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奸臣 > 第57章 和皇后闹掰

第57章 和皇后闹掰(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零书屋」地址:www.80sw.com  奸臣更新最快!

“哭什么?”赵无忧拢了拢衣襟,“我又没死。”

云筝拭泪,“自从遇见了东厂那帮番子,公子浑身上下到处是伤。”

“许是克星!”赵无忧自我揶揄。

也许,真的是克星吧!岂料是一语成谶,终究难逃一劫。

“那个含音姑娘,公子如何处置呢?难道真的要养着一辈子吗?”云筝言归正传,开始收拾案上染血的棉花和绷带。

“一辈子?”赵无忧笑道,“你何时也变得如此天真?真以为我要养她一辈子吗?既然珠子是从她的分舵出来的,她多多少少会知道一些。比如说联络方式,又比如说她会私底下通知其他分舵的人,来救她走。”

云筝愕然,“那公子的意思是?”

“男人与女人不就那么回事吗?你觉得一个男人要留住一个女人,该用什么法子呢?”赵无忧问。

云筝蹙眉,“难不成真的要娶她吗?”

“她能跟我回来,一则是想借此逃离,二则你觉得你家公子手段如何?”赵无忧笑了笑。

听得这话,云筝细细的看着赵无忧,“公子生得好,手段也好。看得出来她是有些动心了,否则无极宫的人岂是贪生怕死的,她早该杀了公子,临死前拉个垫背的。”

“你难道没看到,她胳膊上的守宫砂吗?”赵无忧起身,轻柔摆动胳膊,奈何肩胛上的伤依旧疼得厉害,只好就此作罢,“无极宫的人,长年累月都跟女人打交道,很少有异性男子如此轻薄。她不怕死,未必不怕多情男儿的痴缠。女人嘛,要的不就是一张嘴,一颗心吗?我给她就是。”

云筝开始铺床,“公子思虑周全,奴婢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不必铺床了。”赵无忧回看她一眼。

“什么?”云筝愕然,“公子今晚不睡?”

“谁说我不睡。”赵无忧望着南苑方向,“我会睡在那儿。”

云筝深吸一口气,“公子不怕穿帮吗?”毕竟赵无忧是个女子,若是跟含音睡一块,难免会被戳穿身份吧!

“我说了,我只是睡在那儿,可没说是我要睡了她。”赵无忧笑得凉凉的,“懂?”

云筝略懂。

可是第二天一早,云筝就彻底懂了。

含音惊叫一声,没成想昨夜竟然……

她醒来的时候,赵无忧已经穿好了衣裳,仍旧是一袭白衣,翩翩书生郎的模样。她站在逆光里。回眸看含音的时候,眸中温柔,嘴角带笑,“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

身子如同被磨盘碾过一般,疼得彻骨。床褥上,一抹嫣红的血花,悄悄绽放。

含音腕上的守宫砂已经消失了,也就是说,昨晚他们两个共度良宵,旖旎一夜。她抱紧了被子,不敢置信的盯着眼前依旧气定神闲的赵无忧,“你”

“昨儿个你做了噩梦,所以我便赶过来,谁知你拽着我不放手,于是乎”赵无忧轻叹一声。“情难自已这种事,我也没办法控制,尤其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含音,别抗拒我。当然,如果因为这样而惹你不高兴,我会自我检讨,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含音盯着她,可她哪里看得穿赵无忧此刻到底在想什么。

在含音眼里,这个男人太深沉,也太温柔。就像淬了毒的剑,随时都能见血封喉。她极力克制着自己,为的是有朝一日能挣脱牢笼活下去。可是现在,她突然迷茫了。

昨夜的事情,她什么都不记得。

唯一记得的,是刚踏入房间的那一刻,自己就失去了意识。

她以为是太累了。谁知道还会有这一出。

看着赵无忧真挚的眼神,温柔的笑靥,含音一时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是我把你保出来的,所以除了尚书府,你最好哪儿都别去。在这里,你是最安全的,出了这个门我恐怕就保不住你了。你要知道,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待在你身边。”赵无忧浅笑盈盈,“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

