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奸臣 > 第63章 爱听什么,就说什么

第63章 爱听什么,就说什么(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零书屋」地址:www.80sw.com  奸臣更新最快!

沈言回来了,可消息不容乐观。东厂里死气沉沉,赵无忧也得知了沈言的去向。

“金陵?”赵无忧冷了眉目,“穆百里到底在找什么人?”

“探子回来说,是故人。”奚墨俯首,“但究竟是什么故人,倒是不得而知。对了公子,探子在金陵带回来一样东西。”说着,毕恭毕敬的将一块绢布递上。

打开来,里头竟然是一颗佛珠。

“公子,是佛珠,是这个没错!”云筝惊喜。

赵无忧细细的观察,眼底亦泛起不少笑意,“是这个。”

跟无极宫分舵里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外观,分量,肉眼可见的材质,全部符合。金陵,为何会有这样的东西。

“从何得来?”赵无忧问。

奚墨道,“说是一个庄子里,有人拿出来抵押的。这些年,咱们一直在找佛珠,探子分散出去各自查找,见着佛珠就得先过眼。没成想,竟然找对了一枚。”

一百零八颗佛珠,只要全部找到……

赵无忧长长吐出一口气,听人说金陵是个好地方,山好水好,可她从未出过京城。打从母亲带着她来了京城,她就很少离开过父亲的视线。

“公子,怎么了?”云筝递上一杯水。

赵无忧轻叹一声,“朝中如今倒也没什么大事,瀛渠清淤尚需时日,而后宫有傅玉颖等人看着,我倒是能抽出一点时间去金陵一趟。”

“公子要出京?”云筝愕然。

“想跟我走吗?”赵无忧问。

云筝连连点头,有些欣喜,“公子在哪,奴婢就在哪,奴婢永远都跟着公子。”

“可是皇上怕是不会放手吧!”奚墨犹豫。

“皇上几欲微服,自然不会放手,但……”赵无忧笑了笑,“我自有主张。”

赵无忧是谁,她要做的事情,谁能拦得住她呢?

第二天,赵无忧便入宫去见皇帝。

皇帝刚从虚道长那儿出来,见着赵无忧在三清殿外等着,当下有些诧异,“如初为何在此?”

听得出来。皇帝心情很好,不然也不会直呼她的字。

赵无忧躬身行礼,“启禀皇上,微臣在瀛渠清淤之时,发现了一样东西。臣不知该如何处置,只能恳请皇上做主!”

皇帝一愣,什么事儿,赵无忧这般紧张这么认真。

难道是,赵无忧也想修仙问道?

“何事?”皇帝问。

“皇上能否借一步说话?”赵无忧俯身。

皇帝这才想起来,这是在宫道上,想了想便说,“那就回三清殿吧!”

赵无忧跟在皇帝的后头,而在他的后头,还有人扛着一个箱子,看的皇帝是一愣一愣的。这又玩的什么新鲜玩意?难不成,还藏个美人?

瀛渠清淤挖出来不是一堆烂泥吗?还能是什么?

虚道长也愣住。皇帝刚走,怎么又回来了?而且还带着赵无忧。

“无量寿佛,皇上,这是怎么回事?”虚道长不解。

皇帝往正殿上一坐,“朕也不知赵大人这是在做什么,道长还是自己去问吧!”

虚道长上前,赵无忧已经命人把箱子放了下来。

“赵大人,您这是在做什么?”虚道长不明白。

赵无忧笑了笑,“烦劳道长屏退左右,此事不可为外人道也。”

“不可为外人道也,赵大人可真不地道。”穆百里进门,朝着皇帝躬身行礼,“奴才参见皇上。”

赵无忧一愣,这死太监怎么又来了?还真是哪儿热闹就往哪儿凑。这宫里多少宫殿他不走,非得往三清殿走。这太监的搅屎棍功力,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还真是不容小觑。

约莫自己一进宫。他就盯上了。

也罢,横竖她要办的事儿,穆百里也拦不住。

“来看看吧,看看赵爱卿到底弄了个什么玩意,还如此郑重其事。”皇帝压根没放心上,反倒有些不悦赵无忧的兴师动众。

赵无忧打开了箱子,里头是一块石碑。

穆百里往底下一看,随即笑道,“赵大人这是从而拿来的?这脏兮兮的也不怕脏了赵大人的袍子。”说着回眸笑看皇帝一脸懵逼的模样,“皇上,赵大人八成是跟您开玩笑呢!”

