花样。不知是如何把自己弄出来的。

“你说实话,他们几个是否还活着?”营帐内,赵无忧盯着他。

穆百里正在写折子,而后随手交给了陆国安。

“吃过饭好好歇着吧!”穆百里坐了下来,“吃吧!”

温暖的营帐内,美味佳肴齐备,便是出行在外,穆百里的一应物什,丝毫没有影响。

赵无忧坐在那里,食不知味,如同嚼蜡。

“本座的人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还如何当得了东厂的差事?”穆百里将菜夹到她碗里,“他们还活着,你可以放心了。”

她望着他,脸色不是太好看,“我还是那句话,你为何要带着我?你大可自己走,以你的脚程,可以赶在我们之前达到那里,做好一切你想做的事情。”

“等你去到金陵,本座的金丝楠木棺材,可就大有用处了。”他冷嘲热讽。

“没一句好话!”她匆匆扒了两口饭,转身就走。

“今夜有人值守,你大可安然入睡。”临走前,她听见身后的他,漠然开口。

赵无忧回眸看他,“穆百里,你知不知道当太监要做到那几点?”

穆百里挑眉看她,还没人直言不讳的说他是太监,这赵无忧还真是该死。

她继续道,“为太监者,当冷漠无情。还得一身奴性。你做得很好!可你也说过,太监是从男人过来的,男人若是太周到,就是婆婆妈妈,会惹人厌恶。”

“那么赵大人是喜欢凉薄之人?”穆百里反问。

赵无忧轻嗤,“我喜欢有自知之明的聪明人。”

“赵大人与本座,还真是意趣相投啊!不巧,本座也喜欢聪明人。”穆百里笑得凉凉的。

赵无忧没有直接回自己的营帐,什么东西都没带着,让她以后的日子怎么办?银子和包袱,都在云筝那儿,自己便是换洗的衣物都没有,还要跟穆百里在这里斗智斗勇,实在累得慌。

不过唯一的好处是,穆百里的车,还真是舒服。

稳当而不颠簸,快速又不耽误行程,也不会忽冷忽热。

可惜啊,那是穆百里的车。

望着忙忙碌碌扎营,有条不紊的东厂番子和那些随行锦衣,赵无忧只觉得头疼。当初小镇一战,锦衣没能护她周全,赵无忧便请旨撤去了锦衣随行。

如今想想,若是锦衣还在,也许自己不会这么快落在穆百里手里。

一个人站在树下,春末夏初的季节,偶尔的返春寒让人有些受不住。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想着如今该怎么办才好。

继续留下?

还是趁机逃脱?

此处方圆数十里都没有人,这样跑出去,无疑是自己找死。赵无忧可没单纯到这种地步,傻乎乎的为了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骨气,就这么自寻死路。

“赵大人。”陆国安上前,“赵大人在这儿乘凉呢?”

赵无忧看着天上的月,月色将满。含笑望着陆国安,赵无忧道,“赏月呢!”

陆国安笑了笑,“赵大人好雅兴,这个时候还能如此淡然自若。”

“难不成我要哭着喊着,抱着穆百里的大腿,求他收留我善待我?他会吗?”赵无忧朝着自己的营帐走去,“你去告诉穆百里,我不会做什么傻事,我也不会想着要跑,有个免费的马车还有免费的奴才,赵某又不是不懂享福之人。”

陆国安一愣,他这厢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劝呢!

赵无忧撩开营帐,转头望着陆国安,“怎么,要不要我哭两声给你听听,以便你能回去报告穆百里,让他过来哄我睡觉?如果你觉得必要,赵某现在就能办到。”

“不必不必!”陆国安快速离开。

赵无忧尖牙利嘴,见人就咬,想来也只有督主能镇得住。

不过穆百里有句话说得很对,那就是有穆百里坐镇,她可以安然入睡,不必担惊受怕。她就不信,这世上还有人在穆百里的头上动土。

这一觉睡得极好,一早起来,神清气爽。

吃早饭的时候,穆百里迟疑的望着她。

昨夜的赵无忧还有些拘泥和挣扎,此刻完全是放开肚子猛吃。

“督主不饿吗?”一碗粥下肚,赵无忧问。

穆百里凝眉,“你是饿死鬼投胎?”

赵无忧端过他跟前的那碗粥,转头朝着陆国安道,“再来一碗。”她堂而皇之的抢了他的口中食。

见状,穆百里着实愣了一下,手中的筷子还卡在半空,看着赵无忧吃得那叫一个香甜,简直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赵大人不怕本座下毒吗?”穆百里笑问。

“那也得做个饱死鬼,督主以为呢?”赵无忧笑呵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女神的绝世高手 万古天魔 不及皇叔貌美 通关基地 铁血兵王在都市 一代枭雄 恶灵附身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