语罢,赵无忧拂袖转身。离去的时候,她眸色?然的回头看了一眼含音。

似有些不忍,更多的是愧疚和不舍。

出了南苑大门,赵无忧长长吐出一口气。

云筝终于笑出声来,“公子弄得,好像真的似的。”

“怎么。看出来是假的?”赵无忧反问。

云筝摇头,“连奴婢都差点信了。”

“那你说她信不信?”赵无忧问。

云筝想了想,“约莫也是相信的,公子待她那么好,她哪里憋得住!”转而又道,“公子就不怕她恢复了身子,一走了之吗?所谓的妹妹,如今已是这副痴傻模样,换做是谁都不可能抛却自身性命,去护佑这样一个妹妹。”

“知道如此,所以我才初次下策。”赵无忧抬步往前走,一眼就看到了手背上的伤,“对了,我昨儿带回来的药呢?”

云筝忙不迭应道,“就是那个小瓷瓶吗?奴婢怕弄丢了,就放在书桌上了。”

赵无忧点点头。抬步回房,“南苑这边让人看着点,但如果她想走不必拦着,只需要后面偷偷跟着就是。还有,皇上说临走前要做一场道会,我的道服准备好了吗?”

“是!”云筝颔首,“公子要的,奴婢都已准备妥当。”

想了想,赵无忧道,“夏东楼最讨厌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给我多备一套道服,无论材质还是针织女红,都必须是上等。按照夏东楼的身段制作,不可有所差池。”

“奴婢明白!”云筝虽然不懂赵无忧到底想干什么,但公子说的,就是对的。

“昨儿把东西送去东厂了吗?”赵无忧仿佛想起了什么。

云筝点头,“送了。”

赵无忧一笑,笑得凉凉的。

皇帝除了好色,便是好道。

长年累月的修道问道,炼丹药,以求长生不老。

宫里热闹开来,这几日天气大好,不再阴雨绵绵。

皇帝的心情也是大好,傅婕妤有孕,还得了夏季兰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在旁,朝中又没什么大事发生,一切都安逸不像话。

道会过两日就要开始,所以赵无忧身为礼部尚书,得进宫巡视一番,免得出了纰漏到时候得落在自己的头上。赵无忧对待道会如同祭祀般隆重,毕竟皇帝的喜恶摆在这儿,识时务者为俊杰。

一应器具,无不可少。

赵无忧进门的时候,虚道长已经在里头等着。

“参见尚书大人。”虚道长躬身。

“道长不必客气,皇上对您尚且以礼相待,赵某为人臣子,不敢受礼。”赵无忧含笑,“道长若是有什么吩咐,只管对赵某言说,赵某能办到的尽量办到。皇上器重道长,乃是天子之恩。”

虚道长笑了笑,“没有赵大人,就没有贫道今日。”

赵无忧坐定,“这话,以后莫提。是道长自己的修行,得皇上青眼,与赵某并无干系。”

虚道长会意。

“听说皇上这两日又开始炼丹了?”赵无忧问。

虚道长点头,“早前皇上病着,如今身子大有好转,所以贫道便拟了方子,重新开始炼丹问药。”

赵无忧长长吐出一口气,“悠着点,别损了根本。”

“贫道明白!”虚道长俯首。

“不过皇上宠爱后宫妃嫔,这般虚耗,的确需要进补。”赵无忧别有深意的望着他,“然则虚不经补,你自己把握就是,此事我权当不知道。”

虚道长颔首,“那贫道先行告辞。”

“好!”赵无忧觉得有些累,暂时不想再出去晒太阳。

虚道长前脚刚走,某人后脚就进来了,赵无忧揉着眉心看他,“督主还真是阴魂不散呢?怎么,昨儿的香肉吃上瘾了?”

“所以来问问赵大人。还有没有?”穆百里手中捏着一支骨笛。

赵无忧想着,也只有变态如这个死太监,才会整日拿着这些死人的东西,还当个宝贝一样把玩。虽然这骨笛晶莹如玉,看上去的确成色极好,比一般的玉质都要光泽剔透。

她想起了上次的骨笛,被自己拿去喂狗了,从那以后他们两个就跟香肉较上劲儿了。

她大刑过后差点丢了命,他还给她一锅燥热的香肉,这是要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昨儿他咬了她一口,她也给了他一锅香肉。一个太监吃香肉,还不得有劲儿没出发?

