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奸臣 > 第45章 她做不到清心寡欲

第45章 她做不到清心寡欲(1 / 1)

回府的路上,赵无忧始终没有吭声,她也没想到穆百里这死太监,竟然无赖到这种地步。他哪里是要回报,这分明是羞辱。好歹也是礼部尚书,他竟然让她画春宫,传出去她颜面何存?丞相府又该如何自处?

可赵无忧识时务,当时那种情况,她只能照做。

挑点东西,结果让穆百里给摆了一道,还留了把柄在他手里。她更没想到的是,穆百里还把东西送到了御前,如今她纵然有心拿回,也是无能为力。

穆百里就是穆百里,哪里肯吃半点亏。

低眉望着掌心的佛珠,赵无忧微微敛眸。按理说自己的图纸到了穆百里的手里,他找不到佛珠背后的秘密,一定会把佛珠拿出来,逼着她开口。可事实上那些佛珠虽然名贵,却都不是她想要的。

所以她料定,穆百里的手中恐怕没有她想要的东西。

明儿,是去云安寺的日子。

想起这事儿,赵无忧眸中温度骤降。

捏紧了手中的玉牌,赵无忧冷笑两声,“我倒要看看,你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皇帝有了后宫三千,罢朝至今。群臣们早已习惯皇帝的昏聩,所以皇帝上不上朝都跟他们没多少关系。若是遇见紧急公务,还有赵无忧在后头操作。其余的小事儿,都交给内阁的夏东楼全权处置。

所以皇帝看到的是,夏东楼对内阁的把持,而不是幕后的赵无忧。

虽说姜还是老的辣,可夏东楼还是老了,殊不知:长江后浪推前浪。

天一亮,赵无忧就带着佛珠去云安寺。

这么好的东西,还是送给礼佛的母亲为好。赵无忧不信神不信鬼,她只信自己。

抬头望着云安寺的匾额,上个月的时候,章涛就是于此处被擒。说起来也是怪,她让人追查了那么久,竟没有找到半点与章涛有关的党羽消息。由此可见,是遇见对手了。

走进禅房,赵无忧默不作声的盘膝蒲团,毕恭毕敬的将锦盒放在了母亲的身边。

杨瑾之念完经,放下手中的木鱼扭头望着她,“你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

“尚书府的梨花,开得极好。”赵无忧打开了锦盒,“娘,这个物件留给我不合适,我想着还是留在母亲身边为好。”

杨瑾之望着锦盒里的佛珠,含笑摇着头,“心在诚,而非物在精。合欢,你还是不懂。”她起身将佛珠缠在赵无忧的手腕上,“一百零八颗佛珠,都有各自的定义。合欢,凡事太尽,势必缘分早尽。娘如今说的,你也许还不能领会,等你走过经历过一些事情,你就会明白有些执念是业障,而有些执念是缘分。”

赵无忧是真的不懂佛理,她知道朝政,懂得如何操控人心,可她做不到清心寡欲。

“娘?”她低眉望着佛珠,“这东西,不适合我。”她满手鲜血,只怕佛也容不得她,干脆不入佛门罢!

杨瑾之握着女儿的手,慈祥的脸上浮起一丝凄楚,“合欢,虽说天意难违,但也事在人为啊!合欢,如果就走吧!”

“如今还容得我走吗?我也走不了。”她含笑望着自己的母亲,“娘,今儿我好好陪着您!”

杨瑾之点点头,赵无忧搀着她缓步走出禅房。

春意阑珊,正是一年最好的时候。

满树繁花,盈盈落下,默默无语,相对无言。

“你出生那一年,梨花开得最好。”杨瑾之望着满树的白,犹似想起了那年的情景。

等着杨瑾之累了,赵无忧送了她回房,出来的时候奚墨与云筝已经等在了院门外头。

“公子,是玉牌!”云筝毕恭毕敬的将一块玉牌双手呈递。

赵无忧笑得凉凉的,“看样子……”

热门推荐
女神的绝世高手 万古天魔 不及皇叔貌美 通关基地 铁血兵王在都市 一代枭雄 恶灵附身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