“皇上,微臣并没有开玩笑,还望皇上仔细看看碑文。”赵无忧俯首作揖。

听得这话,穆百里一掌过去,直接将木箱击碎,石碑安然无恙的躺在地上。

虚道长上前一看。抚着长须半天不说话。

皇帝愣了愣,“这是瀛渠清淤的时候拿出来的?”

“是!”赵无忧道,“微臣不敢欺瞒皇上,这东西一拿出来就已经有人通知了微臣,微臣马上封锁消息直接带来了皇宫。”

东西是工人捞上来的,没错!

不过也是她偷偷教人放的!始作俑者就得有始作俑者的姿态,装傻充愣也得有装傻充愣的本事。

赵无忧继续道,“微臣本不在意,但是上面所言:此去金陵万事休,秦王汉武皆欲得。窈窕婵娟奔月去,长生不老问蟾宫。”

嫦娥奔月的事儿,谁都知道。

秦王汉武皆想得到的,难道就是长生不老药?

皇帝有些愣愣的,转头望着虚道长,“此事可有什么依据?”

虚道长道,“皇上。贫道觉得人世间冥冥之中有很多预兆,上天若是想让皇上长生不老,必定有所暗示。贫道不敢妄言,此事还需皇上自己定夺。”

“问蟾宫!”穆百里眯起眸子盯着眼前的赵无忧。

穆百里当然不是傻子,赵无忧好端端的想去金陵,这不是沈言刚去过的地方吗?赵无忧想找托木扎?赵家和托木扎有什么关系吗?

这其中,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皇帝有些犹豫,这东西是真是假尚未可知,如今贸贸然的去金陵,万一……

看出皇帝的担虑,赵无忧行礼,“皇上,上天预示之事实在不好说,昔年大秦国,先有荧惑守心,后有石碑预警。始皇帝死而地分,这不都应验了吗?皇上乃天命所归,神明下凡,所以得上天庇佑,亲将长生之法,得道长在侧护法。皇上,这些难道都不是上天的恩赐吗?”

皇帝想着,史记上记载的秦王之事,确实毋庸置疑。

那么如今咱这块石碑,是不是也能应验呢?

“皇上,何不一试呢?”穆百里俯身行礼。

皇帝动了心,这关系着他的长生不老大业!只要自己不死,有什么不能干的?赶紧的赶紧的,收拾收拾,派个人去金陵一趟。

如果真的有灵丹妙药,那一次性解决,就不必每月都炼丹。

如果没有,他还有虚道长,还有虚道长的灵药,也没什么吃亏。

可是派谁去呢?这倒是个问题。

必须得派忠心耿耿之人,否则真的有灵药,被人私吞了,那皇帝不是亏了吗?这就成了为他人做嫁衣。皇帝寻思着,这样的蠢事,万万不能做。

那该如何是好?

眼睛一亮,眼前不就是自己的肱骨忠臣吗?

赵无忧的身子本来就不好,长生不老对他也没啥用吧?难道要一辈子咳咳咳,病怏怏的长生不老?何况赵家,相对于朝廷上那些官员而言,还算是对皇帝忠心耿耿。

“如初啊!”皇帝又开始叫赵无忧的字。

赵无忧躬身行礼,“微臣在。”

“金陵那头,你熟吗?”皇帝明知故问。

“金陵乃是大业与北疆的贸易重镇,龙蛇混杂,生面孔多得很,也不在乎多微臣这一个。”赵无忧当然知道皇帝的心思,皇帝的心思也正中她下怀。

皇帝高兴,“果然是朕的良臣!”

赵无忧轻咳两声,“微臣一定会为皇上办好这差事,不管此事是真是假,微臣都会调查清楚。”

“好!朕会给你一个旨意,便宜行事,可先斩后奏。”皇帝道,“有当然是最好,没有的话”皇帝轻叹一声,“你也得安安全全的回来,朕的江山,还得依仗丞相父子。”

“微臣领旨!”赵无忧跪身在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盯着那石碑。“赶紧的,把这东西拾掇拾掇,放在三清殿内供起来。若真的是上天对朕的恩赐,朕岂能辜负上苍美意。”

穆百里行礼,“皇上所言极是。”

就这么着,赵无忧不但能名正言顺的出京城前往金陵找寻佛珠,还得了皇帝的皇权特许。

走出皇宫,云筝与奚墨都在外头等着,“公子,如何?”

“马到功成。”赵无忧笑了笑,“走吧,明儿个是初九,我们后天出发。”

云筝颔首,“是!”

