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奸臣 > 第52章 无声的默契

第52章 无声的默契(1 / 2)

     天才一秒记住「八零书屋」地址:www.80sw.com  奸臣更新最快!

赵无忧没想到,穆百里会来找她。按理说,她跟穆百里算是死对头。当年父亲赵嵩,在穆百里羽翼未丰之时险些弄死他,如今这账她不相信他会忘记。

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死太监,更睚眦必报之人。

逆光中,穆百里一袭玄袍,身段颀长微岸。不可否认,这死太监宛若妖孽,若不是缺了一点,估计要祸害万千少女了。

穆百里居高临下的俯睨着坐在树下的赵无忧,微微蹙眉。她的身子原就单薄得厉害,如今在他的阴影里缩成一团。乍一看,还以为是只小刺猬。

当然,她的确是个刺猬。

“怎么会是你?”赵无忧凝眉起身。

也不知为何,他的出现,让她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仿佛这无休无止的兜圈子,也能当下结束。对于他的信任和好感,似乎有所增长。

穆百里依旧眸色温柔,眼角微抬,扫一眼这迷雾重重的林子。方才还是密室,这会子竟然到了密林,看样子这?阵还真是不容小觑。

“本座来给你收尸,谁知道赵大人还活着。”穆百里笑了笑。

赵无忧起身,抖落身上的尘土,“倒是教督主失望了,我还活着。或者,督主可以亲手杀了我。横竖四下无人,你若想杀个人也不过易如反掌之事。”

“在赵大人的心里,本座便是如此滥杀无辜之人?”他如今似乎特别喜欢伏在她耳畔,偶尔还喜欢咬耳朵。弄得人心跟着痒痒的,有些说不出道不明的暧,昧。

赵无忧含笑,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她只是激将法,事实上她可一点都不想死。你越是这样,穆百里越不会杀她。

“督主还是费心想想,如何走出去吧!”赵无忧方才没看到他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所以这会眼底还是茫然一片。但是迷雾似乎越来越浓烈,隐隐中她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凝眸望着穆百里,只见穆百里凤眸微合,似乎察觉什么。

“走!”穆百里握住她的手。

这冰冰凉凉,柔若无骨的东西,果然是他最喜欢的。

他的掌心温热,正好包裹着她的柔荑,这么盈盈一握,竟是包裹得恰到好处。他的力道不重,但是也不轻,就那么拿捏着她的手。她甩不开。也抽不回来,只能随着他的脚步往前走。

穆百里走得有些快,赵无忧的身子孱弱,猛吸了几口迷雾,当下咳嗽得迈不开步子,身子有些踉跄得厉害,“你、你走慢点,我……我跟不上你。”

此刻的赵无忧,早已褪去平素的安然自若。

穆百里回眸看她,分明是个男儿,却生得唇红齿白,秀气至极。她费力的喘着气,一副极为难受的模样。穆百里就是穆百里,纵然眸色温暖,可那也只是迷惑心智的外在罢了,他从不怜悯。

眸光微沉。穆百里道,“赵大人如果不想死在这里,最好跟上。”

赵无忧喘着气,发狠的抽回手,颤颤巍巍的从袖中取出药来。她扛不住了,必须吃药。自己的身子是什么状态,她还是很清楚的。在外头她能任性,如今是绝对不行的。

可药刚刚拿出来,手一抖,瓷瓶就落在了地上。

穆百里眼疾手快,掌心陡然凝力,药瓶子已经握在了他的掌心,“这是什么?”

“把药给我!”她天生不足,这么多年一直靠着药物维持身子,否则早就垮了。体虚体弱,没办法太过劳心劳力。

“这是什么药?”穆百里凝眸望着她。

眼前一?。赵无忧当下晕死过去。

“赵无忧!”穆百里一怔,伸手便揽住她纤细的腰肢,直接带进自己怀里。

抱着赵无忧在怀的那一瞬,穆百里眉心微皱,这男人愈发不像个男人,不但手柔若无骨,便是这副身子,怎么也像个没骨头般的柔软?打横抱在怀里,几乎没什么分量。

他想起那一日底下人的汇报,说是简衍与赵无忧搂搂抱抱。如今想来,这简衍应该很喜欢这种感觉。抱在怀里,就像抱着绵软的绸子。

除了皇后,穆百里还真没怎么抱过女人。但凡碰过他的女人,都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赵无忧靠在他怀里,一张脸惨白如纸。他低头看她,刚好能看到她低垂的眉睫。长而卷曲的羽睫,打着斑驳的剪影,在微风中瑟瑟发抖。