所以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人,都尽戳对方的痛处。

穆百里依旧是绛紫色的袍子,腰间玉带缭绕,眉目间还是温柔如昔的笑意,“赵大人一直盯着本座的短笛,可是想起了什么?这一只短笛,与当初送给赵大人的是一对儿,倒是可惜了……”他幽幽然盯着赵无忧。

赵无忧觉得每次跟穆百里独处,自己总会被他的眼神扒皮抽筋,心里没来由瘆的慌。

“我不适合这些东西!”赵无忧放下手中杯盏,起身往外走时,穆百里又嗅到了她身上淡淡的梨花清香。

他进来的时候,司礼监的人与赵无忧的人都守在了外头。

如今屋子里,又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穆百里突然扣住了赵无忧的手腕,“本座给你的药,没用吗?”他眯起眸子,去看她手背上的疤痕。

赵无忧没办法喊出声来,要是让外头的人撞见,还以为自己跟这死太监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她想抽回手,可他死活不撒手。她明白。自己是争不过他的,反正被轻薄也不是一回两回,便随他去吧。

“这是我自己的手,关你什么事?”赵无忧抿唇,“还望督主搞清楚,这般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穆百里突然起身,惊得赵无忧连退两步,身子微微绷直。

他想着,赵无忧约莫是想起了那天的情景,心里头发笑。想到这儿,唇齿间那种滋味竟然变得美好而眷恋起来。眼前的赵无忧,未穿朝服,一身白衣。一眼看去不过是个书生模样,纵然生得清秀美好,可是……

“你想怎样?”赵无忧终于抽回自己的手,肩膀上的伤还没好,他难不成又想咬她一口?这一次,赵无忧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得逞,他敢咬,她就打碎他的牙齿。

“赵大人似乎很怕本座。”穆百里幽幽开口。

赵无忧轻哼,“督主威名在外,你不妨出去问问,看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怕你的?”

语罢,她终于抽回了手,眸光凉凉的凝着他。

穆百里挑眉,“方才本座好像看到虚道长了。”

“虚道长与我商议此次道会之事,有何不妥?”赵无忧反问。

穆百里似笑非笑,“倒也没什么不妥,只不过虚道长如今与皇上炼丹问药,寻求长生不老,赵大人似乎也需要这些丹药补一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赵无忧问。

穆百里上前一步,颀长的身躯就这么立在她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赵无忧。

赵无忧的身高本来就比寻常女子要高一些,可在穆百里跟前,却还是不够瞧的。这么一来,在气势上,赵无忧便输了一大截。

“听说赵大人昨儿个夜里,带了女人回府。”穆百里笑道。

“正常男女罢了,怎么,我带不带女人回府还得经过督主的同意吗?督主难道起了雅兴,想要代劳吗?若是如此,明儿我将人送到督主府上,你可以好好玩。”赵无忧转身就走。

“尚书府的奴才都换了好几批,你觉得还有没有必要再换下去呢?”穆百里音色飘渺。

赵无忧顿住脚步,冷着脸回头看他,“这话该我问你,督主还想在尚书府安排多少人,本官的吃喝拉撒,是不是都要由他们来禀报督主?如果你真的对我感兴趣,何必如此麻烦,只要督主说一声,本官亲自登门与你细说。”

语罢,她拂袖而去,再也没有回头。

穆百里抚着手中的骨笛,意味深长的笑着。他嗅到她身上的血腥味了,估计是肩上的伤。方才那一握,他也探到了她的腕脉,知她身上有伤,体虚至极。

可没想到,就这么一个病秧子,脾气还不小。

赵无忧?着脸出门,云筝疾步跟上,“公子?”

“没事。”赵无忧顿住脚步。

她生什么气?好歹也没吃亏,莫名其妙。

云筝慎慎的开口,“皇后娘娘来了。”

赵无忧蹙眉,“她怎么来了?”心下犹豫,脚下却没听着,快速去了一见偏殿。

皇后只带了静仪一人,左右无人。

“都下去!”赵无忧垂眸。

云筝颔首,立刻带着所有人守在门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女神的绝世高手 万古天魔 不及皇叔貌美 通关基地 铁血兵王在都市 一代枭雄 恶灵附身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