穆百里在后头笑道,“恭喜赵大人,心愿得成。”

赵无忧顿住脚步,转身皮笑肉不笑的盯着他,“督主这话是什么意思,咱们吃的是皇粮,办的不就是为皇上分忧的事儿吗?”

“赵大人巧舌如簧,本座还是头一回见识,能把死的说成活的。”穆百里话外有话。

赵无忧笑道,“督主多虑了,这世上死了就是死了,活的也可能是死的。就看督主,是想让她活还是死。”

“赵大人觉得呢?”穆百里问。

赵无忧轻笑,“如果督主没有半夜私闯民宅,窥探他人洗澡的习惯,或许在下还能猜一猜。如今,我可是不敢猜了,否则半夜里被人杀了都不知道。又不能人人都像督主这般武艺高强,能给予保护的。所以。我还是自求多福吧!”

“你这话的意思,是让本座保护你,陪着你睡咯!”穆百里歪曲。

赵无忧笑得凉凉的,“督主再这样轻薄,小心我一状告到皇上那儿,保不?就全了督主的心思,让我娶了督主做小。”

穆百里挑眉,“为何是做小?”

闻言,赵无忧一步一顿上前,站在他跟前抬头笑看,“因为赵某乃是赵家独子,总不能让自己的后人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吧!”

两个男人,你还想恩爱生子,开玩笑!

穆百里的手,轻飘飘的落在赵无忧的肩头,这个位置曾经被他咬了一口,上次洗澡的时候他可都看见了,齿痕犹在。

赵无忧扭头,看一眼骨节分明的手,心里其实是排斥的。

这厮,不知何时就会出手,她还是防着点好!穆百里的武功太高,一个不留神,他就会弄死她。

不过此刻,穆百里倒是十分讨厌赵无忧的笑。

那种皮笑肉不笑,还带着几分嘲讽,几分戏谑,眼睛里还夹杂着几分挑衅和轻薄。这种复杂的神色,让人看了极度不爽,打心眼里想蹂,躏赵无忧。

他的指腹在她的脸颊处,轻微抚过,轻柔之中力道均匀,似乎不想弄疼了她。

云筝蹙眉,这种姿态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太对劲。穆百里是个太监,自家公子在外人跟前可是个男儿,这……未免也太那个了点吧!难免教人想入非非!

思及此处,云筝一张脸便黯淡了下来,扭头望着奚墨。

奚墨也不明所以,什么时候公子和这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关系变得如此微妙了呢?他知道公子能讨女人的欢心,怎么现在还能讨太监欢心了呢?何况,还是太监的头!

“摸够没有?”赵无忧冷飕飕的问,“督主若是真的喜欢,来日等我死去,剥下来给你就是。”她退后半步,转身往马车走去。

穆百里朗笑两声,“那你就不怕,我在你的皮上,再画些赵大人曾经画过的东西?”

赵无忧回眸,“然后你日日看着,以慰督主的相思之苦,身上之疾?”

语罢,她快速上了马车,继而扬长而去。

穆百里站在那里,陆国安上前,“督主,赵无忧越来越放肆,越来越出言不逊了。”

“本座倒是觉得有趣,放眼望去大邺天下,觊觎者大有人在。可是不觊觎天下,甘于为人臣者,本座还真是猜不透赵无忧到底在想什么。”穆百里缓步往前走,“常言道,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可在本座眼里,人生得一棋逢对手,才是恰到好处。”

他好久,没有遇见这么有趣的对手了。比起那些冷冰冰纯粹夺权的老东西,赵无忧生得好也算是一种优势,赏心悦目的敌人,多看两眼也觉得不错。

何况穆百里总觉得,赵无忧似乎有所求。

而赵无忧所求的,跟所有人都不一样。

比如这个佛珠,比如她口中的哥哥,又比如她的印记。

一个人身上有太多的秘密,本身就是一种吸引力。

穆百里什么都有了,就缺点兴致,赵嵩的离京,恰到好处的把赵无忧推到了穆百里的跟前。这个看似无害的兔子,其实有着一副令人震撼的獠牙,随时都能置人于死地。

“公子,东厂的人怪怪的。”云筝抿唇,“别到时候给咱使绊子就好。”

“皇上许我随时可以出京。”赵无忧望着掌心的金牌,“京城内,我会以生病为由,闭门不出。府中留一人傀儡,以备不时之需。”

云筝点头,“公子放心。”

赵无忧长长吐出一口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女神的绝世高手 万古天魔 不及皇叔貌美 通关基地 铁血兵王在都市 一代枭雄 恶灵附身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