……

一觉睡醒,身上的寒凉,赵无忧快速坐起身来。

“这是哪?”她愕然环顾四周。

是个昏暗的山洞,赵无忧躺在一块大石头上,穆百里并不在此。陪伴她的,唯有洞中的篝火,以及石头边上药瓶。深吸一口气,赵无忧握紧自己的药瓶子,想了想,快速收回袖中,起身朝着洞外走去。

外头的迷雾似乎更浓烈了一些,她分不清如今到底是真实还是幻境。

“穆百里?”她喊了一声。娇眉微蹙,袖中竟多了一样东西。

四下无人回应,难道穆百里抛下她。一个人自己走了?觉得她是个累赘?

唇瓣紧咬,赵无忧觉得身子好了不少,约莫是穆百里给她喂了药。赵无忧小心的走进迷雾里,满是迷雾的林子里,透着一股难掩的诡异。她总觉得在迷雾中有一双眼睛,不时的在窥探自己,可她找不到那双眼睛的真实所在。

到底是谁?

“穆百里!”赵无忧在迷雾里走得很艰难,根本看不清周围的东西,三步之内人畜不分。

“过来!”清冽的声音从左侧传来。

赵无忧心下一怔,他没走?

“你在哪?”赵无忧循着声音而去,却发现穆百里竟然盘膝坐在大树下,面色青白相间,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你怎么了?”

她蹲下身子,快速查看他身上是否有伤。

这脸色,绝对不正常。

“你没事?”穆百里眯起危险的眸子,唇瓣微微发?。

赵无忧蹙眉,“我为何会有事?你在这里做什么?我们还是赶紧找出路吧!”

“这是?阵,凭你一己之力,能轻而易举的闯出去?”穆百里哼哼两声,“这些迷雾是林中瘴气,吸入者容易出现神志不清和幻觉。”

“那么,你是出现了幻觉?”赵无忧嗤笑,“堂堂司礼监首座,东厂的提督大人,怎么也没办法自保?”她幽幽然起身,居高临下的俯睨着他,一如他不久之前的姿态,“要不要本官帮忙呢?”

“你认为,你有本事出阵?”穆百里不屑。

“我是没本事,既然督主知道这是?阵,想必也有本事闯出去。”赵无忧环顾四周,“我不知道什么排兵布阵,我也不懂什么?阵白阵,但我知道如今督主的命,此刻就在我的手里。”

的确如此!

看穆百里如今的情况就能知道,他中了瘴毒,而且已经毒发。

“赵大人察言观色的本事,真是不容小觑。”穆百里扶着树干起身,眸光温柔的望着眼前的赵无忧,“只不过,在赵大人威胁本座之前,可曾想过本座若是要杀你,无论何时都不费吹灰之力!”

音落瞬间,他的手已经搭在了她的肩胛骨处。

剧烈的疼痛让赵无忧面色发青,可她愣是没有喊出声来,眸光冰凉的落在穆百里身上,“督主这是想与我同归于尽,同葬一处吗?”

“与赵大人同死,有何不可?”穆百里冷笑。

赵无忧冷笑,“恐怕不能让督主如愿了,我还不想死。”短刃,已经抵在穆百里的心口上,“看样子,督主还是输。”

“是吗?”穆百里突然握住她的手腕,猛的将她往怀里拽。

短刃掉个头,眼见着扎进她的身子。

他抱紧她,嫣红的血快速坠落在地。

“住手!”一声厉喝,?衣人不断的从树梢坠落。

穆百里眸光陡沉,只一声附耳低语,“抱紧!”音落,纵身飞起,杀气毕露。

这是赵无忧第一次看到穆百里,亲手杀人。那些?衣人就像是纸张一般。被他快速撕裂。残肢断臂,散落得到处都是。他一手揽着她的腰肢,一手掀起风云万丈。浓郁的血腥味快速晕开,便是这白雾,都被染上了隐隐血色。

“东出生门,破!”

