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屋 > 奸臣 > 第31章 那个死太监

第31章 那个死太监(1 / 1)

对于皇后而言,这的确是好事。夏家女儿刚刚入宫,对于后宫还处于陌生状态,皇后来亲自引导,无疑是笼络人心的好时候。皇后笼络了夏季兰,就意味着对朝廷上的夏家也有着一定的掌控。

夏季兰的诚惶诚恐,让皇后觉得十分满意。多一个人依附自己,在后宫里就多一份胜算。这种胜算自然是越多越好,皇后也不例外。

且看夏季兰这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显然就是个软柿子。

人呢,都喜欢捏软柿子。

按理说,身为礼部尚书,是不该插手工部的事情。不过皇帝开了口,万事皆有可能。

站在瀛渠边上,赵无忧拢紧了披肩,冷风吹得她不断的咳嗽。

工部尚书简为忠,也就是简衍的父亲,此刻正站在赵无忧身边,瞧着两岸的百姓人家,“瀛渠多年不曾清淤,底下必定深厚。虽然朝廷拨下来不少银子,可若是真的要清理起来,人力物力财力,一时间是没办法安排妥当的。这瀛渠清淤看上去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办起来却没那么容易。”

赵无忧长长吐出一口气,两岸的百姓都是破落屋子。城外瀛渠附近本来就是难民区,贫困区。朝廷有心让这些人迁移出去,免得扰了京城附近的治安。

“人力物力财力?”赵无忧低头重复着简为忠的话。

“不错。”简为忠轻叹道,“调集熟悉水性之人下水清淤,这就是一大笔银子。瀛渠迢迢,一路清淤过去,实在不容易啊!”

许是冷得厉害,赵无忧的身子缩了缩。极是俊俏的脸,呈现着乍青乍白的容色。

她压制性的咳嗽着,最后实在受不住,只好先回到马车里。云筝递上水袋,赵无忧吃了药,脱色的脸才稍稍缓和起来。

“公子这段时日未吃药,怕是有伤身子,越发的虚弱了。”云筝担虑的望着她。

赵无忧摆摆手,“我没什么事,你告诉简大人,让他把两岸附近所有的地保都找来。弄个干净的地方,我要问几句话。”

云筝蹙眉,“公子这是何意?朝廷拨款清淤,不必经过百姓同意。”

“夏东楼盯着,我不能让他失望。”赵无忧意味深长的笑着,苍白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成竹之色。

夏东楼盯着这笔款子,他两个女儿如今因为这事而被皇帝迁怒,他得扳回一局才算挽回颜面。只可惜,赵无忧对金黄银白之物并不感兴趣,她只对权势感兴趣,所以夏东楼盯着也没用。

指尖抚着手中的短玉笛,赵无忧自有打算。

简为忠进得车内,“赵大人让我把地保都找来,所谓何意啊?”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受之于民,造福于民。”赵无忧把玩这手中的短玉笛,“烦劳简大人一趟,这事儿越快越好。办成了,咱们就算是为皇上立了一大功。皇上必定会有嘉赏,这可比偷偷摸摸的私吞,好太多。”

闻言,简为忠的脸燥了燥,低头尴尬的笑了两声,“赵大人所言极是,本官一定好好办皇差,岂敢有负皇上重望。”

“简大人忠君爱国,无忧敬佩仰重。”赵无忧深吸一口,“夏东楼如今盯着瀛渠清淤一事,还望简大人能谨而慎之,莫要落人话柄。咱们是一条绳上蚂蚱,齐心协力才是最好的出路。到了皇上跟前,咱也能保住脖子上这吃饭的家伙。”

“我这就去办!”简为忠急急忙的出了马车。

赵无忧轻咳两声,缓缓喘口气,这天气太冷,只等着在暖和一些就好了。看着白玉短笛的一瞬,脑子里窜出一个人来,倒是将她自己吓了一跳。

她想起了那个骨笛,还有那锅香肉,那个心眼比针鼻儿还小的死太监。

热门推荐
女神的绝世高手 万古天魔 不及皇叔貌美 通关基地 铁血兵王在都市 一代枭雄 恶灵附身 容你轻轻撩动我心