穆百里飞身直逼,赵无忧睁大眼睛,眼前除了白雾还是白雾,什么都看不清楚。耳畔,只有冰凉的风,掠过鬓发。那一刻,她唯一能真实感觉的,便是来自于穆百里的温度。

他胸膛的温暖,以及置于她腰间的手部力量。

白雾散尽的那一瞬,脚下终于落地,心里的大石头也跟着落下。

“这是什么地方?”赵无忧愣住,竟然是个山谷,到处都是参天古木,遮蔽了所有的阳光,显得有些?漆漆的,直教人心底发凉。

穆百里面色发青,唇色发?,低眉看她时,眼神都有些涣散。身后纷至沓来的脚步声,不用想也知道,是来追杀他们的。然则赵无忧不会武功,如今也只能依附穆百里。风过面颊,春寒凛冽。

“我对他们来说还有用,他们不会杀我。”赵无忧轻叹一声,“你可以自己先走。”

二人勉力坐在树下,背靠背坐着喘气。

“这话你该早说。”穆百里合上双眸,浓墨重彩的脸上依旧看不出任何神色。唯独那张薄唇上的墨色,晕染着极不正常的??。

他中毒了,中了瘴毒。

赵无忧不知道瘴毒到底是什么,但是连穆百里这样武功卓群之人都变成了这样,想必这毒性是十分厉害的。她不懂歧?之术,自然也无法给他解毒。

“你给我匕首,不是早就猜到了吗?”赵无忧可不是能吃闷亏的人,从她发现匕首,而后跟穆百里来一场苦肉计,她就已经猜到了穆百里的心思。她能在?阵存活,是因为对方压根没打算杀死她,否则时隔这么久,她不可能活着等到穆百里。

穆百里也是看透了这些,所以故意与她闹了这么一出苦肉计,把人引出来。而后找准时机确定生门所在,趁机破阵离开。

听得这话,穆百里幽幽然转头望着她,“方才真该动手杀了你,否则也不至于如此累赘。”

她哂笑,“现在后悔,是不是太晚了些。督主与我配合得如此?契,莫不是心意相通的缘故吗?看样子,本官真该早些实践承诺,借美人一夜。”

穆百里一声笑,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你还好吗?”赵无忧问。

穆百里没有吭声,似乎是晕过去了。

“穆百里?”她轻轻推了他一把,他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赵无忧慌了,她还指着他带自己回去,若穆百里死了,自己安然脱身的胜算似乎太小。

“喂?穆百里,你别睡!喂!”赵无忧拍了拍他的脸颊,见他一点动静都没有,心下有些绝望。

再抬头,是那些?衣人,齐刷刷的围成了一圈,将他们包围。

地牢。

穆百里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看到赵无忧一脸怨怼的晃动着手中的镣铐,神色专注的为他包扎掌心的伤口。她撕下了自己的衣摆,举止轻柔,格外的小心翼翼。

他当时握住了短刃,让她免于受伤,迷惑人心的那些鲜血,便是来源于他。

一个镣铐,铐着他的左手,铐着她的右手,把两个人拴在了一处。

“醒了?”赵无忧无奈的望着他,“能不能打开这个,太沉了点。”

穆百里唇色如墨,话语间有些虚弱,“你觉得呢?”

赵无忧寻思着:也对,他如今自身难保,怎么还有气力打开这个。

他似乎在发抖,额头上有冷汗涔涔而下。

“这是哪儿?”他问。

“一座地牢,我也被他们打晕了。”赵无忧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的状况。但赵无忧还是没想明白,为什么身怀绝技的穆百里中毒了,自己却一点事儿都没有呢?她可不是所谓的百毒不侵体质,按理说她身子这样虚弱,更该被毒气侵体才是。

难不成,穆百里是装的?

装的?

赵无忧不动声色的褪下外衣,仔细的披在穆百里身上,“若是要死了,记得临死前吭一声。”

“你想怎样?”他闭着眼睛问。

“不怎样,等你死之后,我就把你的手剁下来,免得成为我的累赘。”她晃了晃手中的铁链。一条铁链拴着两个人,死了一个,另一个便会得到自由。

穆百里点点头,“赵大人虽然是个文人,倒也是个心狠手辣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女神的绝世高手 万古天魔 不及皇叔貌美 通关基地 铁血兵王在都市 一代枭雄 恶灵附身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